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挽回丈夫,她们向“小三劝退师”开价数十万

中国人的一天 2021-01-29

晓生自述:成为更好的自己,是解决感情问题的最佳方式

为了挽回一段失败的感情,你愿意付出多少钱?这是“情感咨询师”晓生最常遇到的问题。在这个特殊的行业里,他们也被人冠以“小三劝退师”的头衔,因为劝退“小三”的业务动辄开价数十万,是他们最挣钱的业务。

“我不担保百分百成功”,这是他常对客户说的一句话,他也不会承诺“劝退”成功之后,原本已有裂隙的关系,就能和好如初,“毕竟感情这件事,变数太大”。

冯骏踏进了一场经过精密策划的假期。

2020年秋天,冯骏在妻子王瑗的要求下前往海边,开始了两人为期10天的假期。这是结婚七年来,两人为数不多的共同假期。

度假期间,冯骏收到一个陌生男子的好友申请,男子警告冯骏,尽早与“小三”脱离关系,“因为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男子口中的“小三”,是冯骏的下属,两人之间不正常的关系,已维持了数月。冯骏很诧异自己的秘密被外人所知,也从男子暗藏威胁的口吻中,明白了关系曝光的严重后果。

这个假期给了冯骏足够的时间,权衡这段危险的关系,并与妻子修复感情。假期结束后,他和女下属提出了分手。

冯骏并不知道,策划这次假期的人,正是妻子王瑗,而警告他的陌生男子,是由她聘请的“小三劝退师”——任务完成后,他们收到了来自王瑗的,剩下30%的尾款。

时间回到一个多月前,王瑗出现在杭州一栋低矮的写字楼外,精致的妆容掩盖不住她的愁容和疲惫。犹豫再三后,她推门走入了其中一间办公室。

接待她的,是“小三劝退师”晓生——这是外界给他的头衔,而他更习惯称自己为“情感咨询师”。

经过数小时洽谈后,晓生为王瑗试图挽回的这一段感情开出了价码,20万。达成条件是让冯骏和暧昧对象断绝关系。

晓生表示会尽力而为,但并未作出“百分百成功”的承诺,因为“感情这件事情,有太多不可控因素”。

那场让冯骏“回心转意”的假期,就是这次“劝退行动”的一部分。

晓生查看后台客户留言。

晓生,今年31岁,应用心理学教育背景,从事“情感咨询师”6年。

进入这一行之前,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导游。因曾帮多位朋友成功脱单,朋友们称他为“情感大师”,一半是佩服,一半是戏谑。

正是这个浮名,让晓生看到了自己的能力所在。他随后离开了导游行业,成立了感情咨询工作室。

工作室发展至今,核心团队共有8人,有的负责分析案子、管理“学员”(晓生对客户的统称)、日常咨询,有的负责在社交平台寻找线索,招揽客户;而长期合作的外围团队,数量更为庞大,包括策划、演员、编剧、表演指导等。

晓生指导员工解决客户需求。

要养活这样一个团队,工作室收费并不便宜,线上咨询每小时千元左右,而线下行动,价格15万元起。

被称为“小三劝退师”,晓生认为,这是人们对这一职业的误解,因为工作室的服务范围,还包情感咨询、告白、求婚、复合……但凡跟情感问题沾边的,他们都做。

但晓生对这一称谓也不反感,不可否认的是,“劝退小三,就是我们最主要,也最挣钱的业务”。

晓生约见客户,给客户分析目前的现状并提出解决方案,安抚客户情绪。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愿意为“劝退小三”付钱的,几乎都是女性——晓生的客户徐琳,就是其中之一。

徐琳和“小三”的战争,充满戏剧性。

在隐约感觉丈夫有出轨迹象后,徐琳曾多次向同住一小区的闺蜜,也是她儿子的干妈倾述,寻求帮助,但一直没有找到证据。

直到徐琳偶然撞见闺蜜和老公在一起,她才明白,“小三”竟是自己最信任的人。随着调查深入,徐琳还发现,丈夫与闺蜜的不正当关系,已持续三年之久。

晓生在黑板上梳理客户的问题。

根据徐琳提供的资料,晓生团队对其闺蜜的社交网络,进行了梳理和分析,“我们发现,闺蜜还和多名异性保持暧昧,但徐琳老公并不知情”。

为此,晓生挑选了团队中颜值最高的男演员,将其包装成富二代形象,制造机会,与徐琳闺蜜邂逅,继而升温感情。

时机成熟后,在徐琳的配合下,在一家酒店门口,晓生团队制造了男演员与闺蜜一同走出酒店,与徐琳老公“偶遇”的戏份。

现场并没有出现预想中的冲突场景,但徐琳老公和闺蜜,从此心生嫌隙,最终不欢而散。

讲述这个案例的过程中,晓生并没有沾沾自喜,他叹了口气,“即便赶走了‘小三’,原配之间感情的裂缝,也很难再弥合了”。

“据我所知,徐琳一直没有走出被背叛的伤害,之后举家搬离了原来的小区”。

并非所有的劝退经过,都像这个案例一样曲折,“我们也派出女性咨询师,和第三者接触,对其劝说和引导,让她主动脱离原来的关系”。

不过这种办法起效很慢,“有的持续半年,甚至一两年,成本消耗太大”。

晓生安抚多疑女孩,“劝退”策划变成了情感疏导。

对“小三”的恐慌,不仅存在于已婚女性。越来越多的年轻女孩,也开始寻求情感咨询师的帮助。

最近向晓生咨询“小三劝退”业务的,是一名年仅24岁的女孩。她怀疑恋爱一个多月的男友“出轨”了,端倪是男友对自己的耐心越来越少,“对手机消息很敏感,经常半夜还在和人偷偷聊天”。

