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借《像风走了八千里》爆红的她,原来还写过这么多好听的歌!

故事君MrStory 2019-05-31
胜娚(王胜男),创作歌手。风格:独立流行音乐。代表作:《像风走了八千里》《香榭丽舍的天使》《梵高小姐的豆乳》《目的地》等。

Start here:

北京五月的天气变化莫测,前一秒穿着裙子出门逛街,后一秒就可能被冰雹赶回房间。置身在人声喧闹的咖啡厅里,刚坐定的胜娚需要一点儿时间来集中精神,然后再开始回答一连串的提问。

这是一个需要接受采访的午后,类似的工作日常胜娚很早便有过初次体验,此时距离她十八岁签约公司并发行专辑,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的时间。

五岁开始尝试写歌、十三岁学习吉他……到了2009年,成年还没多久的她就已经被唱片公司看中,成为了签约艺人。在音乐路上,她的每一步似乎都要比别人快一点儿,以至于出道后的十年显得格外漫长,让外界一度误以为胜娚是个“音乐老炮儿”。但其实,这个高挑的北方姑娘是个地道的九零后。她的音乐世界里,究竟藏着怎样的故事?

写过200首歌,还是不满意

签约公司——这个在今天看来,依然是许多音乐人需要奋斗许久的远大目标,被当初涉世未深的胜娚还在懵懵懂懂的时候,就一下子实现了。

“17岁当时已经写了好多歌,觉得如果有公司愿意来帮我出专辑,就是自己最大的梦想被实现了。”回顾起当时的情况,胜娚的言语中透露着一种执着与努力。时至今日,她发行了三张个人专辑,未收录与收录的作品累计了200余首。

刚刚出道时轻快的旋律和清爽的声线,让胜娚的音乐中带着雨后初晴般的少女感,第一张专辑发行时,也正是“小清新”当道的年代,可十八岁的胜娚却对自己被贴上的“小清新”标签并不喜欢。或许曾经的她太想证明自己了:“你越是说我青涩,我就越想成熟,想证明自己不止是小清新、民谣女声。”

2018年《深海的鱼》制作完成时,胜娚在工作间歇得空再一次回听当年的那些作品,过去经常被自我否定的那一面,反而越发拥有了闪光的“褒义”。这时候回头再看过去,她说:“好像也挺好的,只是自己陷入其中,有时难免太苛刻。原来我那时候的声音就是一个小女孩,现在和过去明显不同,我成长了,我的声音也随之改变了。”

所以说,我们常在长不大的时候期盼成熟,而在长大以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成熟其实是一个不需要太多努力的自然过程。

五岁时的第一次音乐“创作”

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了,哪怕做音乐的身份时有转变,要说起胜娚身上始终未变的东西,她依然会庆幸着十几岁时的那份音乐初心,依然还在——无论在什么年纪,在音乐的世界里,胜娚始终是个随心所欲的孩子。音符就是她与世界沟通的独特语言,旋律可以用来描述世间万物,甚至超越一切感官。

说到这里,胜娚不禁笑了起来,她告诉了我一件关于她五六岁时第一次写歌的趣事。

“当时我有一个玩得很好的小伙伴,她比我大三岁,老带我一起玩,后来有一天突然就不跟我玩了,我就特别伤心特别难过,就跑到家楼下的仓库里哭,一边哭还一边唱歌。”那时候唱的歌词大概是:“你为什么不跟我好了,你为什么跟别人玩了……”说到这,胜娚大笑,当时才五六岁,算是第一次创作了,至今依然印象深刻。

毫无原因,也没有任何预兆,和音乐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就这样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此后多年,这样的创作潜能始终在她的身体里保留着。或许是因为格外敏感的观察力和想象力,在胜娚的眼中,一草一木也都有了不一样的颜色:“小时候看到天空,就会感觉天不只是蓝色的,而是五颜六色的,这就成了一个灵感,后来变成了一首关于五颜六色天空的歌。”

路边的小黄花、头顶的大太阳、流动着的云朵和空气……仿佛顷刻间,世间万物都有了被歌唱的理由。如今,胜娚已经从那个看见什么就唱什么的小女孩,成为了被更多人喜爱的独立音乐人,但这份观察与敏锐却始终未曾消殆。

像风走了八千里

一直到今天,胜娚依然能在路上坚持创作,不管身在何处,只要拿起吉他、拨动琴弦,任凭思绪在旋律中跳跃,一首好歌或许就在不远处等候着她。

新歌《像风走了八千里》一经发出收获了大家的喜爱,这首歌是胜娚在福建泉州的一次采风时偶然获得,那时她刚巧住在一个客栈里,虽说是个原本寒冷的冬天,但是身边吹来的风却没有半点凉意,就像她描述时说的,“甚至感觉还有点甜甜的”。

如今再去听胜娚的作品,那种声音中的独特韵味,总能让更多听歌的人找到属于自己的共鸣。有人说,胜娚的嗓音很高级,带有类似奢侈品的质感;有人也说,胜娚给人的感觉就是邻家女孩,离我们很近很近,仿佛伸手就能抓得住她。

值得庆幸的是,在音乐世界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胜娚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最佳状态。那就是,安静时可以做一只深海里孤独的鱼,活泼时可以为爱像风一样狂奔八千里……亦静亦动,才是真正的“随心所欲”。

不问归期

而这一回,在胜娚2019年全国巡演即将到来前,她还是想拿出一个不一样的自己,和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们好好地见上一面。再一次要站在众多喜欢和期待她的朋友面前时,拥有的不止是许久未见的兴奋和期待,更多的则是一种持久坚守后的完美赴约——希望大家再见面时,我们都做到了比过去更好,哪怕一点点,都是值得的。

这也是“随心所欲”后的另一个胜娚,那就是在音乐的这条道路上,坚持做自己,勇敢走下去,不问归期。就像《像风走了八千里》唱到的,“就喜欢你,不问归期”。

今年全国巡演,“不问归期”的胜娚计划将走完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在内的四个城市,相信届时这一场主题为“像风走了八千里”的全国巡演,能让更多人喜欢上胜娚和她的好音乐。

回头想想看,并非所有事都需要原因,并非所有人都能被解释,有些问题的出现兴许要在很远后的某一天,答案才能自然显现。不一定执念于当下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或许“不问归期”的走到尽头,才是属于自己最好的“出山”。

这让我想起,当我们每次点开胜娚的个人主页,总能在名字下面的最醒目位置,看见这样一行十字:“快乐的活着,好好的创作。”想必,那个在音乐世界里随心所欲、不问归期的胜娚,时常也会在心里默念这句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