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变异病毒攻陷澳大利亚:墨尔本第四次封城,2万多人感染缘于酒店隔离

凤凰星 2021-06-02

作者丨冯祎(发自澳大利亚墨尔本)

编辑丨漆菲

“过去24小时,本州新增确诊病例11例,本土感染病例升至51例,活跃病例已达60例,高于今年1月疫情暴发期的最高水平,或将推迟解封。”

这是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代理州长詹姆斯·梅利诺(James Merlino)在当地时间6月1日一大早给出的最新数据。自5月24日印度变异病毒在该州大墨尔本区出现社区传播后,维州从5月27日23点59分进入为期7天的封锁期。这也是这个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自疫情以来的第四次封城。

封城之下的墨尔本

由于这次来自印度的变异病毒蔓延迅速,澳大利亚确诊病例的增速比过去六个月任何一次疫情暴发都要快。在维州被封锁前,已有约300个一级和二级暴露点,超过1.5万人被确定为潜在接触者。澳大利亚其他地区以及与维州有“旅行泡泡(Travel Bubble)”协议的新西兰在第一时间限制了维州居民入境。除了境外病毒攻势猛烈外,维州封城的背后,依然能看到不少澳大利亚防疫上的漏洞。

5月27日下午,一架从印度出发的国际航班降落在墨尔本机场

“又是从隔离酒店泄露出来的”

南澳大利亚州首府阿德莱德某个隔离酒店,一扇敞开的门可能是墨尔本第四次封城的罪魁祸首。这是近日当地卫生署发布的一篇报告中透露的信息。

维州最新一波疫情里的零号病人是一名30岁的澳籍男子(病例A)。该男子4月19日从印度出发,经马尔代夫、新加坡返回澳大利亚。抵澳后,第一时间被送往阿德莱德的Playford酒店隔离。完成14天隔离后,他的检测结果为阴性,随后于5月4日回到位于墨尔本北部Wollert地区的家中。然而,他在5月8日出现新冠症状,三天后检测呈阳性。

维州最新一轮疫情始于墨尔本的Playford酒店

南澳卫生署首席公共卫生官Nicola Spurrier在一份报告中推测了此次疫情的传播过程:病例A很可能是在同层的病例B打开房门的30分钟内感染上新冠病毒的,而病例B打开房门的理由是“取餐”。

墨尔本病毒传播路径

“尤其是5月3日,两人房门同时打开过两次。其中一次先是病例B打开房门取餐,18秒后,病例A也打开房门取餐。而病例B在同日出现了新冠症状且被确诊。”报告中写道,由于摄像机角度问题,无法确定两人在开门期间是否佩戴口罩。

至于病例B,应该是从与他住同一房间隔离的病例C处感染到的。病例C在检测结果呈阳性后,被转移到阿德莱德的Tom’s Court医疗酒店。在那趟从马尔代夫飞往新加坡的航班上,与病例A、B、C同乘的还有病例D。此人在新加坡转乘了直飞墨尔本的航班,在抵达维州后立即被确诊。

这份报告发布的同时,南澳大利亚州也宣布从5月26日下午6时开始对墨尔本居民关闭边境。这还牵连到最近的橄榄球联赛——数百名阿德莱德港队球迷因5月23日在墨尔本观看澳式橄榄球比赛时坐在一个阳性病例附近,而被要求自我隔离两周。

5月23日墨尔本的一场橄榄球比赛出现阳性病例,红框内的观赛人员都要进行检测

5月20日,住在墨尔本北部Whittlesea地区的一名30多岁男子出现症状,并于24日被确诊,次日,他的三名家人核酸检测呈阳性,其中一名家人成为“超级传播者”,导致后来一连串的感染事件。虽然官方尚未找到这家人与病例A的接触途径,但病例A所住的Wollert地区与Whittlesea地区距离很近,且病毒基因是同一种。

对此,不少网友按捺不住愤怒的情绪,因为这次传播“又是从隔离酒店泄露出来的”。过去6个月以来,无论因管理漏洞、防护不到位,还是新风系统问题,同类确诊病例已有17例。如果从新冠疫情开始算起,在澳大利亚,多达2.1万人感染的源头可以追溯到酒店隔离。

据当地媒体报道,澳洲半年内第17次由隔离酒店引发疫情

澳洲半年内第17次由隔离酒店引发疫情(内文)

