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四分之一的“比基尼” 都被这群东北老铁承包了

豆食堂 2019-11-11

双十一将至,大多数东北城市已经进入冬季。葫芦岛兴城市,一个辽宁西南部的沿海小城,路边的树叶依然泛绿。这里因建有古城被人熟知,滨海浴场是周边市民的避暑圣地。

高覃在兴城出生长大。2016年他从当地学校的打版设计专业毕业,和很多小城里的年轻人一样,他渴望去大城市闯一闯。

毕业后,他到了距离兴城400公里的天津从事制衣行业。但大城市的设计行业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光鲜,到手几千元左右的工资也只能解决最基础的温饱问题。几个月后,高覃回到了兴城,和很多曾经的同学一样,进入当地泳装企业成为了一名泳装打版师。

兴城虽小,却生产了全球四分之一的泳装。数据显示,2018年底全城泳装生产企业已经超过1200户,年产泳装约1.9亿件。在兴城,每9个人里就有1个是直接从业人员,还有许多人在布厂、吊牌厂等配套企业工作。

对于很多当地人来说,到大城市工作并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兴城的大街小巷遍布泳装店铺,高覃的母亲也在当地一家泳装企业打工。

每天高覃步行十多分钟就能到班,工厂里有三百多名员工,一年可以年生200万件泳衣,是当地规模较大的泳装生产企业。“来这里三年多,经我手打的泳装能有上千款,也许你们买的泳衣就是从我这做出来的。”高覃一边笑着一边调侃。

一件泳装从设计到出厂,大概要经历设计、制版、画布、裁片制造等多个环节。高覃的主要工作就是从设计师手里拿到图纸,将其拆解、制版,并跟踪制造样衣。他所在的工厂最多的时候有八九个打版师,大部分都是男性,开会研究国内外款式的泳装是他们的日常。

国内和国外在泳装的设计理念和销售都有比较大的差异,通常国外泳装按照件来计数,泳衣、泳裤往往都是分开设计、销售,样式更偏向比基尼,尺度更大;而国内消费者购买泳装,按“套”购买比较多,总体偏保守,连体、带飞边加外衫是国人比较多的选择。

作为生产上游的打版师,要给下游生产、销售环节留出足够的时间。为了国内每年的双十一电商购物热潮,高覃的团队在每年八九月份就开始筹备。

今年双十一,高覃大概做出了三十多个“版”。“现在看网上卖的泳装,实际上都是几个月前设计出来的,现在对于企业来说相对并没有太多忙碌,压力都集中在销售端。”高覃工厂拥有自己的电商团队,对于他们来说,最近这些天加班已经成为常态,直播间里向网友展示泳装的主播嗓子已经有些沙哑。

“我上学的时候,做泳装用的裁床都是人工用手刀推的,几十层布叠加一起,然后用工具切割。现在好了,把图纸输入电脑里,机械就全权负责,无论是效率还是质量,都有很大的提升。”就在这几天,高覃正在为一批欧美订单忙碌着。十几万件泳装即将出货,横跨太平洋抵达美国夏威夷,激光切片设备、电脑裁床、瀑布机等先进设备的使用,让企业产能和产品质量都大幅提升。

随着消费的变化,人们对于泳装的认知实际上也在发生着变化,高覃说,泳装已经越来越时装化了,很多时装元素都会被融入到泳装里,不算内衬,一个版需要几十块面料拼接是常事,而且泳装的面料也越来越多元,涤纶、锦纶、棉感、速干面料的使用让泳装更加适合不同场景、人群的穿着。

那些买泳装的女孩们很可能并不会下水游泳,一件又一件泳衣是她们度假时拍出美丽照片的道具。

关于这份工作,高覃还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在他打版制作的众多泳装里,最好的一款销量已经超过十几万,如果未来可以的话,他希望有属于自己的一家工厂,让更多的人穿上自己设计的泳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