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红的宋仲基、朴信惠也带不动收视和口碑,如今的韩剧怎么了?

南方周末 2021-04-30
“从本土化到全球化”是Netflix的一贯策略,所以结合韩国丧尸文化的Netflix原创剧《国王》和《甜蜜家园》,点播量和口碑都不俗,但好的本土题材往往可遇不可求。

近段时间,大投资大制作的韩剧紧锣密鼓地推出。

除了家庭剧巅峰《顶楼2》以其极度狗血让人刮目相看外,一些韩流巨星以及韩国一线实力派明星参演的韩剧大多却是不尽如人意。比如有翻拍自《太子妃升职记》、申惠善主演的《哲仁王后》,有韩国忠武路实力派黄政民、林允儿主演的《沉默警报》(《hush》),有曹承佑、朴信惠主演的《西西弗斯》,还有宋仲基继《太阳的后裔》之后时隔五年的新韩剧《文森佐》,等等。

以往类似的大投入、大制作、韩国顶流出演的韩剧,不仅在韩国收视率高,也能在中国互联网上掀起收看热潮,并且豆瓣评分不低。如今,虽然这些大制作韩剧关注度不低,但美誉度明显下滑了,像《太阳的后裔》这样有热度有口碑的韩剧这一两年来似乎愈发稀少了。

韩剧的制作级别越来越高,有五六年前国产大剧的阵势,怎么口碑之作反而少了?

制作不断升级的韩剧

这几年,韩剧的制作级别不断升级,单集制作成本突破1000万元的韩剧不在少数。五六年前,国产剧热钱涌动、IP鼎盛时期,也只有少数顶级大剧的单集制作成本突破1000万元。试想,韩国只有5200万人口,国内电视剧的市场相当有限,怎么在制作韩剧时也如此大手笔了?

这主要得益于这三四年,Netflix加大了韩剧的投资和布局,一些大投资、大制作、韩国顶流巨星出演的韩剧,基本都有Netflix投资,并且也在Netflix播放。

2018年Netflix在遭到韩国三大台和主要电讯公司的接连拒绝后,终于与有线台tvN达成内容上的合作,共同推出高口碑韩剧《阳光先生》(金恩淑编剧,李秉宪主演)。《阳光先生》是当时单集制作成本最高的韩剧,单集制作成本差不多1000万元。到了2020年Netflix原创韩剧《甜蜜家园》,单集制作成本已经高达1800万元。

Netflix与韩剧的合作模式一般是:Netflix参与投资,提供资金,因为韩国本土制作方无力承担投资如此巨大的电视剧。合作后的韩剧,在韩国电视台上首播,但Netflix享有独家的流媒体播放权。像《西西弗斯》《文森佐》这类大制作的韩剧,Netflix均参与投资,并且也在Netflix上同步网播。

有Netflix撑腰,韩剧的制作愈发大手笔,大剧不断,,但口碑大剧反而少了。去年金恩淑编剧,李敏镐退伍后的首部电视剧《国王:永远的君主》,投资巨大,韩国却收视口碑双扑街。而这一次《文森佐》豆瓣评分不及格,追溯至最早新一部有口皆碑的爆款作品,还是2018年的《天空之城》,这部剧投资反而不多。

怎么韩剧制作越高级,口碑越下滑?

韩剧陷“资源诅咒”

一定会有粉丝出来解释说,《文森佐》《西西弗斯》在Netflix的数据有多漂亮,在多个国家或地区的Netflix播放排行榜里靠前。口碑差,怎么在Netflix上那么热?对此该作何解释?

韩剧与Netflix加大合作后,发生了内容转变。首先是制作升级,钱到位了,内容质感就会提升,这的确有助于韩剧的国际化。

《王国》的导演金成勋在韩媒采访中提及Netflix对后期制作的高要求:“以前那种‘啊,这样就行了’得过且过的东西,他们在品质把关时都一一挑了出来,说着‘这里有点问题’,抱着‘至少别卖劣质产品,接下去再谈艺术问题’的态度。他们是绝不会制作劣质产品的某种态度。”

就比如《文森佐》,哪怕剧情一言难尽,可看看国外取景,看看剧集的打光、运镜,看看宋仲基的脸,还是觉得赏心悦目。所以,观众会观看,并不代表这部剧口碑就好。

其次就是内容上的国际化。而半吊子的国际化,构成了韩剧口碑下滑的根本症结。

“从本土化到全球化”是Netflix的一贯策略,所以结合韩国丧尸文化的Netflix原创剧《国王》,改编韩国爆款漫画的Netflix原创剧《甜蜜家园》,点播量和口碑都不俗。

但好的本土题材往往可遇不可求。Netflix的常用选材手法是,算法。Netflix不只是一家流媒体公司,它也是一家技术公司,算法是它的核心。像助力Netflix起飞的美剧《纸牌屋》,就是算法的产物,当然Netflix也不是唯算法是从,“70%的直觉和30%的数据”。

Netflix投资的韩剧,经常就是编剧创意的基础上,加上Netflix算法后的元素。譬如《文森佐》的故事模式,与编剧上一部热门作品《热血司祭》相近,后者就是一个本土化的故事。《文森佐》因国际化的需求,就加入了一些国际化元素,宋仲基饰演的文森佐是意大利黑手党的法律顾问,飞到意大利取景,还拍了黑手党的内斗。不过,这恰恰是这些元素让这部剧显得“尬”,比如你很难想象意大利黑手党的资深顾问是一个韩国帅小伙,然后他回韩国是为了将埋藏在韩国首尔建筑物下的金条取出……这剧情的国际化,是一种伪国际化,缺乏逻辑、有够离谱。《西西弗斯》也有这一毛病,曹承佑饰演的男主角几乎全能,徒手拯救失事的飞机,是炸弹专家,还是高科技公司的CEO……这是超级英雄附体了吗?

一些与Netflix合作的韩剧,渐渐都出现这种“华而不实”的毛病。以前没Netflix投资,韩剧虽然制作级别不高,但编剧会把更多心思花在剧本身上,制作公司也是编剧中心制。现在Netflix主导投资,韩剧制作的确不差钱了,就连编剧的酬劳也提升了,但受Netflix支配的地方就多了起来。编剧的创意,也需要把Netflix算法里的一些元素糅合;制作公司仍然敬重编剧,但有时更听Netflix的。

经济学上有一个“资源诅咒”的说法,是指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国家或地区,由于对自然资源的过度依赖,其经济体制容易失去变革、创新的动力,导致经济的平庸化。反而一些缺乏自然资源的国家依靠创新跃升为发达国家。当前韩剧的确呈现出“资源诅咒”的困境。钱多了,资源多了,掣肘也多了,创新反倒少了。

虽然这些大制作韩剧,在Netflix上依然有不错的点播率,但这主要延续的是传统韩流的影响力。如果韩剧与Netflix携手,更多的钱只是砸在制作上,而忽略剧本上的钻研与创新,这样的韩剧也走不长远。

最后说一句,一定会有人拿国产剧说事。的确,国产剧有诸多不理想的地方,但这并不意味着观众没有批评韩剧的权利。

韩国是传统的男权国家,女性在社会上遭受来自男权的种种敌视和压迫,当编剧们将目光聚焦在这些致力于打破成规的女性身上时,女主角们的反抗之路就被赋予了社会学的意义。

网络编辑:汪亚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