澳洲媒体曾大规模报道过,至2020年12月底,本土所有中高档酒店房间和走廊的通风系统都进行过改造,以确保客房之间不共享空气、密封紧实,且排风系统高效工作。

可就在今年2月,墨尔本皇家公园酒店(Park Royal Hotel)的一名隔离者被怀疑是在取餐时,从住在对面的一个确诊家庭处感染的。同样在2月初,墨尔本另一隔离酒店的客人使用了雾化器,不仅其两名家庭成员的检测呈阳性,同酒店的另外3人也感染了病毒。

在此之前,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刚刚信誓旦旦地表示,澳大利亚隔离酒店的检疫系统有效性达到了99.9%。

澳洲反对党工党领袖阿尔巴内塞(左)与莫里森

对此,来自著名医学研究所鲁伯特研究所(Burnet Institute)的流行病学家Michael Toole吐槽说:“他(指莫里森)怎么能这样说呢?事实是已有这么多病例,都是由于酒店隔离期间的漏洞造成的。”

Toole还打比方说:“如同说一家航司飞行100次只坠毁一次,但你还会选择这家公司吗?这是一个荒谬的论点。这个体系要么成功,要么失败。”

维州为何撤销印度入境禁令

“对所有被困在印度的人,不管你的签证身份如何,记住永远不要放弃。如果你注定来到这里,没有什么能阻止你实现自己的梦想。”最近,一篇名为《我是如何从印度逃到澳大利亚》的帖子在网络上爆火,作者是一名叫Kanika的印度留学生。

Kanika原计划于2020年4月前往昆士兰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而由于入境限制,她最终花了一年零三个月才抵达澳大利亚。

关于印度留学生Kanika成功返澳的报道

今年1月,Kanika申请入境豁免,直到第五次才获得批准。但当她准备启程时,恰逢印度第二轮疫情暴发,澳大利亚政府暂停了从印度起飞的所有航班。

“当我听说澳大利亚政府决定在5月15日取消禁令时,我立即打电话给卡塔尔航空订票,他们告诉我5月16日有一趟航班。我马上就订了。”Kanika说,但当她到达金奈机场时,因持有的是临时签证,工作人员对她是否能入境澳大利亚产生了质疑。

“直到我做的所有检测均呈阴性时,他们才放行。”她说,同样的问题在卡塔尔的多哈机场也发生了,好在最终顺利解决。5月17日,Kanika进入了澳大利亚,就在她抵达的几小时前,澳洲政府取消了有争议的印度旅行禁令。

Kanika的豁免批准

事后,Kanika将她如何突破重重封锁抵达澳大利亚的过程发布上网,并鼓励滞留在印度的其他留学生效仿。

早在今年4月,印度激增的确诊病例就使澳大利亚的隔离系统不堪重负——当时从印度入境的隔离人员中,高达57%的人被检测为阳性,而3月时,这个数据仅为10%。

鉴于变异病毒难以控制,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在5月3日暂时禁止14天内到过印度的澳大利亚人返境,违者将被处以6.6万澳元的罚款或最高5年监禁。这是澳大利亚建国以来,首次把公民归国列为刑事违法行为。这一举措引起了澳大利亚各界的讨伐。

在莫里森公布这项政策的第三天,悉尼联邦法院受理了一起“针对莫里森政府出台的印度旅行禁令”的诉讼,起诉者是一名困在印度班加罗尔的澳籍男子,理由是禁令违法了澳大利亚宪法。保守估计,像他一样滞留印度的澳大利亚人还有9000名。最终,联邦政府向法律妥协,这才有了Kanika所说的“撤销禁令”。

封城措施下,维州民众只有5个理由能够出门、学校停课、家庭不能接待访客

印度变种新冠病毒B1617毒株究竟如何流入维州社区尚未可知,但官方确认,病例A的病毒基因组与目前在墨尔本流行的疫情是同一种,且这次疫情传播速度之快,让维州政府始料未及。病例A在南澳隔离期间,曾在第1、5和13天进行过检测,结果均呈阴性。而当他出现症状并最终确诊,已经是他从海外回来22天后了。

“这一次,人们感染病毒和传播病毒之间的时间间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短。”梅利诺无奈地说,本轮疫情对民众危害更大,一是澳洲医疗部门应对印度变异病毒的经验不足,二来它发生在几乎所有安全限制解除之后、大部分人未接种疫苗之前。今年3月维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不慎受伤入院后,由梅利诺担任代理州长一职。

维州截至5月31日的疫情数据

可就在5月27日下午,墨尔本进入封城前夕,一架从印度新德里出发的国际航班降落在了墨尔本机场。这趟撤侨航班几乎是秘密进行的,只有《时代报》(The Age)等两三家媒体进行了报道。据悉澳大利亚此次共派出三趟撤侨航班,另两架分别降落在悉尼和达尔文。