晓生对女孩男友展开了调查,“我甚至还联系上他的朋友,了解男生的情况”,他很快确认,男孩并没有出轨的行为,只是比较喜欢打游戏而已,和他聊天的人,也多是他的游戏好友。

相反,晓生认为,女孩的性格多疑,管控欲强,表达情感“用力过猛”,这才是导致其和男友关系走向冷淡的主要原因。

这场“劝退小三”的任务,最后变成了晓生对女孩的感情开导。

在晓生刚入行时,“情感咨询”还是一个比较冷门的行业。而最近几年,他发现“同行”越来越多,其中就有为数众多,打着“情感咨询”招牌,以“快速脱单”为噱头的“PUA”培训机构。这让晓生感到焦虑和愤怒,短短数年,他已接触了上百位PUA受害者。最近向晓生求助的,是大三女生小姜。“小姜找我,原本是让我帮忙挽回刚提分手的男友”,她为此支付了一千元的咨询费。但在和小姜的交谈中,晓生愈发觉得情况不对劲。

晓生的工作日常,在网上帮助学员解决情感问题。

根据小姜讲述,她和男友相识于网络,男友比她大三岁,已参加工作。

小姜每月只有1500元生活费,但在一年时间里,她已为男友花费了上万元,甚至需要用网贷来维持开销。

男友时常在朋友圈炫富,“却动辄要小姜给自己买上千元的球鞋”;承诺将工资卡交给小姜保管,却从未兑现,在两人恋爱过程中,男友仅出过一次看电影的钱;每次与小姜见面,只为了发生性关系,稍不如意,便以分手威胁;在日常聊天中,对小姜的人格、自我认知不断打压……

通过复盘男生与小姜的交往,分析线上保留的聊天纪录,晓生很快得出结论:这是PUA的典型案例,小姜是受害者。

遇到问题的晓生陷入沉思。

晓生认为,当务之急,不是帮助小姜和“男友”复合,而是点醒这个姑娘,使其摆脱对男方病态的依赖。

“但她并不接受我的建议,反而怪我不能给出好的复合方案,很快结束了咨询”。

“这些害群之马(PUA教学机构)应该被彻底封杀”,晓生认为,真正的情感咨询师,应该是帮助人找回爱、学会爱,而PUA机构,则是唤醒人性中最恶的一面,把恋爱对象当成猎杀的目标。

“很多女孩以为,是‘小三’抢走了他们的男朋友,实际上根本没什么‘小三’,她们只是PUA的受害者而已”。

晓生在录制短视频,通过多个短视频平台推广自己。

刚入行时,晓生常为前途担忧,一是“情感咨询”是个生僻行业,二是“这一行太封闭了”,客户往往带着私密的需求找到晓生,即使案子成功了,也很难为他带来口碑和新的客源。

几年后,晓生的工作室迎来转机,不光有客户介绍的客源,还有很多人是通过社交平台,自己找上门来的,晓生说,“似乎在情感问题上,大家一下就放开了”。

客户提出的需求,也从简单的“劝退小三”或情感解惑,变得稀奇古怪起来,“我甚至遇到过一位怀孕的第三者,愿意花一大笔钱,请我们帮忙拆散原配家庭……”

“我当场就拒绝了她”,晓生说。

一位小学五年级的女孩,自己联系到晓生,开门见山地问,如何才能追到班上的一名男生,“他喜欢的是另一名女孩”。

“我们聊了十多分钟,我建议她考到年级前五名,或许就有男生主动喜欢她了”。晓生说,当然,那次咨询免费。

下班后在办公室复盘当日的聊天对象及内容。

晓生认为,中国的情感咨询行业才刚起步,“对标美国,我们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随着物质水平提高,精神层面的需求也会显现”。

晓生打开手机,是无数条留言和未接来电,“老师,你还在吗?非常急”、“老师,起床后帮我看看这段聊天记录,接下来我该怎么继续和女朋友说话?”……

每天有2/3的工作时间,晓云都在忙于处理这些来电和信息。

“人类的感情大同小异,但由此产生的烦恼,却是五花八门”,晓生说,尽管看过了太多的聚散离合,狗血的剧情,但他依然相信爱情——去年,他也成立了自己的家庭。

“这几年,我也在探究真实的自我,对人与人关系的理解,也在不断发生改变。以前我认为,一段好的感情应该是没有矛盾。现在我理解的是,当我们相互喜欢,我们就相互稀缺,而稀缺性,就是永恒的矛盾”。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第3884期

摄影&撰文 | 平去 子儒

剪辑 | 韩君

编辑 | 匡匡 李娟

出品 | 腾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