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者Abbily:从男孩到女孩,我只想成为真正的自己

时尚流行设计 2022-06-18

跨性别者Abbily:从男孩到女孩,我只想成为真正的自己

成长历程中,总有人告诉我们男孩子应该是什么样子,女孩子应该是什么样子。也许,真正应该教导孩子们的,不是关注一个人外形上的“娘”或“爷”,而应该更多关注行为举止上人类共通的、美好的品质。有那么一群人,他们敢于冲破世俗的偏见,淌过荆棘、越过枯寂,只为跨越性别,成为内心真正的自己。

近期,网红Abbily宣布了自己经过性别置换手术后,成为女孩重新回归的消息。在视频中,她讲述了自己的性别探索之路,以及过程中遇到的质疑,随即引发热议,也重新引起人们对“跨性别者”这一群体的关注。

跨性别者是指在性别认同、性别表达或性别行为方面与出生时的生理性别不符合的人士总称,包括变性者、扮装者、性同者等。经常会有人问跨性别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其实很难去区分,因为我们对自身的性别和性倾向,可能都会有一个较长的探索期。

奥斯卡获奖电影《丹麦女孩》中,主角艾纳是一位风景画家,因妻子肖像画的女模特临时缺席,为顺利完成画作妻子说服了艾纳穿上女装救场。女性服饰的柔软和繁复意外激发艾纳多出一个女性人格“莉莉”。随着沉睡女性人格的被唤醒,艾纳开始厌恶自己作为男性的身体,他渐渐发现莉莉不但是艺术存在,更是真正的自己。

《丹麦女孩》其实是由真实故事改编而成。一百年前,这位来自丹麦的画家是一位跨性别女性,对身体有着强烈的性别焦虑。她接受了世界上第一例性别重置手术,虽然手术以失败告终,但她开创了世界跨性别医疗的先河。

而同样作为跨性别者的Abbily则是从小就坚定认为,自己是个女孩。穿裙子、留长发、学化妆等贴近女孩子的行为举止,让她觉得更像真实的自己。视频中在被问及“你认为世界对你公平吗”这个问题时,她回答到:“我是比较幸运的那一个,我有家人粉丝的陪伴跟肯定,但是伴随而来肯定也有争议。”

作为全网粉丝超千万的网红达人,Abbily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大都以身材高挑,打扮时髦,舞蹈动作有着女性韵律的形象出现在大众视野,一举一动完全符合传统认知里女孩子的标准,但她的走红之路也始终夹杂着对于其性别的热议,甚至不乏刻意攻击的声音。

“大家会去攻击我,会去觉得这件事情是否有对错,但其实我都能理解,我也能坦然接受。之所以我成为网红,不只是大家对我的争议,还对我的喜欢,很多人会在我的身上看到他们曾经的影子。”关于世界对你是否公平的问题,Abbily这样补充到。

如果说不能认同自己的生理性别,始终觉得自己装错了躯壳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之一,那么生活在一个相对宽松包容的现代环境中,周围有一批支持或接纳她的粉丝则是Abbily的幸运。但更难得是,Abbily有个理解她的母亲,在她20岁这年,陪伴、见证她完成了生命中最重要、最肯定的一件事情——成为女孩。

2017年,北京大学联合北京同志中心发布了《中国跨性别者生存现状调查报告》,从报告来看来看,跨性别人群的处境,远比我们想象中更加艰难。除了因与社会主流意识形态不同导致的一个跨性别者所要面对的种种困难和误解,报告还显示,约有九成家庭无法接受跨性别者出现在自己家里,为了使孩子变得“正常”,他们甚至会采取一些激进的手段。

包括即使在今天,跨性别者的主动暴露,仍然意味着危险,因此大多数的“他们”或“她们”,仍然会选择隐藏起真实的自己,来面对家人、朋友及世界。但世界不是非黑即白,我们的性别也并非男女两极对立,在追求“真我”的道路上可能铺满“荆棘”,那些真正勇敢的人,始终会不顾一切,穿越“荆棘”,最终找到灵魂的归宿。

作为跨性别者的家人,如Abbily的母亲,可能会因为爱而支持;作为朋友,可能会因为尊重而理解;而作为陌生人,如真的接受不了这个群体,至少可以做到不恶语相向。

也许,最重要的不是了解了多少性别相关的知识,而是对这个多元的世界始终抱有开放的心态——我没有体验过,不代表不存在;我没有听说过,不代表不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