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马特-贾奇:负责曼联转会谈判的“隐形人”

吴文博ATZ 2020-11-28
来源:The Athletic 作者:Laurie Whitwell

马特-贾奇可能是世界足坛最有权力同时又最为低调的俱乐部高管。

他会帮曼联俱乐部处理转会和合约谈判,但是并不喜欢出风头,尽管大部分时间里都待在梅菲尔的俱乐部总部,他向来不会在伦敦的各大体育盛会上现身。

认识贾奇的某人这样表示:“他不是个好交际的人,不会像其他高管那样在加里克俱乐部或格劳乔俱乐部出现,他只管干好自己的工作。”

虽然贾奇已经成了业界名人,但是你很难找到他的照片。唯一的公开信息来源就是他的领英账号,且一张照片都没有。最近这个账号也下线了,另外贾奇的WhatsApp账号也没什么图片信息。

贾奇也把这种谨慎的态度带到了工作当中,甚至到了令人吃惊的程度。之前曼联追逐一名转会目标时,将他的经纪人邀请到了俱乐部办公室商谈收入类型。

此前双方通过邮件和电话进行沟通时,贾奇拒绝写下任何数字或给出口头承诺。没错,第一通电话显示的是未知号码,贾奇会如此谨慎也很好理解,但是当双方面对面沟通时,贾奇仍然以谨慎为先。贾奇通过大屏幕向这名经纪人展示了周薪、奖金和各种合约条款,让这名经纪人自己速记。

不过贾奇在曼联转会运作中的重要地位意味着他想要的个人隐私难以保住。

去年在接受《卫报》采访时,前曼联主帅范加尔称贾奇是三德子的“左膀右臂”,而且说签约时“只能依靠三德子和贾奇”。范加尔说道:“我原以为曼联想买谁就能买谁,因为他们有充足的资源,但是看上去有些球员是他们触及不到的。”

今年九月,曼联1-3负于水晶宫后,埃弗拉在Ins上发布了一段20分钟的视频,再次引爆了舆论,将很多曼联俱乐部的谜题摆到了台前。埃弗拉怒斥了老东家的引援策略,还充当了一回传声筒:“有一位豪门俱乐部的体育总监专门打电话给我,让我转告马特-贾奇,接电话!”

业内一些曾经尝试过联系贾奇但徒劳无功的人听到这句话,想必会露出一丝苦笑。

也需要为贾奇说句公道话,就像一名经纪人说的,身为曼联的高管,“你当然不可能在做到雨露均沾。”贾奇也确实接到过经纪人推销球员的电话,之后就有了媒体上的转会传闻。米兰的恰尔汗奥卢就是近期的一个例子。

然而即便是那些希望积极推进手头转会运作的同行,也很难迫使贾奇尽快给回复。

随着冬窗日益临近,贾奇的手机又要响个不停了,业界会十分积极地力荐能让索尔斯克亚的球队继续提升的球员。

从2014年夏天起,贾奇参与到曼联的转会运作中,外界也对他越来越好奇。因此,我们觉得是时候了解他真正的工作职责了,也要问问曼联当前的管理结构能否在转会市场上取得最好的成绩。

……………………

和那些直接与贾奇打过交道的人交谈,你会听到很多不同的观点。

有人说:“他遭到了不公正的批评,其实他的业务能力很强。”

也有人说:“他无法胜任这份工作。”

不过大家也持有共识,就是贾奇只是明面上的曼联转会负责人,真正掌握决策权的另有其人。

“与贾奇合作还是挺愉快的,他是个不错的倾听者,他能捕捉信息,并传达给合适的人,再给你发回反馈。”一位曼联目标的经纪人表示,“他是相当称职的沟通管道。‘对不起,我不认为我们能做到。’但他会好好了解具体情况,再给反馈:‘我觉得我们可以达成。’”

所谓的“合适的人”可以理解为三德子和乔尔-格雷泽,这两人几乎是每天都会沟通。格雷泽会监督曼联的所有转会支出,同时为每次求购设定底线,包括曼联对桑乔、费尔南德斯、马奎尔和哈兰德的追逐。

贾奇的官方职位是企业发展主管,这个头衔足以体现曼联上市公司的地位,而在曼联现行的管理结构中,他给人留下的印象是在谈判中基本没有自主权。桑乔的转会肥皂剧就因为沟通不畅迟迟没有进展,费尔南德斯的协议也因为与金球奖提名绑定的附加条款拖了很久。

一名中间人说:“解决问题的办法不止一种。如果一笔交易因为激励条款告吹?那买家什么都得不到。只要这名球员能实实在在地出勤,那么作为俱乐部来说,就已经在这次转会中取得成功了。似乎曼联俱乐部里就没有人打算跳出自己设定的严格限制。”

“一切事务都是精细化管理的。”另一名消息源表示,“整个流程就是经纪人-马特-埃德-格雷泽-埃德-马特-经纪人,太繁琐了。从一线队的重磅引援,到签下第一份职业合约的年轻球员周薪上调50英镑,事无巨细咸于董事会,你必须等他们上上下下跑完整个流程。”

