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材官司:换试卷“倒逼”换教材?教育厅教育局成被告

南方周末 2020-11-04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李玉楼 发自呼和浩特、巴彦淖尔 南方周末实习生 钱昕瑀

责任编辑:钱昊平

2020年,巴彦淖尔市中考结束后,一位考生抱住了家长,这是该市第二年使用包头市中考试题。 (巴彦淖尔晚报/图)

“你可以换教材,但不能通过先换考题的方式来倒逼换教材。”2020年10月23日,北京仁爱教育研究所所长赵勇在法庭上不断重复这一观点,他将内蒙古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和自治区教育厅告上了法庭。

赵勇的诉求是,请法院认定巴彦淖尔教育局选用教材的程序违规。2020年以前,巴彦淖尔初中英语教材一直选用仁爱研究所编写的版本,但从2020年秋季学期开始,“仁爱版”已陆续退出巴彦淖尔初中课堂,取而代之的是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材。

其实,在更换教材之前,巴彦淖尔从2019年中考时已改用邻市包头的试卷,而包头初中英语使用的正是“人教版”教材。

北京仁爱教育研究所认为巴彦淖尔用换试卷的方式“倒逼”换教材,向内蒙古教育厅申请行政复议被驳回后,随即起诉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和内蒙古教育厅,呼和浩特市新城区人民法院受理此案。

成立于1999年的仁爱教育研究所,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有编写中小学教材资质的民营机构。2001年,教育部推进教材多元化改革,试图通过市场化机制打破“人教版”一统天下的局面。仁爱教育研究所抓住政策窗口,迅速抢占了部分市场。

那次教材改革也带来混乱——2010年以后,全国多地出现教材更换乱象,教育部为此在2014年印发了中小学教材选用暂行办法,为各地教育主管部门更换教材提供规范性依据,但各地的“教材官司”仍然不断。

巴彦淖尔临河十中校外书店,销售的八、九年级英语教辅均为“人教版”教辅,理论上,这两个年级的学生还在使用“仁爱版”。(南方周末记者 李玉楼/图)

突然“换卷”

内蒙古自治区的中考通常安排在每年7月。2019年5月,离中考不到两个月的时候,巴彦淖尔的初三毕业生们接到一个突如其来的通知——当年中考将全部使用包头市的中考试卷。

中考换卷的消息早在当年3月就已传出,但英语老师们得到的消息是“英语可能不会使用包头的题目”,原因是两地教材不同,日常教学内容差别较大。

巴彦淖尔市教育局一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使用包头试卷是市政府为在教学质量上对标包头而作的统一部署。此前,巴彦淖尔初中阶段教材只有英语、数学与包头使用的版本不一样,其他各科都一样(巴彦淖尔的数学用“人教版”,包头用“北师大版”,但内容差别不大,不影响考生答题)。市教育局多次讨论过是否要用包头的英语题,“考虑到仅英语一科单独命题保密成本过高,所以决定英语也用包头的题。”

全科换卷的消息打乱了师生们的阵脚,巴彦淖尔临河区第四中学的一位老师回忆,有老师在教研组会上明确反对,但中考近在眼前,更多一线教师只能选择适应,“当时有本包头真题练习册都卖断货了,学生只能用复印本。”

和大多数学校一样,乌拉特中旗第一中学得知消息后立刻派老师前往包头的中学学习培训,该校在写给巴彦淖尔市的建议中写道:

“把他们(包头)初中各年级的试卷带回来给我校的学生试用,结果英语科目出现了相当大的问题,孩子们在解决英语试题能力方面差距相当大……老师和家长们表现出很大的焦虑,孩子们也为此出现了一定的心理问题。”

中考成绩印证了差距:巴彦淖尔市2019年中考英语平均分为54.06分,比包头市低了近13分,及格率仅为26.96%,在各科中处于低位。

时任分管教育的副市长王志平罕见地出席了当年的中考总结会议,严厉批评了英语教研人员和各校负责人。据一位与会教师回忆,有英语教研员解释称,“包头试题依据的课标和教材与巴市不同,仓促换卷导致学生适应新题型的时间过短”。

巴彦淖尔市教育局中小学英语教研室在分析该市2019年中考英语成绩时也指出:“包头市中考依据的教材与我市不同”,“虽然两套教材均在一个课标的要求下编写,但在内容、容量以及话题等方面存在很大的差异”。

郝建军是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科长,他拒绝对突击换卷的合理性做出回应。

西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周安平曾参与教育部2014年出台的《中小学教科书选用管理暂行办法》的意见征集,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办法的出台是为了适应教材多元化的趋势,把教材选用权限下放到市县一级,内含着教育区域化的精神。”

“所有教材都是根据课标编写不意味着所有学生都可以考一张试卷,让学习仁爱版教材的学生去考人教版地区的试卷,这违背了基本的教育规律,也涉嫌变相干预教材选用结果。”周安平说。

选用被叫停

实际上在中考之前,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已于2019年年初召开过一次初中英语教材座谈会,参会人员包括各区县教研员和部分一线教师,讨论内容就是对比仁爱版教材和人教版教材。

王元作为一线教师受邀参加了上述会议,“老师们集中反映了仁爱版教材知识点衔接不畅、阅读材料难度不够等问题。”

座谈会后不久,2019年2月14日,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就发布了初中英语教材选用公告,并在4月1日公示了选用结果——人教版初中英语教材。

但结果公示后,“仁爱版”的编写机构北京仁爱教育研究所,就向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举报称教材选用程序不合规。

