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冠明:风流人物风流事,千年风姿后世存

重庆移通学院 2021-04-25

(通讯员:刘书炜 秦艺菲 尹志强 田星雨)

 魏晋时期谈玄成为风尚,而玄学正是以道家老庄思想为根底的,道家思想对魏晋士人的思维方式和生活状况,乃至整个社会风气都产生了重要影响。4月22日晚7点,在重庆移通学院缤果大剧院,中国人民大学朱冠明老师,带领同学们从不同方面品《世说新语》的美和苦。

 汉末三国争霸,而后魏晋南北朝是中国政治史上最混乱,社会最痛苦的时代,然而也是精神史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有智慧、最浓于热情的时代,因此也就是最富有艺术精神的时代。如果从整体的文化视角来看,魏晋南北朝是中国文化史,艺术史,思想史,乃至于政治制度的一个非常重要和关键的时期,它是一个转折点。在魏晋南北朝前后,中国人的艺术审美发生了非常大的转变。而我们从政治上来看,该时期作为中国历史上一个比较动乱的时期,中国的贵族们不仅仅面临着外部的北方少数民族的侵略,还有内部汉族人之间的矛盾和斗争,这一时期政权分裂,战争不断。如此混乱纷杂的政治局面,给北方和南方的经济文化造成了一定的冲击,尤其是北方的经济在少数民族的统治下出现过一定的衰退。但是,北方的少数民族在统治的过程中不断的吸取中原文化中有利于他们发展的因素,也促进了自身的发展和民族融合,由此,北方的文化和少数民族的一些自身的特色结合在一起,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北方文化。

 而《世说新语》是魏晋时期一颗璀璨的明珠。通过朱冠明老师的讲解我们看到了汉末魏晋自由思想的时代之美。曹操的《蒿里行》、陈琳的《饮马长城窟行》、王粲的《七哀诗》表现着民生的苦难,这是中国人生活史里点缀着最多的悲剧,罗曼司时期更是一个激荡的时期,八王之乱、五胡乱华、南北朝分裂等等酿成社会秩序的大解体,旧礼教的总崩溃、思想和信仰的自由、艺术创造精神的勃发,种种因素使我们联想到西欧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魏晋人倾向简约玄澹,超然绝俗的哲学的美,晋人的书法是这美的最具体的表现,晋人的美,是这全时代的最高峰。

 《世说新语》对后世文学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其用字之精微,描写之细腻,成为笔记小说的先驱,及记人记事小品文的典范。《世说新语》能将许多生动的情节,镕铸成为生动的文学语言,在历代的沿用之下,许多成为你我耳熟能详的成语,如:曹操捉刀、望梅止渴、谢道韫咏雪、一往情深、吴牛喘月、空洞无物、鹤立鸡群等。《世说新语》中脍炙人口的故事,许多都经过后代小说戏曲作家,再一次的加工创作,为后世戏曲小说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来源。

 《世说新语》的语言简约传神,含蓄隽永,以故事性、趣味性、哲理性的条目为主。无论是钟毓、钟会在面对魏文帝时的幽默表达,还是谢太傅与儿女讲论文义时,侄女对于雪的描述都极尽语言之美。其文章之中所描述人物的雅量更是对一个时代的最好精神表现,乃至当时人物的美丽容貌也生动刻画出来,可谓是看见了一个时代的容貌。

 提问环节

 问:老师您怎么看待《世说新语》的作者刘义庆作为一个皇族没有投身于政治仕途,而花很长的时间编写这样一本书?

 答:刘义庆作为一个皇族,当时的皇帝比较看重他。只是他自己对于政治的追求不大,更喜欢与一些文人义士交谈。这本书并不只是刘义庆个人攥写的,当时他的手下有八个文人,他们共同完成了这本书,他的工作只是编写和汇总。其实当时很多像他一样的皇族在历史中都是默默无闻的,在史书上最多也只是提及。如果刘义庆投身于政治而没有多大造诣,那他在史书上也只是寥寥几笔带过。但他编著这样一本书,更让世人永远地记住了他。我个人觉得,刘义庆花这么多年的时间写了这么一本书,他应该还是挺骄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