“曼联把俱乐部运作搞得跟蛇梯棋一样麻烦,转会谈判比他们应当花费的时间长得多,直至拖到转会窗即将关闭,太难了。”

曼联连续第三个转会窗的截止日异常忙碌就能说明当前的管理结构存在系统功能失调的问题。卡瓦尼、特利斯、佩利斯特里和迪亚洛都是在今年夏窗最后24小时内敲定的。

现在曼联还在等待迪亚洛的劳工证,这名年轻人被视为欧洲足坛最令人期待的18岁球员之一。但是在球员招募界,也有一些人指出,曼联需要为这名潜力股向亚特兰大支付3700万英镑,稍微调高一些就是利物浦签下若塔的转会费(4100万英镑)。迪亚洛本赛季尚未代表亚特兰大一线队出战,而若塔加盟红军后在12场比赛中打进8球。

范德贝克的谈判倒是相对安静地顺利进行下去了,曼联最终敲定的转会费也比皇马和阿贾克斯的协定低了1000万英镑。据说,贾奇会在谈判的各个阶段精细地抠合约细节。

不过范德贝克本赛季的出场机会还是引发了外界的质疑,很多人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索帅自己想要的人。格里利什原本是曼联的优先目标,但维拉上赛季保级成功,格里利什的标价也暴涨至8000万英镑。

贾奇的任务就是将事态进展传达给参与谈判的各方,就像曼联2019年寻找中卫人选时贾奇与经纪人们的广泛对话那样。贾奇必须时刻掌握各个人选的签约代价汇报给俱乐部,还回复了马奎尔是索帅的坚定选择的信息。

以贾奇的职业背景来看,他的工作重心是财务领域。

“可以放心地说,当年贾奇还在投资界时,他对足球真的没有多大兴趣。”一位前同事这样表示。不过,据说贾奇在步入足坛之前也会关注足球比赛,没到狂热球迷的程度就是了。

……………………

曼联的多名重臣都曾在90年代就读于布里斯托大学。贾奇也是在那儿与曼联现任商务主管理查德-阿诺德成为朋友的。

毕业之后,阿诺德在1993年加入普华永道,头一天就见到了三德子。贾奇也在那儿获得了职位,后来还与三德子成了JP摩根的同事,两人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2012年,三德子帮贾奇在曼联俱乐部谋了份差事,6年前,三德子提拔贾奇,让他协助转会谈判的相关事宜。外界当然会对这种“裙带关系”提出质疑,但在正面回应相关质疑时,三德子都会坚称贾奇拥有处理大额交易的丰富经验,也是当前岗位的理想人选。

在JP摩根任职期间,贾奇的职责是在谈判桌上破译真正的市场价值,从这方面考虑,倒是跟足坛的工作挺相似。

一位高管说道:“曼联球迷可能会担心,以为从没踢过球的贾奇会坐在家里看看德甲的比赛,然后说:‘这个中卫看上去不错嘛,咱们得拿下他。’但并不是由他挑选转会目标的。他处理的是曼联俱乐部的大额交易,选择这么一位对数字敏感而且有经验的人是明智的决定。”

“担任重要职位的人有足球背景的情况反而不是常规路数,不过话又说回来,曼联也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足球俱乐部了。”

贾奇当然会因为工作的关系丰富自己的足球知识,但仍然有一定差距。以之前的一个小插曲为例,有人向贾奇推荐了一名英冠的球员,不过他不认识。向曼联招募团队确认过后,贾奇回复曼联对这名球员不感兴趣。

一名经纪人表示:“我不认为有足球背景就是干好这份工作的前提。贾奇人挺好的,他很聪明,也绝不是提线木偶。但他可能确实没有得到自主权。”

切尔西的格拉诺夫斯卡娅能提供有趣的对比。

她也曾在其他行当工作,后来才加入足坛,但是凭借决策时的果断,她已经在切尔西建立起了自己的名望。当然,阿布给了她多大的自主权,她对自己的工作有多深入的了解,这些问题都还有探讨空间。

这段话值得一读:“马特-贾奇记了很多笔记。在会面时,你向他介绍一名球员,而他仿佛一直在做会议记录一样。他不会告诉你曼联对球员的定价,或者说明接下来要怎么做。格拉诺夫斯卡娅完全不同,她会迅速就所有信息给出回复,真诚且明确。‘是的,我们有兴趣。’‘不,不适合我们。’她能证明这就是一项直来直去的工作。”

上任初期,贾奇确实会向经验更丰富的业界前辈征求建议,但是现在,据说他变得更加封闭了,会刻意保持距离以求达到目的。然而也有人认为,贾奇这种行事作风会让曼联在面对球员的薪资要求时措手不及。

贾奇负责曼联球员的续约事宜,而曼联也拥有英超最高的薪资账单。2018-19赛季,曼联薪资总额高达3.52亿英镑,比利物浦高出4200万英镑。有必要说明的是,曼联的薪资与营收之比是英超最低之一,但是俱乐部中多名并不在索帅计划内的球员还在领着10万英镑甚至更高的周薪。

