徜徉在云海之上,遇见不一样的霞光

莆田旅游 2019-12-26

张颖摄

有一座山,可以领略春的清冽,夏的凉爽,秋的萧瑟,冬的冰寒;可以欣赏晚霞的炫丽与云海的梦幻,可以经历阳光雨雾的交替洗礼,可以听山的声音,可以看风的行径......在草山你可以做到这些。

张颖摄

传说草山原是处极佳的风水宝地,山上有面石头宝镜镇山,很久很久以前远在莆田、泉州、惠安的渔民外出打渔,常被这面镜子照射无法作业,于是请了风水大师“索光”而来,悄悄潜入草山凿毁“宝镜”,至今石镜凿痕犹在。宝镜破了,草山的风水也就破了,从此成了“死穴”,岩石破裂,草木不长,常年长风悲悯,萧萧瑟瑟。

张颖摄

每年春来,雨水温润,到处早已花红草绿,一片生机,而草山则依然酣然沉睡迟迟不醒,清冽的草山让人甚感时空恍惚;夏季的草山很坦荡,阳光火辣,洋洋洒洒没遮没拦,却十分凉爽怡人;草山的秋天似乎来得特别早,还来不及感受夏的奔放,桀骜的山风就把整座大山折腾得十分潇飒苍凉;冬季的草山有点冷酷,即便无冰雪光顾也是彻骨透心寒。

草山的天很低,偶尔飘过的点点白云与直指苍穹的风机似乎擦肩而过;草山的山包很柔美,通向每座风机的便道宛如舞动的白练在每一个山尖萦绕飘舞,极其柔顺而又极富动感,若有进山观光的车辆则犹如流动的音符,在这片神秘无比的荒野演奏一曲旷野交响曲。

而午后的草山极其张扬,一年四季变幻莫测的晚霞像一位技艺高超的魔术师把草山演绎得无比绚丽。草山的晚霞很鬼,有时明明艳阳当空,一眨眼间便躲进浓厚的乌云背后久久不肯出来,等得你耐性全无而至气馁之时,却突然闪出乌云,射出万丈光芒,可是还来不及等你一声欢呼,又钻进了云层,若隐若现,磨得人心痒痒的又烦躁难当。

有时候干脆任自己在毫不遮掩的半空上慢悠悠地逗留,张扬地铺展着白炽的光芒,直到下山,天空依然亮白一片。可在你下山路上不甘心的回首一望,苍白的天际却不知什么时候已被染成了一片火红,透亮,净澈。此时万籁俱静,炫眼的晚霞往往就躲闪在高耸林立的山包之后,一个山包一个山包转悠,每一次峰回路转都能看到不一样的霞光。

草山的云海是摄人心魄的,都说云海可遇不可求,草山云海更是古灵精怪,因地域优势,草山云海或浓或淡都弥漫着如诗如画般的优美与梦幻,观草山云海可以十分随性,每一个角落都对应着你的心灵坐标,生命的酸甜苦辣在移步间都被一一映射,赶上一场草山云海,那是一次极其奢侈华丽的遇见。

若是有缘,骤雨初歇或久雨乍停,约朋友数人狂奔而去,但见洁白的云雾翻滚着从半山腰铺展开去,极目远眺,早已分不出哪里是天,哪里是云;突出的山尖像汪洋大海的一座座礁石,把柔顺的云流阻挡得浪花四射,或飞溅,或流淌,将本来平静的云海撞得波涛汹涌;云流之下山坳处微微露出的红墙角,隐隐烁烁,显得十分梦幻;洁白的云流变幻莫测,只要稍稍停留片刻就马上推翻前一刻的构图,一幅全新的画卷即刻呈现眼前,就像观赏沙画由不得你眨眼。

张颖摄

清晨醒来,若是云流不肯散去,天际边一片橘黄透亮,一轮红日缓缓而上,光芒四射,本来灰白的云海顷刻间或如水晶剔透,或似薄纱缥缈,渐渐的,远处的山,远处的点点农家便豁然于眼前,一切恍如梦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