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痛!这位世界冠军带出蔡振华、刘国梁,晚年却被迫拿起法律武器

乒乓社交开球网 2021-01-28

一、萨拉热窝世乒赛上的“中苏大战”

1973年4月,第32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南斯拉夫的萨拉热窝举行,中国乒乓球队临行前得到的指示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能赢球当然好,输了也没事。但是,一旦碰到苏联乒乓球队,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取胜!

这个目标有点奇特,但如果您了解当时的国际环境,也就能够理解。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以往的“苏联老大哥”成为了“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以往的“美帝国主义”,经过“乒乓外交”之后,现在成为了可以交流的朋友。

当时世乒赛团体就是按照世界排名,分为甲级、乙级、丙级来进行,每个级别有14支球队,分成两组,每组7支球队大循环之后,小组前两名的四个队再进行一个大循环,同组的两个队在决赛中不再重赛,按小组赛的成绩计算。

A组 中国、瑞典、匈牙利、南朝鲜、印度、印度尼西亚、奥地利。

B组 日本、南斯拉夫、西德、法国、英格兰、捷克斯洛伐克、苏联。

本来从分组看,中国在A组,苏联在B组,而且B组实力均衡,苏联未必能够小组出线。志在冠军的中国队,基本没想到会碰到苏联。然而,比赛的进程充满了戏剧性,中国这边发挥欠佳小组赛输给瑞典,小组第二出线,另一小组中的苏联发挥神勇,除了2:5输给了日本队之外,对阵南斯拉夫、捷克、英格兰、法国居然全部获胜,也是小组第二晋级。更为尴尬的是,中国要想获得冠军,必须战胜日本和苏联,最好还是较大比分,以获得净胜盘的优势。

于是中苏之战成为了双方运动员绝对不能输的比赛。

70年代的萨拉热窝

当时中国队的团长姓李,他更是把这场比赛上升到极大的政治高度,不成功,则成仁!经过长达一天的讨论会,最终领导和教练共同决定,由许绍发、李景光、刁文元三人出场,迎战苏联乒乓球队。当时上场的运动员刁文元在多年以后回忆这场球,表示32届对阵苏联队这场,是他毕生最难忘、最惊心动魄的比赛之一。

比赛前八盘双方打成4:4,决胜盘比赛开始之前,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同志们,把电报机直接搬到比赛现场,决胜盘的每局比赛结束,都要发报告知北京。这下子运动员和教练员的压力就更大了,决胜盘中国队的上场运动员是一位直握球板的东北大汉,他就是中国乒坛的传奇人物--许绍发。

许绍发

许绍发在决胜局果然没有让大家失望,没有让远在北京的领导们失望,第一局就让苏联的特罗卡托夫吃了11个发球,观众们都感受到了这不寻常的东方魔力,甚至当特罗卡托夫有一个接发球直接得分后,全场观众站立鼓掌,可见当时许绍发的高抛发球有多么强大。第一局许绍发兵不血刃,21:13胜出,第二局胶着一些,对方也有所适应许的发球。不过许绍发在这关键时刻也显露英雄本色,打出了自己的水平,第二局21:17获胜。

最终中国的三位小伙子还是突破了苏联队教练赛前吹嘘的所谓“固若金汤的伏尔加河防线”,以五比四取得了最后胜利!

赛后五位队员紧紧相拥,庆祝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教练、领导也是激动万分,敦促电报员赶紧发报通知北京、通知新华社、人民日报。谢天谢地,可他娘的赢了!

就这样,中国队在第二阶段接连以两个5:4战胜了日本和苏联,暂时位居第一位,而瑞典队4:5输给了苏联,如果晚上瑞典再输给日本,则中国获得冠军;如果瑞典赢了日本,那样瑞典和中国同为两胜一负,但小组赛中瑞典5:4战胜了中国,胜负关系占优,那么瑞典获得冠军。

于是中国乒乓球史上最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中国的教练员、运动员全力以赴给日本队加油,寄希望他们能战胜瑞典。可惜的是,日本队拼尽全力还是3:5输给了瑞典队。中国队遗憾获得亚军。

二、圈套?骗局?

