TFBOYS传解散,暴露“团魂”罕见的内娱

清娱 2019-05-31

针对网上流传的“TFBOYS明年就部分合约到期……”引发的网友讨论TFBOYS组合是否将解散的传闻,经纪公司时代峰峻回应:“此内容严重失实,恶意造谣。”

对于目前“单飞不解散”合体罕见的TFBOYS而言,解散流言的出现一点儿也不意外。在偶像团体层出不穷的今天,团体能走多远,除了经纪合约、公司等外部因素,最关键的还是组合内部的“团魂”。

“团魂”是内娱的奢侈品吗?至少在如今看来,是的。且这种“团魂”不论是从外部还是内部来看,都正在遭遇更加强大的“破坏者”。

偶像团体迭代,“团魂”日益消亡

说起偶像团队,最不容忽视的是早年间的台湾偶像组合“小虎队”,1988年首次出现在荧屏上的他们还只是主持人助理,彼时选中他们的经纪人宋文善一定没有想到,仅仅一年后,小虎队便风靡了全台湾,以“逍遥·货柜-小虎队”为主题的户外公益巡回演唱会首场便创下了全台湾团体史上最高的万人空巷吉尼斯世界纪录。

1991年,陈志朋入伍服兵役,小虎队第一次解散。而到1993年,陈志朋退伍归队,小虎队重新出发,此时市场中已经出现了林志颖、金城武等新一代人气小生,小虎队人气不复往昔。期间关于三人不和的传闻也时有出现,多年后陈志朋做客《鲁豫有约》表示,解散期间三人没什么联系,而吴奇隆当年给陈志朋送别的歌曲《祝你一路顺风》他也是从电视上得知。

1997年,吴奇隆入伍,小虎队再次解散。这次解散后,三人正式各奔前程,直到2002年苏有朋演唱会三人才再度聚首;2010年虎年春晚小虎队三人同台引发回忆杀;2016年吴奇隆婚礼,苏有朋、陈志朋担任伴郎出席……小虎队最近一次在共众视野的互动,是苏有朋担任《创造营2019》导师期间的隔空“约饭”。

小虎队这一时期的聚离只是“团魂”遭遇的初级挑战,随后走红的F4、S.H.E、飞轮海、Twins等偶像组合在成为一代人青春记忆的同时,也令“团魂”所面临的挑战开始升级。借《流星花园》出道的F4一夜爆红,但转眼便陷入言承旭与大S不和,控诉经纪人柴智屏吸血,经纪公司分家各为其主的旋涡之中,随后言承旭、吴建豪自立门户,F4彻底沦为过去式。到了飞轮海时期,成员之间争资源、撕番位、性取向等话题更甚,2011年吴尊隐婚单飞,2013年汪东城出走,飞轮海也正式分道扬镳。

此后,内地迎来了TFBOYS、SNH48的偶像养成时代。相比TFBOYS初期主打的亲密无间兄弟情,丝芭传媒的SNH48模式,从最初开始成员之间的竞争关系便十分焦灼,也正是在这一模式中,国内偶像组合之间台下的竞争正式被带到了台上,公司的资源将直接根据成员排位分配,粉丝为此互相掐架,鞠婧祎、李艺彤两人的明争暗斗也被形容为“不亚于一部宫斗大戏”,这样的竞争关系下成员们即便在台前也不需再经营维护所谓的“团魂”。

2018年,偶像养成打开了新局面,“团魂”变得更加可有可无。《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开播,并从中分别诞生了NINE PERCENT、火箭少女101两支偶像组合,原本分属于不同经纪公司、不同组合的他们,不仅存在明显的竞争关系,且身为限定团体的他们从成团开始便已注定了解散,“团魂”在他们身上有时甚至难觅踪迹。

原生“团魂”缺位,经纪公司先天基因缺陷

关于“团魂”,目前并无百科定义,一位知乎网友将其定义为:“是指永远将团体利益置于最优先级。主要表现为:对团体有益的工作绝对尽最大努力完成;在团体利益和个人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以团体利益为先;在团体利益和个人利益不冲突的时候,能为团体和个人带来双赢局面。”这一解释借鉴了国家利益与个人利益的关系,但在当下的偶像体系中,“团魂”无疑正在成为奢侈品。

从小虎队到F4、飞轮海,再到TFBOYS、SNH48,直至如今的NINE PERCENT、火箭少女101等新型偶像组合,偶像团队的“团魂”不断被蚕食。这既与经纪模式中的原生团魂缺失有关,也与粉丝经济中的次生团魂的达成过程相关。

原生团魂的缺失在于,偶像组合成员都是在经纪公司的安排下走到了一起,而不是自我选择,因此情感基础薄弱,也更容易产生矛盾。这一点与传统乐团存在很大差异,在《乐队的夏天》中由经纪公司组局的bongbong邦邦乐团便显得格格不入,乔杉直言“你们粘合感不是特别好”,马东提出原教旨主义,表示“组合应该是长在一起的,而不是被安排在一块的”。

