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最美快递员:把网络购物带到荒漠上

企鹅广东 2020-11-10

每年11月是曹杨最忙的时候。今年从11月7号开始,快递订单就将一沓一沓地送到他手上。10月底,新疆的红枣、棉花就丰收了,图木舒克市的农民都盼着曹杨和他的快递站点给他们带来收益。

在中国版图的“鸡屁股”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图木舒克市(以下简称“图市”)曾是一片快递的荒漠。

把快递带到这里的人是曹杨。2013年,他通过加盟百世快递自主创业,手把手教当地居民认识物流、电商。这两年,图市的留守老人也可以收到外地打工子女寄来电热毯,老人也能给外地牵挂的子女带去家乡的干果、烤馕。

每年“双11”以后,快递仓库里的订单堆积如山,曹杨一天能收到1万多件货物。他将从早上8点多连轴转到凌晨2点多。有时候家也顾不得回,在仓库里垫几块砖,搭一块木板,盖上一条棉絮,他合衣就睡了。第二天起来接着干。

创业7年,他跑遍图市周边的乡镇,给当地人介绍什么是电商、什么是物流成功在9个乡镇拉到加盟商,设立了快递驿站。他的快递仓库面积也从最初的44平方米增加到了1200平方米

为创业放弃公职

曹杨从小有一个“赚大钱”梦想。大学时,他和同学在学校食堂的地下室里租了一小块地方,开了一个小精品商店。虽然没赚到钱。但曹杨觉得,那些日子是闪亮的,那是他梦想的生活。

他从来没向父母提过自己的梦想。父亲是军人,18岁那年来到新疆,转业后留在图市当了狱警。在这里成家,生了一双儿女。在曹杨的印象里,父亲沉默、威严,每个月回家一次,他只敢远远地看着,俩人很少交流。

从伊犁师范大学毕业后,他遵从父母的意见去考了公务员,公务员考试总分第一的成绩出来时,曹杨也不开心,“我还是纠结啊纠结,我的梦想是不是还要坚持?”最终,他选择遵从内心的选择,但不敢告诉父母,“能瞒一天就瞒一天。”他说。

父亲不出意料地震怒。年轻气盛的曹杨扭头就走,在心里暗下决心:“我一定会做出一番事业。”离家后,他跟20多个同学借钱,凑到18000块钱,又打电话忽悠大学室友辞了职。“做什么呢?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要创业。”曹杨说。

那是2013年,电子商务正在蓬勃发展,“双十一”当日的总支付额突破了113亿——比前一年增长了20倍。作为电商的核心竞争力,快递物流行业也迅速普及。曹杨偶然听一个做教育培训的学长讲起,他的培训班还帮人代投快递。彼时,除了EMS,图市还没有一家快递站进驻。曹杨突然觉得,就是这个了。

艰难创业路

曹杨还记得快递站点成立那天的一切细节。那是9月1日,一个大晴天。他和室友一大早坐班车到喀什,在角落找到百世快递的网点,“人工、技术、设备,什么都没有,就签了合同。”曹杨说着又笑起来。

签完合同,俩人高高兴兴地去采购了快递点需要的基本设备:一台油墨打印机,一台最低配的电脑,一台二手显示器,一大包A4纸和一个300公斤的称。他们还拜托班车司机,每天下午从喀什把外来的快件运回来;早晨把货物运出去,解决了图市到喀什的双向物流运输问题。

图木舒克市位于国家的“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语言不通让这个落后的城市更加闭塞。当地人不知道寄快件是什么意思,曹杨说,当时,图市所有的主干道“不过是一个十字路口”,围绕路口有一个超市、一个学校、一个餐馆。

他的快递站点租在3公里外,44平,与一个理发店为邻。“开业以后我坐在门口数过,真的数过,一整天来来去去的人不超过5个。” 他说。

曹杨意识到,当务之急是宣传,要让当地人认识快递。他自己拿电脑做了一份广告,打上“快递”两个大字,下面详细介绍了:快递是干什么的;可以运送哪些东西;可以把东西送到什么地方。然后拿着自己熬出来的面糊糊挨家挨户贴,把周围的住宅区都贴满。

第二年丰收季后,有当地人背着刚收大枣来的到他的店里,问:能送到外地不?我想送点特产给亲戚。得到曹杨肯定的回答后,他还惊喜地发现:快递费也不贵。

靠当地人口耳相传,这样的运单越来越多,好的时候,曹杨一天能收到300个运单。他不再依赖班车,买了一辆小厢式货车专门跑喀什,又在50公里外的巴楚县开了新的快递点。

守得云开见月明

图市也像新疆的其他地方一样,地大物博,人口分布稀疏,路况又复杂。有一年,曹杨在送货路上遇到了4次车祸,其中一次让他断了4根肋骨。

尽管中国快递在几年内发展突飞猛进,业务量稳居世界第一,但在图木舒克,曹杨的事业还是不温不火,每天只有两三百个快件,派件少,揽收多。

直到2018年,曹杨成为第三师电子商务下农村国家级项目中“快递下乡”的主要负责人,响应国家号召开展精准扶贫,电商助农的号召,负责干线运输,站点的培养和末端共建,把快递送到更多、更偏远的新疆居民手里。

他和当地扶贫办合作,在一些乡镇建立快递末端代理点“邻里驿站”,进行快递的派收,也售卖小商品,提供缴费等便民服务。既给当地人提供了工作机会,又解决了快递“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夏河营镇驿站的负责人,维族小伙吾不力是曹杨在“快递下乡“时认识的。6年前,吾不力的鼻子里长了息肉,三天两头流鼻血。为了治病,他负债累累。通过维族朋友的介绍,吾不力到了曹杨的手下工作,负责夏河营镇的快递收寄,吾不力家的年收入翻了一番。

有阵子,曹杨发现吾不力在研究如何开网店。曹杨很开心,给他讲开一个网店的流程、需要办的手续。再到乡镇去的时候,曹杨也会鼓励当地居民开网店,教他们用电脑,上架红枣、甜瓜,通过卖农副产品增加收入。

他还到周边11个乡镇去帮购。从各个乡政府开始,帮会电脑的人注册了网购账号。不认识汉字的人,看上了什么东西,曹杨就帮他们买回来。乡政府的人再入户推广网购。

慢慢地,每天入港的派件从几百件增长到了几千件。百草味的糖果、耐克的衣服、华为的智能手机……从全国各地被送到这座小城市。他忙碌起来,也富裕起来。

父亲看他做出了一番事业,也原谅了他当年的冲动。现在,父亲遇见亲戚朋友就会夸他:我儿子有出息,是个大老板。2019年,他还被评为新疆唯一一个“最美快递员“。

“我不后悔选择了快递创业这条路。这么多年,看着快递在这里从无到有,看着客户收到快递的笑容,我觉得我的努力没有被辜负。”曹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