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因借钱看病起争执,3岁儿子捧着妈妈的脸:妈妈不哭,我不住院了

微言薄语 2018-08-08

“妈妈不哭,我们回家,我不进医院了不打针了”。上海市杨浦区江浦路出租屋里,阳阳妈妈屈利芳几乎每天都和丈夫发生争吵,实在是凑不来医药费的丈夫有时气在头上,抱起阳阳就要回老家,而屈利芳则死死抱住孩子:“现在回家不就等于等死吗?”。一家人抱在一起,失声大哭。并非是爸爸狠心要放弃,他已经借遍了每一个能借钱的亲戚朋友,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欠下了20多万的外债。

这个躺在病床上的小男孩叫李俊阳,一年前,2岁的他被确诊为神经母细胞瘤,这种可怕的癌症被称为“儿童杀手”。但年幼的阳阳又怎么能理解这个名字复杂的疾病呢?当他被推出手术室,醒了后和大夫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叔叔把我身上的管子拔下来好吗?我疼”,让在一旁守护的妈妈心痛不已。如今,阳阳的病已经花去的所有积蓄,还欠下了20万外债,一筹莫展的父母带着阳阳只能在出租屋里祈祷,希望能有奇迹出现。

小俊阳来自安徽阜阳,家里还有一个6岁的哥哥和爷爷奶奶。2017年10月23日,2岁的阳阳在安徽省儿童医院被确诊为神经母细胞瘤,当听到医生声声的说着阳阳的病情时,妈妈屈利芳整个人目瞪口呆,夫妻俩根本就不敢相信,平时活蹦乱跳的小儿子怎么会得这种连听也没有听过的病。

因为病情紧急,确诊后的第三天,阳阳就被推进了手术室,从手术室出来后的阳阳全身插满了管子,刚醒过来就一直叫疼,看到医生就说“叔叔把我身上的管子拔下来好吗?我疼”。如今,生病快一年了的阳阳,已经做了2次开胸手术、7次放疗、7次化疗。

而在老家,哥哥俊哲自弟弟生病后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加起来也没有10天,平时只能通过手机视频才能看到爸爸妈妈和弟弟。两个幼小孩子却也懂得手足情深,每次阳阳听到哥哥说想他,什么时候能回家时就会哭,哭着说“哥哥我生病了如果我的病好不了,我就再也见不到哥哥了”。这个原本应该平淡完整的家,在遇到病魔的那一刻起就不再完整了。

虽然和父母弟弟聚少离多,但懂事的哥哥俊哲却从来没抱怨过。一次爸爸李贺标回家拿东西,发现衣柜却藏着几袋零食,原来,这是小俊哲把爷爷奶奶给的零食偷偷放在衣柜里,希望能等到弟弟回来一块吃。这让堂堂七尺男儿的爸爸顿时泪如涌泉,只恨自己没能力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为了给孩子看病,爸爸李贺标一直在努力,送过快递、送过外卖但都因三天两头往医院跑被老板劝退。现在一家人吃喝住行都非常的节俭,为治疗费愁的焦头烂额。

阳阳的爷爷奶奶今年都已是62岁的花甲老人了,本该是在家颐养天年的年纪,却为了小孙儿的治疗整日担心发愁。爷爷李文章平时早上4点就要起床,早上吃点馒头咸菜就开始出去干活直至天黑透了才回家。身高只有1米55,体重不到90斤的爷爷,甚至还去装卸化肥,一车下来九、十吨的化肥,老人都咬牙坚持着,只为能多挣几十块钱,一点一滴的为孙子攒救命钱。

阳阳捧着屈利芳的脸说:妈妈不哭不哭

如今,已经经历了一年多治疗的阳阳,早已习惯了手术、放疗和身上插管子。看到妈妈落泪还会帮妈妈擦泪安慰“妈妈不哭,妈妈不哭”。可妈妈心里却是撕心裂肺的痛苦“他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怎么可能放弃他”,可如今巨额的治疗费实在是承担不起了,一家人只能出租屋里祈祷,盼望能有奇迹出现。

如果你想帮助他请点击:【 援助神母细胞瘤男童 】也可以登录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援助神母细胞瘤男童】。或者扫描二维码完成捐助。如还有问题,请关注公众号“微言薄语”。

扫描二维码完成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