教育厅审查认为,教育部2014年出台的《中小学教科书选用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教科书选用结果公示时间不少于7日,按照行政法的相关规定,7日为工作日而非自然日,巴彦淖尔市教育局仅公示了7个自然日,存在重大而明显的瑕疵,不属于一次合法有效的选用。

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科长郝建军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自治区教育厅认为公示程序有瑕疵,出于稳妥,2019年秋季学期就没有更换教材。”

学生另买一本

2019年秋季学期开学后,王元和学生门收到的仍是仁爱版英语教材。但中考试卷已换,以后都将按“人教版”出题,“倒逼”之下,王元只好请学生自行购买人教版教材和教辅书,主要依照人教版授课,其他各校老师亦如此“变通”。

2020年,巴彦淖尔市教育局重新启动教材选用工作,经过一系列程序后,正式用“人教版”初中英语教材代替“仁爱版”。公示日期仍然为7个自然日,这一次,内蒙古教育厅并没有像2019年那样认定为瑕疵,理由是教育部2019年底出台的《中小学教材管理办法》没有对公示时间做出要求。

教育局计划分3年换毕,第一年先换初一英语教材,2021年、2022年将陆续更换初二、初三的教材。目前教育局给初二、初三年级学生采购的还是“仁爱版”,他们只能继续自己另行购买包头初级中学学生使用的“人教版”。

换教材“风波”发生后,一些学校在汇报时都提到中考试卷变动对教材选用的影响,但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始终否认,坚称“中考试题是根据课程标准命题,不是根据教材命题”。

事实上,《2019年包头市英语中考说明》明确是根据教材命题的:“以人教版教科书七至九年级五册书的主要内容为考试范围”。

“人教版”已进课堂,但“风波”还在继续。仁爱教育研究所坚持认为巴彦淖尔市教育局程序违法,他们认为教育局2019年启动教材选用工作,“人教版”被叫停后,又用回了“仁爱版”,2020年就不该再启动更换程序,因为这违反了“教科书的版本一经选定使用,不得中途更换,应当保持3年以上的稳定周期”的规定。

随后,仁爱教育研究所向内蒙古教育厅提了行政复议,被驳回后又提起了诉讼,将教育厅和巴彦淖尔教育局列为被告,要求认定巴彦淖尔教育局更换英语教科书的决定无效。

庭审中,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出示了教材选用过程中大量书证和部分录像,用以证明选用程序合法、合规,内蒙古教育厅也认为2020年的选用结果有效。截至发稿前,法庭尚未作出判决。

“‘仁爱版’教材比‘人教版’教材少三四百个单词,如果是你的孩子念初中,考高中的竞争力都降低了,你会同意用‘仁爱版’吗?”见到南方周末记者时,郝建军情绪有些激动。

这位教育局的基教科长称,从2013年起,就不断有一线教师和教研员反映仁爱版英语教科书存在问题,主要原因是教材难度不够。

老师“很为难”

对仁爱教育研究所来说,所编写的教材被更换已不是第一次。从2010年开始,仁爱所接连与安徽、广东、湖北等多省的教育主管部门博弈,官司打了一场又一场。

仁爱所负责人不厌其烦地寻找各地的程序漏洞,诸如质疑公示日期、是否盲审、专家组成员、送审册书、审读时间等。

2014年,广东、湖北多市用人教版替换仁爱版教材,但由于程序存在问题,在仁爱所举报后,被教育部发文叫停。

巅峰时刻,全国有1100万初中学生使用仁爱版英语教材,市场份额占初中英语教材第二位,目前规模已缩水。

现有37000余名在校初中学生的巴彦淖尔,是“仁爱版”在内蒙古西部的最后一块版图。

2020年10月27日,南方周末记者随机在巴彦淖尔的临河四中和临河十中附近采访了几位初中生。

临河四中是当地的“名校”,据该校两位初二女生介绍,老师从初一(2019年秋季学期)开始就使用人教版教材授课,只在期末考试前勾画了仁爱版的重点内容,“据说期末联考还要按照仁爱版出题”。

这一说法得到多位老师的印证。“尽管目前中考用的是包头卷,按‘人教版’出题,但名义上2019年初一新生还是使用仁爱教材,所以期末的全市摸底还是要按照‘仁爱版’考,这让我们很为难。”王元说。

王茂是临河十中的初三学生,与前面提到的两位初二女生不同,他在初一时还用的“仁爱版”,从初二起换成了“人教版”。听说南方周末记者了解换教材的情况,他高兴地要请记者喝一杯奶茶细聊。

“我的英语成绩是从初二落下的。”王茂觉得自己初一时还学得不错,但初二换了教材后难度突然就加大了,语法知识也没能连贯上。采访中,他主动拿出书包里背的英语教材向南方周末记者讲解两版教材的区别,两种版本的教材各三本,密密麻麻地做满了笔记。

“现在我英语大概能考到90分,比刚上初二那会儿高近30分。”王茂格外庆幸自己有两年时间来适应新教材,“我要是2019年参加中考,肯定就考不上高中了”。

王茂毕业于巴彦淖尔市郊区一所普通小学,没什么英语基础,在老师王元看来,王茂就是适合“仁爱版”的那一类学生,零起点、坡度缓。也正因为“低难度”,一些相对优质的中学不愿使用。

人口不到170万的巴彦淖尔市,幅员面积6.4万平方公里,相当于4个北京、10个上海,辖区内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各异。一位巴彦淖尔市的教研员受访时表示,“不可能有一本适合巴市所有地区、所有学生的教科书,怎么选只能看专家们投票了。”

(文中王茂、王元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