对于这种原生团魂的缺失,朱孝天曾在《王牌对王牌4》中正面回应F4的不和传闻,“我们没有和也没有不和,就是同事关系而已。”“同事关系”也是如今大多数偶像组合之间的关系,经纪公司将他们凑到了一起,就像大学分配宿舍,仅此而已。

且如今,随着经纪模式的变迁,这种原生团魂在基因中仍在不断被弱化。在粉丝经济的巨大红利面前,经纪公司会有意进行倾斜资源,刺激成员之间的竞争,点燃粉丝之间的硝烟,以此提升组合活跃度、增强粉丝养成感,但组合热度上升的同时,成员粘度却也在下降。如多次登顶SNH48 GROUP年度总选举的鞠婧祎便已成立个人工作室,以“毕业”的形式开始完全脱团的艺人生涯。

而在共享经纪中,成员同时分属多个经纪公司、多个团体的现象十分普遍,成员应对哪个组合负责、属于哪个公司变得不再唯一。因此成员究竟应该如何处理个人利益与团体利益之间的关系,变得愈发难以平衡,也不再需要平衡。如范丞丞、黄明昊、朱正廷即属于NINE PERCENT,也属于乐华七子NEXT,两团并行的他们“团魂”应该属于哪儿呢?NINE PERCENT、火箭少女101、UNINE等组合成员都属于“临时组合关系”,合约时间一到便“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共患难容易、同富贵罕见,偶像团体的“囚徒困境”

尽管原生团魂缺失,但在组合初期往往还是会表现出彼此和睦、团魂满满的和平状态,而在组合快速走红的过程中,次生团魂的不足开始现形,这一时期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开始发生冲突,这也是为何不少团体都在成长上升中分崩离析。有网友表示:没有经历兵役、全员续约的团体不足以谈团魂。

在组合发展的过程中,“团魂”的“破坏者”们开始接踵而至。首先,便是为单飞提供基础的唯粉、毒唯们。唯粉话语权逐渐走高,为组合“团魂”不断下滑提供了足够的底子。唯粉高于团粉,这降低了成员脱团单飞的事业风险,也因此成团的利益便不再足以驱使他们继续抱团。TFBOYS去年的五周年演唱会便是一场唯粉的狂欢,相比现场代表王俊凯的蓝色、王源的绿色、易烊千玺红色的灯牌battle,四叶草(TFBOYS团粉)的橙色少得可怜。

接着,成员人气分布不均,头部成员人气资源远胜于团队成为破坏“团魂”的帮凶。TFBOYS即便个人发展突出、唯粉数量众多,但三人势均力敌的表现对解散有着一定的制约作用。而从蔡徐坤之于NINE PERCENT、杨超越之于火箭少女101的百度指数对比情况来看,在节目热度逐渐散去,尤其是进入今年以来,组合热度逐渐趋于平缓,而成员个人热度则维持得不错,但成员与组合之间明显缺乏指数变化的相关性,这说明成员相对组合的独立性已十分显著。

蔡徐坤与NINE PERCENT百度指数对比

杨超越与火箭少女101百度指数对比

“团魂”缺失的直接表现便是合体罕见、作品难产。其中,NINE PERCENT便一度被粉丝诟病为“三无男团”,成团初期承诺的团综,至今没有面世,而从爱奇艺本月悦享会来看,其团综也从《百分九少年》变成了《限定的记忆》,或将成为这一限定团体的告别之作。

相比之下人气不如NINE PERCENT的UNINE则在吸取前者的经验之上,作出了诸多改进,不仅签约时长为3年,且在征集粉丝名和应援色上明确表示官方不承认组合期间的个人应援色,目前团综《UNINE蹦吧》已上线,合体频繁。近一个月以来,NINE PERCENT官博内容大部分为转发点赞成员个人微博,而UNINE官博则不乏见面会、vlog、行程等诸多组合信息内容。

结语

两个共谋犯罪的人被关入监狱,在不能互相沟通情况下。如果两个人都不揭发对方,则由于证据不确定,每个人都坐牢一年;若一人揭发,而另一人沉默,则揭发者因为立功而立即获释,沉默者因不合作而入狱十年;若互相揭发,则因证据确实,二者都判刑八年。此时,背叛对方虽违反最佳共同利益,却反而是自己最大利益所在。

在一个群体中,往往个人最佳选择并非团体最佳选择,即便在合作对双方都有利时,保持合作也是困难的,这被称为“囚徒困境”。“共患难容易,同富贵却很难”,组合成员人气平平时可以互相抱团取暖,一旦有人率先走红,便会伺机单飞,这种个人理性导致集体的非理性行为,可以说是再典型不过的“囚徒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