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素媛》更虐心的催泪弹,看哭韩国100万人

电影杂志 2019-05-31

2014年4月16日,载有476人的“世越号”客轮在韩国全罗南道珍岛郡屏风岛以北海区域意外进水并沉没!

由于沉船船体的部分性崩塌和障碍,导致搜索几乎无法进行,船上仅172人获救,296人遇难,迄今仍有8人下落不明。

事件轰动全球,然而最寒心的是,当意外发生时,船长和全体船员不是极力协助营救乘客,而是选择了集体大逃亡。

死去的乘客里,绝大多数都是青春年少的高中生,来自同一所中学。

在这250名高中生里,生还者寥寥无几,谁能想象得到,前一秒还在邮轮上嘻嘻哈哈玩自拍,下一秒便死于非命。

孩子的离世,最痛心的莫过于他们的父母,这种痛是无法随着时间而抚平,甚至会把一个家庭撕裂得面目全非——

《生日》

생일

凭借现实主义题材,该片上个月一上映就引发了百万观众观影热潮,不负众望成为韩国兼具票房与口碑的“人气黑马影片”。

在短短一分半钟的预告片里,不少韩国观众表示相当虐心,在社交平台上到处都能看到影迷晒纸巾的照片,堪称重磅“催泪弹”

与以往由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不同,《生日》将故事的主角放在了遇难者的家属身上,

将焦点放在他们在亲人去世之后,在悲伤中如何克服伤痛,互相慰藉取暖前行的温情故事。

戛纳影后全度妍饰演的女主顺南,是遇难者之一秀浩的妈妈。

对于儿子的离世,顺南一直活在愧疚中,因为当年儿子在遇难时,曾发过求救短信给她,

可由于工作太忙,顺南错过了和儿子最后的对话。

短短几个小时,顺南便和儿子阴阳相隔了。

顺南将这个问题归咎为自己的“疏忽”,每每回看事发当日的聊天记录,眼泪都会止不住地流下来,

因为无法释怀,她一直活在儿子的世界里。

多年来,儿子卧室的摆设一点没变,每一样物品都放得整整齐齐,不允许别人乱碰。

每次看到商场打折,顺南都只会给儿子买新衣服,却从来不管女儿,

女儿似乎早就习惯被母亲忽视,每次看着空荡荡的购物袋,女儿都是平静地走开。

但每次女儿闹别扭的时候,顺南都会把对儿子的愧疚统统发泄到女儿身上

被赶出家门的女儿除了哭还是哭,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无论发生什么事,妈妈都可以联想到哥哥……

儿子走后,顺南最喜欢做的事情是趴在阳台看一群高中生在楼下玩耍,只要他们一开始吵闹,她便会以最快速度进屋关灯躺上沙发。

因为伴随着这些声音,她就可以幻想自己和儿子在一起的各种日常,一遍又一遍。

然而幻想过后,顺南便是嚎啕大哭,哭声惊动了整栋楼,永无止境的伤悲让邻居家的女儿从一开始的理解,变为厌烦和崩溃。

这种切身之痛除了亲生父母,又有谁能理解呢?

显然,顺南沉浸在伤痛中不能自拔,不愿放过自己,更不愿意放过与儿子有关的人,就连与自己有同样遭遇的遗属也不放过。

在参加遇难学生家长聚会时,大部分家长都选择了乐观,轻描淡写的方式缅怀,但顺南却一刻也不能忍受。

她觉得白发人送黑发人,父母该负全责,根本没资格继续快乐地生活下去

但其实,顺南最不想“放过”的是孩子的父亲,郑正日。

儿子遇难那段时间,郑正日因故在越南坐牢,连儿子的丧礼都没有参加。

然而顺南对丈夫的恨意岂止是丧礼,是儿子整个成长过程,他都没有参与。

当负责遇难者工作的人问起儿子在世时,曾发生哪些事时,郑正日说了一句:“他很安静”,就没有任何形容词了。

就在那一刻,郑正日才发现,原来他对儿子的认知度几乎为零

不仅如此,郑正日对整个家的认知也是模糊不清,女儿对他极其陌生,甚至连开家门也要挡住密码。

他不知道女儿喜欢什么,也不知道女儿爱吃什么,甚至不知道因为儿子的去世,女儿对水充满恐惧,连家里的浴缸都不敢进!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郑正日跑到出入境办事处,恳求工作人员给儿子的护照盖章。

这个章意味着儿子不再漂流在外,而是真正地回家了。

尽管“世越号”沉船事件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大部分人也已释怀,但对于那些遇难者家属、幸存者来说,每次提起,还是忍不住难过。

女学生爱珍是“世越号”的幸存者,当船开始下沉时,学生们都陆陆续续往外逃,她坦言到现在还会做噩梦,梦到这些状况。

爱珍透露,即使做噩梦,也比其他人好多了,有些同学到现在还需要靠吃药摆脱阴影,去医院看心理病

受事件的影响,爱珍读大学时报读了应急救助科,她时常感叹:如果大家都还在的话,应该都开心地过着大学生活吧?

在生离死别面前,逝者已逝,生者只能学会放下。

在影片的结尾,从头到尾都隐忍不发的郑正日,终于忍不住在儿子的生日会上放声大哭,哭得撕心裂肺,好像要用尽每一寸力把内心的悲愤都发泄出来。

作为父亲,这个家在需要帮助的时候,他无法现身;

作为丈夫,妻子需要安慰的时候,他连一个肩膀都给不了;

但作为这个家的一份子,郑正日却逐渐明白,那一场在生日会上的痛哭,是对过往最郑重地道别。

生日,即重生之日

余华曾在小说《活着》里揭示活着的意义,那就是活下去

人不能一辈子活在记忆中,对于已经不在人,我们会铭记在心,永远怀念,不曾遗忘。

而活着的人,将继续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