有些人认为,贾奇还欠缺在谈判中与对方激烈争辩的气势。“他不是令人望而生畏的人。”一名消息源说,尽管贾奇有着183cm的身高,块头不小。“身为一名经纪人,你要做的就是不断试探俱乐部的底线,又不能越线,提出越来越高的要求。至于马特,他表现得就像是一位好友一样,你会觉得大家就是在酒吧里碰杯而已。”

“托特纳姆的态度是相当强硬的。那种气氛就是,‘再发送多一封邮件,我们就会判定为浪费时间,到时候就不必谈了。’”

老话说得好,暖阳胜过烈风。但也有另一名打过照面的中间人给出了不同的说法:“贾奇绝不是个软柿子。”

贾奇有个获得了律师资格的亲人,他也确实曾经深入研究过数据,检验提出的合约是否符合球员价值。

一名消息源称:“马特是个相当聪明的人。他真正的长处在于统计分析,能给俱乐部提供之前没有的尽职调查。给他配上一帮足球人,他就能真正地展现自己的价值。”

……………………

自曼联首次表态有意任命一位技术总监已经过了两年多时间,但球迷们仍在等待这份等不来的官宣。

一位经验丰富的经纪人表示:“他们确实需要一名技术总监,这是毫无疑问的。他们需要一位了解球员,了解经纪人,了解足坛正在发生什么事的专家。”

不论是俱乐部内部还是外界,都有明确的共识,就是曼联能从这一任命受益,这个人能帮助俱乐部完善各方面的工作流程。但是大家也认为,鉴于格雷泽家族对俱乐部财务的严密控制,曼联的技术总监的地位会受到削弱。

一位可靠消息源提供的信息是,格雷泽家族会考虑到对股东一年两度的股息分红的影响确定转会预算。曼联否认了这一说法,三德子则表示俱乐部自2019年夏窗以来的净支出达到2亿欧元,位列所有欧洲俱乐部之首,“我相信这一数额超过任何一家欧洲豪门同期的转会净支出。”

尽管如此,贾奇才是向中间人传达曼联预算信息的那个人,而今夏的净支出上限为5000万英镑。

“如果真有顶级水平的人加入曼联,他绝不会甘于成为无情的点头机器,而是想干好这份工作。”一位拥有渊博足球知识的内部人士说道,“理论上曼联应该找个大咖,但是这类大咖来了之后只会增加俱乐部内部的对抗。蒙奇之类的总监绝对不希望来到曼联后被告知:‘不,你不能那么做。’”

贾奇私下回答过与任命技术总监相关的问题,一些人也依据他的回答得出结论,曼联的“技术总监”实际上就是俱乐部财务部门与足球部门之间的信使。但是据说贾奇自己对这一人事任命持开放态度。一位同行说:“关键在于找到合适的人选。我不会排除曼联在接下来12到18个月内任命技术总监的可能性,会不会成真就只能静待事态发展了。”决定权在三德子手上。

以目前来说,曼联的管理确实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事务运作理应更流畅一些。当球员面对离队命运时,主要联络对象就是贾奇(他也负责出售球员)。但是涉及灰色地带,贾奇倾向于把责任甩给主帅。在一线队计划中但有意离队的球员就被告知,去问问索帅的想法。

但是索帅的工作重心在比赛上,而不是离队名单,因此这类沟通就会陷入僵局,球员也感到沮丧。转会至国米之前的阿什利-扬就是这个情况。

潜在买家也碰到过类似问题。有家俱乐部曾经联络贾奇,询价一名曼联球员,但是并未收到任何回复,因为从本质上讲,这是足球层面的决定。

此外,有些索帅想要出售的球员仍然留在队中,背后的原因是财务因素。斯莫林今年夏窗就过得非常不痛快,转会谈判一再拖延,他被迫在卡灵顿单独进行训练。已经一年多没为曼联上阵的罗霍也是差不多的处境。

替补门将罗梅罗对俱乐部感到失望,因为没有任何人正式通知他提拔亨德森的决定,埃弗顿开出的200万英镑租借报价也遭到拒绝。罗梅罗现在已经回到了卡灵顿基地参加训练,但是由于不在报名名单中,不论是联赛还是欧冠,他都只能干看着。

送走高薪冗员向来不易,但如果是真正的技术总监,面对同样的情况就能坚定地采取行动并明确地传达信息,不会损害球队的士气,还能加快球队战术体系的搭建过程。

种种看不懂的操作也让一些业内人将曼联称为“一艘无舵之船”。还有些人表示,曼联的决策仿佛是被吸进了黑洞一般,恶果之一就是今夏没能签下桑乔。

最终由乔尔-格雷泽说了算的曼联认为桑乔不值1.2亿欧元,但是通过贾奇,曼联又一直和多特保持沟通,直到转会窗就剩最后一条缝,因为英格兰边锋是索帅钦点的头号目标。

事后反思,曼联急需有这么一个人,早早地意识到多特不会降低要价,俱乐部应该挥别桑乔尝试其他引援目标。

即将到来的一月会不会又是一个漫长谈判加压哨签约的转会窗?我们只能等待时间给出答案。

不过,不论出现什么情况,贾奇都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