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砚为何成为中国历代帝王将相、文人雅士钟爱的珍宝?

砚遇 2019-03-01

砚是中华古文化传承的载体之一,砚和纸、笔、墨,并称文房四宝。文房四宝是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的载体,文化底蕴无比深厚。

华夏民族辛勤笔耕,在砚田播撒文字,种植文化,培育文明,中国古代文化里每一幅字画,每一页书里的每一个字,都蕴含着砚石的沉甸甸。

历朝历代使用过的砚台,制作材料丰富多样,玉砚、杂石砚、瓦砚、陶砚、木砚、漆沙砚、铁砚、瓷砚……不胜枚举。单是现在还生产的就有歙砚、洮河砚、澄泥砚、红丝砚、砣矶砚、菊花石砚、松花砚、易水砚、紫金砚、贺兰砚等几十种。

端砚以石质细腻、温润、致密、坚实,叩之不响、磨之无声、刚而不脆、柔而不滑、秀而多姿,呵气可研墨,贮水不耗、发墨利笔、久用锋芒不退, 墨迹历千年而新,虫蚊不敢蛀等妙处位列群砚之首,名重天下。

端砚始于唐武德元年的公元618年,因肇庆古称端州而得名。端砚以其独特的艺术价值、收藏价值和人文价值受到历代文人雅士的珍视和钟爱,名列中国四大名砚之首。

西江羚羊峡是出产优质端砚石最多的地方。以端溪边的老坑、麻子坑、坑仔岩最负盛名。

老坑洞口

远在唐朝,端砚就芳名远播。开元年间,一次,全国举子云集京城会试。老天爷给举子们出了一道大难题: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磨好的墨汁很快凝固了,举子们只好边向墨池哈气化冰,边蘸墨书写,断断续续答题,不胜其烦。独有端州来的举子仍腕底生风,笔走龙蛇。他用端砚磨出的墨汁,不但严寒不结冰,还生津耀彩。于是,端砚脱颖而出,成为众砚的星中之月。

图源: 肇庆文旅发委

唐宋元明清,从唐太宗到清乾隆,从褚遂良到纪晓岚,小小的一方端砚,成了中国历代帝王将相,文人雅士最为钟爱的文房珍宝。

乾隆皇帝藏砚之精之多,历代帝王无可比肩。他特别喜爱端砚,甚至将珠宝钻翠镶到端砚上。他命人编纂《西清砚谱》,将大内收藏的砚台编成档案,印成砚谱,共20余卷,他亲笔作序,御题书名。皇宫收藏的名砚,最多的就是端砚。

图源:肇庆市端砚协会

端砚从它面世的一刻起便受到特殊的礼遇和恩宠,赢得一片歌颂声。大书法家柳公权有“非端不砚”之说,将端砚推为名砚之首。大书法家褚遂良得到唐太宗赐的端溪石渠砚,引以为耀;名相狄仁杰把武则天赐的“日月合璧,五星联珠”端砚视为稀世之宝。诗豪刘禹锡赞叹:“端州石砚人间重。” 诗鬼李贺以他天马行空的丰富想像,写出的诗句更是雄奇瑰丽:“端州石工巧如神,踏天磨刀割紫云。”

图源:肇庆市端砚协会

古代文人以砚为田、以笔为耕,以文墨为生,砚台便有砚田之称。苏东坡曾写过“我生无田食破砚”的诗句,将砚视为安身立命的俦侣,把笔砚精良视作人生一大乐事。他写过数十首砚诗,砚铭。拥有石渠砚、从星砚、结绳砚、玉堂砚等众多端砚。他的许多不朽作品,就是端砚研墨写出来的。

图源:肇庆市端砚协会

文人雅士,名流显要 将得心应手的好砚视作知己,视为精神栖息之地。

端砚石柔嫩温润,抚之如美人肌肤,端砚名贵的石品花纹有鱼脑冻、蕉叶白、青花、玫瑰紫、火捺、猪肝冻、天青、翡翠,金银线、石眼等。

图源:肇庆市端砚协会

宋徽宗是中国帝王中最富艺术气质而又才华横溢的皇帝,以他独创的瘦金体书写的牌匾,至今仍高悬在肇庆丽谯楼上。进贡给他的上好端砚石,他怕工匠雕刻坏了,只将砚石磨平便拿来使用。