许绍发作为运动员拿到了关键比赛的胜利,并且获得了第33届世乒赛的世界冠军。后来作为主教练也率队拿到多个世界冠军,培养出了蔡振华、江嘉良等国际顶尖运动员。此外,许绍发还组建青年队,给了刘国梁、孔令辉一个起步的平台;在中国乒乓球队陷入低谷之时,许绍发也力劝弟子蔡振华从意大利回国,担任主教练,带给中国乒乓球一个难得的机遇。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毕生为中国乒乓球事业奉献的老人,近些年却遭遇了一场“商业危机”,这还得从北京奥运会那一年说起。

2008年,一位名叫张辉伦的四川青年,发明了一种无缝乒乓球的生产技术,并申请了专利。就在他拿着专利的找到中国乒乓球协会,企图做大做强,大赚一笔的时候,却发现在国内乒乓球圈,压根就没有人关心所谓的“无缝”乒乓球。当时所有的乒乓球都是有缝球,无缝球的弹性、旋转与现有的有缝球差别较大,运动员都不适应,你做出来没人打。

从志得意满到垂头丧气,张辉伦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自己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生产工艺和专利,但没有资金,他陷入了沉思。

就在张辉伦最失意的时候,许绍发指导伸出了援手。他告诉张辉伦,别看现在国际乒联大赛都用的有缝乒乓球,但这种有缝球是赛璐珞制品,极其易燃,全国的乒乓球厂几乎都有失火的事故。此外,从国际乒联得到的最新消息,国际乒联也想提高比赛用球的安全性,未来你这种新材料无缝球的生产技术,一定大有可为。

张辉伦能得到国球教父的指点无疑是幸运的,他看到了这个机遇,更看明白许绍发在国内、国际乒乓球圈的地位和名声。他迅速与许绍发达成了合作协议,双方约定,张辉伦出技术和专利,占股35%,许绍发出资金占65%,并且写明,如果后续发展中资金不足,将由许绍发负责筹措新的资金。当时很多朋友觉得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不过许绍发却依然还是答应了。

双方达成以上协议后,张辉伦和许绍发共同成立了广州合赋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有了许绍发的资金注入和市场推广,无缝球的发展果然顺风顺水。立刻就引来了国内知名大厂的合作兴趣,在多方商谈之后,签署了合作协议。眼看无缝球马上就要进入市场,这时候却发生了意外,因某些原因,大厂退出合作、撤走资金,生产车间一下子陷入了困境。

前期生产已经是许绍发投入的资金,现在每天的花费都是巨大的数字,加上合作方资金撤出,可以说“广州合赋”面临难关。

关键时刻,许绍发想到了自己的多年好友Palio的创始人贾总,靠自己的面子借了贾总1000万元的资金,注入到了公司,总算是解决了这个难题。但由于之前的协议,这笔资金还得由许绍发来偿还,即便是无缝球占有市场超过40%的时候,许绍发还得靠卖掉自己的北京二环内的房产,来还款,这又是为什么呢?

三、金蝉脱壳

要说许绍发指导,在乒乓球圈内是有口皆碑,在无缝球这件事上,他过于相信张辉伦,无缝球都已经开始风靡全国,但最初的合作协议上的白纸黑字,张辉伦却依然没有履行到位。即这个无缝球专利,张辉伦始终是占为己有,没有按照协议的内容,转入到广州合赋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张辉伦后续则来了一个 “金蝉脱壳”,安置自己的朋友成为广州合赋的股东、法人,自己抽身离开转而幕后指挥。这种做法,就是将自己和广州合赋公司相分离,于法理上不再是广州合赋的股东,这样当初白纸黑字上的 “专利入股也就无从谈起”(注:这里可能存在争议,需要法律专业人士解读)。