但由于班机中存在不少危险因素,此次撤侨在澳大利亚民间掀起轩然大波。5月15日第一趟从印度撤侨航班在登机前,150个乘客中有48人检测出阳性。虽然这些人被取消了登机资格,但他们也质疑了检测机构的资质。而此次抵达墨尔本的班机中,有一些是此前被拒绝登机的人。

墨尔本新病例确定来自印度

目前,除墨尔本机场假日酒店和里士满的Element Melbourne酒店外,其余4家隔离酒店都集中在墨尔本CBD附近,在人流量极大的弗林德斯街上,甚至有专门接收阳性客人的“健康酒店”。

即便如此,梅利诺依然硬着头皮承诺:“原定从遭受新冠袭击的国家撤侨的航班不会取消,不仅印度的不会,来自其他国家的也不会。”接下来,墨尔本每周将继续接待1000位侨民。

“这个锅应该由联邦政府背”

在疫情暴发一周前,澳大利亚医学协会曾发布预警称,目前澳大利亚面对新冠病毒的卷土重来没有任何准备。

今年5月西澳大利亚州首府珀斯决定封城时,各州州长和流行病学家就呼吁,联邦政府应对隔离酒店体系进行“全面改革”。截至目前,澳大利亚全国只有一处专门的隔离设施,位于北领地,可容纳2000人。专家们建议应在远离大城市的偏远地区修建专门的隔离设施,代替目前位于各城市中央的隔离酒店。但联邦政府对这一提议不置可否。

今年4月底,维州政府曾公布过一个隔离设施的选址,位于墨尔本北部Mickleham的一处空地。梅利诺向联邦政府提交了提案,希望由联邦政府出资修建,但联邦政府却拒绝买单。如今疫情再度暴发,联邦政府的态度终于有所松动,该隔离设施或将定于吉朗的爱华隆机场附近。

与此同时,维州工党政府的种种抗疫举措遭到外界诟病。据当地媒体披露,本轮疫情暴发显示出维州政府极度落后的检测和追踪机制,甚至还曾搞错过病患出入的区域。

墨尔本沦陷区域越来越多

由于追踪系统失灵,早在疫情暴发时,维州一度无法查明数千例感染病例的源头。据媒体报道,过去几年,因未发生过大规模疫情,维州负责追踪传染性疾病的团队一再减员,14名工作人员中只有6名是专业医生。5月27日,维州政府还发布了一项“紧急呼吁”:鼓励正在攻读健康相关学位的大学生加入追踪系统团队,并保证“在解封后将继续提供定期轮班”。

令人担忧的是,从去年到现在,维多利亚并没有统一的二维码签到系统,而是外包给了16个第三方应用程序。这一轮疫情开始后,统一的二维码系统才开始建立。

更何况,一些民众“作”起来也令政府十分头痛。每次一看到疫情反扑,一些人便前往超市抢购厕纸,举行反封城、反疫苗接种等抗议活动也是他们的常规操作。

抢购厕纸成为疫情之下当地民众的常规操作

而政客们依然在内斗——作为澳大利亚两大政党之一的工党将矛头对准联邦政府。工党领袖阿尔巴内塞(Anthony Albanese)在推特上公开指责道:“如果莫里森政府不解决隔离设施的问题,疫情还会继续暴发。”

工党卫生事务发言人马克·巴特勒也批评说,莫里森没有为澳大利亚各州的隔离酒店制定统一标准,没有像承诺的那样快速扩大北领地隔离设施的容纳能力,加上疫苗接种计划推广得很缓慢——所以这个锅,应该由联邦政府来背。

混乱的疫苗接种政策也成为外界批评的“靶子”——澳大利亚是所有发达国家中接种疫苗速度最慢的之一。去年年底,当其他国家已经开始接种时,澳大利亚政府还在考虑是否需要采购疫苗以及采购数量。截至5月24日,澳大利亚只有2.5%的成年人接种了疫苗,待接种的4000万剂疫苗只用了十分之一。

墨尔本关于反疫苗接种的游行活动

如果不是墨尔本乃至整个维州再度沦陷,按此前的速度,4000万剂疫苗到明年年底才能全部注射完。而今,疫情点燃了维州人接种的热情。5月26日,维州共进行了47000余次检测,创下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纪录。截至目前,维州累计完成了超过100万剂疫苗接种。

“如果有一种替代酒店隔离的方法来应对这种特殊的担忧,我们今天就不会在这里了;如果联邦政府的疫苗计划能有效地推广,我们今天也不会在这里了。”在宣布维州即将进入封锁时,梅利诺的这一表态代表了大多数当地民众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