宋代大书法家米芾,一次为宋徽宗写御屏,书毕颇得徽宗好评。米芾趁机捧着案上的端砚,跪在皇帝面前请求说:“微臣使用过这方砚,巳将它沾污,不宜再供御用。请赐给微臣!”宋徽宗只得割爱赠他。素有洁癖的米芾担心宋徽宗反悔,顾不得砚上还有剩墨,将这方端砚紧紧抱在胸前转身就走,墨汁浇了一身,引得宋徽宗和大臣们哈哈大笑。

禾土 摄

文武兼备的民族英雄岳飞,在一方端砚刻铭文:持坚、守白、不磷、不缁。宣示他保持坚贞,守住清白,虽经砥磨而不变薄,遭受污染而不变黑的人生信条。后来,这方端砚落到坚持民族气节,宁愿饿死也不为外族做官的谢枋得手中。他又把砚送给文天祥。谢枋得和文天祥是同榜进士,两人意气相投。文天祥在砚上题铭:砚虽非铁磨难穿,心虽非石如其坚,守之弗失道自存。一方端砚,见证了三位民族英雄“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崇高品格。

音乐剧《青天之端》剧照

包公不持一砚归的民间传说脍炙人口。包公在端州任知郡事三年,为端州百姓做了很多好事,政绩卓著。离开端州到京城赴任,船到羚羊峡,狂风大作,浪涛汹涌,船不能行。包公感到事有蹊跷,原来船上藏有一方百姓送给包公的端砚。包公向端州的方向拜谢说:“您的厚意我领受了。我在任期间,惩办了报大征收贡砚数,从中贪污端砚的官吏。如果我带走端砚,后来的官员又有借口搜刮端砚,祸害百姓了。”说完,把端砚抛进西江中,随即,天气立时变得风和日丽。不久,端砚抛下去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渚洲,就是现在西江上的砚洲岛。

包公把端砚看得很重,他爱端砚,爱得深沉。包公深知采砚人的艰辛,砚工要赤身裸体爬到狭窄的坑道里,在微弱的油灯下,辨清石脉。一锤锤,一凿凿将只有20多公分厚的石肉凿出来,他们用赤裸的肩膀将砚石背出深深的洞外,每一块砚石都渗透着砚工的血汗。苏东坡有诗描述了这种情景:“千夫挽绠,百夫运斤,篝火下垂,以出斯珍。”

白石村见证了端砚的发展历史。在唐代以前,这里的人们主要制作磨刀石和墓碑等石器。砚文化从中原传入之后,人们发现端州产的石头是做砚台的上好材质,砚台的加工制作渐渐成为村民主要的谋生手段,祖辈留下的这门技艺在白石村父传子,子传孙地延续了千年。端砚制作技艺被列入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一方端砚的诞生,要经过十多道精细的工序。端砚制作,要随石赋形,因材施艺,兼顾实用,依据研磨和贮墨的需要进行布局。又要将砚材中的缺陷瑕疵剔除或掩饰,似神来行笔,仙来运刀,化瑕为瑜。体现着雕刻、绘画、书法、篆刻以及文学等方面的修养。

上佳的石质,绚丽丰富的石品,加上精湛的雕刻工艺,使得端砚更奇巧而有灵气。得天独厚的优质砚材和巧夺天工的制作技艺,铸造了端砚的辉煌,肇庆因此成为中国砚都。

陈闻摄

自唐朝至今,端砚创作名家辈出,为蓬勃发展的端砚事业作出了积极的贡献。随着一批老艺人的日渐远去,新一代端砚人传承“端砚传统制作技艺”这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端砚在新时代中焕发新光彩。

图源: 肇庆文旅发委

盛世玩收藏,时下,端砚也成为收藏家的一个投资热点,端砚赢得越来越多人的喜爱。

端砚产业也催生了端砚文化旅游业。砚坑、砚村、砚馆、砚洲,让游人流连忘返。万古流芳的端砚,在继续抒写着新时代的传奇。

文/图:米果

部分图片由肇庆市端砚协会、肇庆文旅发委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