于是这个无缝球生产专利,将一直由张辉伦个人所把持。并且大股东许绍发自2018年开始也不再收到公司的年度财报和经营状况。

许绍发牌无缝球

金蝉脱壳之后,张辉伦又来了一个“偷梁换柱”,直接注册了新的无缝球商标、新的公司,来代替之前的“许绍发”牌无缝球的生产和销售。

这个广州粤奥体育科技有限公司,就是用来生产新的无缝球,既不是许绍发牌也不是银河牌,而是张辉伦自己的牌子OEEO,这位股东张雯,就是广州合赋目前法人张明敖的女儿。另一位股东骆正波,则是张辉伦的姐夫。

广州粤奥体育科技有限公司注册的商标,包括XSF字样(许绍发的拼音首字母)

与此同时,张辉伦通过自己的亲信,向许绍发提出收购其股份的要求。就这样的一个大厂,居然想用区区160万来收购许绍发指导的65%股权。

好了,现在张辉伦的操作手法我们基本上略知一二了。我们可以从头来捋一捋这个时间轴,看看张辉伦究竟是在玩一个什么样的把戏。

2008年左右,张辉伦注册无缝球专利。

2008年, 国际乒联主席沙拉拉召集中国乒协、红双喜公司、双鱼公司与许绍发共同商讨新材料球事宜。

2009年,张辉伦四处碰壁,无缝球生产技术无人问津,许绍发伸出援手。

2009年,许绍发与张辉伦达成书面协议,许绍发以资金入股占65%股权,张辉伦以专利入股,占35%股权。并后续签署补充协议,谁先退出则给对方300万赔偿。

2009年,许绍发与张辉伦注册广州合赋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2012~2014年,许绍发继续筹措资金,借自己好友贾总1000万,投入到合赋公司。

约2013年,国内两乒乓大厂与广州合赋合作。

2013年底,因某种原因,国内两乒乓大厂退出合作。

2014年1月23日,许绍发品牌无缝球通过了ITTF认证。

2014年5月,许绍发以900万价格卖掉北京天坛公园附近自住房产一套,偿还两个国内大厂的投资款,现此房产市场价格约2800万。

2015年,无缝球逐渐得到市场认可。其中许绍发牌、银河牌无缝球销量最大。

2018年,张辉伦变更公司股权结构,自己脱离广州合赋,张明敖成为法人,另一股东杨支元是张辉伦表弟。监事王琼如也是张辉伦的亲戚。

2018年,广州粤奥体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张明敖的女儿(张雯)是股东之一。该公司注册了大量有关无缝球的商标,其中包括XSF字样的商标。

2018年,张雯代表张明敖提出支付160万,购买许绍发65%的股权,被拒。

2019年,广州川乒体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

2019年,许绍发与朋友前往广州合赋无缝球生产车间,被驱赶出门。

2020年, 因长期未收到广州合赋的“许绍发”商标使用费,北京许绍发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向广州合赋体育用品公司发出“停止使用商标告知函”

2020年10月,在大股东许绍发不知情的情况下,广州合赋开始给广州川乒体育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无缝球销售,品牌是OWNWIN。

以上种种操作,皆有据可查,我们无法对此行为作出准确的定论,但许绍发作为广州合赋大股东,相关权益荡然无存确是事实。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21年1月,无缝球已经在全球市场销售上亿颗,每颗无缝球原料、加工成本约1.2元,而市场价在5元以上。广州合赋体育用品公司,在无缝球上的获利可见一斑。而许绍发指导作为持股65%的大股东,作为广州合赋公司的创始人,不说起码的回报,甚至连财务报表都看不到,工厂都不让进,还要被扫地出门。

对于张辉伦先生所做的的这一切,已经无话可说。

许绍发,运动员时期为祖国争得荣光,教练员时代为祖国培养了大量人才,下海经商更是推动了国球市场化发展。但如今,他却遭遇这场莫名的欺诈。即便是上诉成功,可能也是无济于事,对方的精心谋划已然确保全身已退,可留给许指导的“广州合赋”,已经是一个空壳,甚至还有不少外债。

2020年的冬天注定寒冷,但再冷也会过去,春天再迟也会到来,许绍发指导已经拿起法律的武器,期待一个公正的结果。

注:本文所列的公司数据皆来自 “天眼查”,全文内容已获得许绍发及相关人士的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