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南山)中加学校执行校长张金仲:如何规划孩子的世界名校之路

直说择校 2020-07-09

7月4日,“2020翼展未来”家庭教育论坛暨国际学校联展在深圳南山中洲万豪酒店圆满闭幕。此次2020翼展未来深圳国际学校择校展由腾讯新闻、腾讯教育主办,直说择校承办,同时特邀广东省留学服务协会作为支持单位对此次展会给与了大力支持,广东省留学服务协会的会长杜威、副会长张文斌先生都亲临现场。来自深圳本地的近30多所国际学校和来自广深的众多家长朋友们,终于欢聚一堂。此次展会除了现场丰富的展会咨询活动,还有各个院校代表带来的精彩演讲,以及生动有趣的家庭教育论坛。

展会历时半天,从现场咨询到各个学校的主题演讲,再到家庭教育论坛,家长们通过“2020翼展未来”获得了最丰富、最前沿的国际学校招生政策与入学标准,以及全球海外升学的最新动态。“国际学校择校解读与入学新政专场演讲”中,各个院校代表悉数登场,分享国际教育理念和国际化教学之宝贵经验。

演讲专场直播:深圳[南山]中加学校执行校长张金仲

《中考后多途径升学一如何规划孩子的世界名校之路》

演讲内容摘录】

张金仲:我今天主要说的不是我们学校,我们学校大家都知道,也没有什么可说的。我今天主要是说择校,然后引出我们的一名班主任,他说一下班级管理。

为什么说我们学校大家都知道?深圳南山中加学校距离展馆一公里多点,在深圳大学的隔壁,在南山区委的对面,是深圳唯一的一所中外合作办学的学校,是南山区教育局与加拿大纽宾士域省教育部合作的一所学校,当时李岚清副总理负责主持签约的项目。每年毕业典礼都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也是目前深圳市高中阶段规模最大的国际化学校。每一届12个班,全校900多名学生。大家刚才看课件的时候可能了解我们学校的大概。

我今天主要想引出我们的一个班主任------蒋敏老师,他带的高三一个班级不仅全球排名前二十位的大学------多伦多大学录取17名学生,还有排名世界前十的大学伦敦大学学院录取8名学生,升学不算什么,(他隔壁的多伦多班级今年录取了20名学生)主要是蒋敏带的班级学生开朗、阳光、向上。

我今天看到腾讯在外面挂的主标题是“家庭教育论坛”,怎么教育孩子,让一个学生不仅学术强,又团结向上,乐于与成人沟通,秘诀在哪里?

大家可以看2019年的高考的数据和三年前中考数据,2019年高考深圳市是5.1万人,三年前中考深圳市8万多人,中间有3万人没有参加高考,到哪里去了?这就是中考后多路径的选择,一部分人就业了,一部分学生选择职校,一部分学生选择了读国际学校到国外出国留学。无论是哪种选择,只要是适合自己的孩子,我认为都是正确的。不一定出国留学就是最正确的,适合你的孩子我认为才是最正确的。我们选择学校的时候要关注两点:一是我们的选择助力孩子发展,在孩子目前的基础上能让他发展的更好、更健康;二是选择学校一定要立足于孩子的未来和整个国家整个世界的未来,未来到底是什么样的样态,我们要有预判,因为我们的孩子现在读高中,他走向社会应该是8-10年之后的事情,8-10年之后整个世界或者中国是什么样的样态,我们的孩子10年以后能不能适应整个社会和全球的发展趋势,我觉得家长应该有这样一个立足点。

过去几年深圳的家长追求国际化学校出国读书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今年有点变数,因为疫情,可能很多家长内心是有些纠结的,我想这个问题应该从这几个方面来认识:

1、疫情是短暂的,孩子发展是一生的,不能因为短暂的疫情而影响孩子终生发展。当疫情和孩子读书的方向相碰撞的时候,我们应该把疫情抽离出去,单独考虑孩子的走向。

2、最近一段时间,大家听到逆全球化的思潮,国际化到底还存不存在?我们送孩子出国读书就是想把孩子培养成为国际化的人才,享受人类命运共同体或者地球村的时代效益。前一阶段中央层面有一个高管说了一个观点,我非常认同,他说疫情结束以后国际化会比以前的速度更快,但可能国际化的样态会发生改变。人类面临共同的利益和挑战,相互的融合,谁也不可能切割谁,国际化的发展趋势或慢或快,但这个大趋势不会变。让我们的孩子站到国际化的浪潮上或者让他们具有国际化的视野和国际化的能力,一定能够适应未来社会的发展。我经常和家长说,我们让孩子接受教育与什么名校是没有什么关系的,我们考虑的是孩子的能力以及孩子未来多样化选择的能力。

前段时间我看了一个演讲,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先生的演讲,他说“我们公司招人的时候两类人优先招聘,会说中国话的外国人和会讲外国话的中国人”。他认为,这样的人是有眼界、有胸怀,在实际使用的过程中也表现出了很好的能力。第二方面,培养孩子目的是让孩子在未来社会中增加选择的能力。前段时间我看到一个专家一本书中有一段话,虽然有点极端,但是我觉得有一定的道理,他说,中国的大学所培养的人才只能在中国就业,而国际上知名的大学所培养的人才可以实现全球就业。虽然这句话说得有点偏颇,却道出过去几十年我们培养人才的一种尴尬。

后疫情时代多少增加了我们的民族自信,这次疫情当中中国很快就控制住了疫情,出国留学的目的地美国、加拿大、欧洲看不到疫情转折的曙光,体现中国强大政府管理能力。我相信中国经济恢复的速度也是最快的,有人预言这次疫情中国在世界上的排位会比以前更好。是不是祖国强大了,我们就不需要走出去了呢?不是这样的,我们走出去是学习,我们走出去不是让自己变成一个老外,我们走出去并不是终身要在国外就业,我们走出去是让我们的孩子具有国际话语的能力,成为国际舞台上的一个发言人或者是领导者,这也是我们教育下一代孩子应该对祖国所负起的责任。

这次疫情也暴露了我们的短板,就是我们的科技实力。中国教育有中国教育的长处,西方教育有西方教育的长处,我们的孩子吸纳本土优质教育的同时也要虚心向别人学习。我经常和家长们说建国以来许多有重大贡献的科学家都是出国留学回来的,中国教育有中国教育的优势,特别是基础教育阶段有它的优势,但是西方教育也有西方教育的优势,特别是在它在高等教育方面也是有它的优势。送孩子出国留学,我觉得你的孩子视野会更开阔,对未来的中国和国际社会的适应能力更强。有人说出国留学像翻过一座山,我站在山头看远方好像没有什么风景,但你毕竟你翻过去了,别人家的孩子没有翻过去,我觉得这就是你的优势。

深圳有很多国际学校供大家选择,每家学校我个人认为办得都非常优秀、非常出色,但各位在选择国际学校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基本的原则,你想到哪个方向去留学,你自己要先有一个基本的选择和判断,中国的家长送孩子出国留学有四个方向:美国、加拿大、英国和澳大利亚,每所国际学校一般主做一个方向兼做另外一个方向。如果某个国际学校包打全球,我只能说做得不够专业。像深中只做美国,深国教只做英国,做的全中国第一,美国作为它的附加。比如中加学校,我们90%的份额是做加拿大,我们在加拿大留学方向全深圳第一或者全国第一。20多年深耕加拿大方向,得到了加拿大大学的广泛认可。今年中加的学生在疫情下被多伦多大学录取了74名学生,全中国第一。英国方向在蒋敏的带领下,世界排名前十的伦敦大学学院,从他们一个班级录取8名学生,他是怎么引领孩子的?有请蒋敏老师。

蒋敏:感谢张校长和主办方的领导,各个学校的校领导和家长们,大家好。昨天晚上接到张校长的电话,我质疑了,为什么不请加方的校长或者李主任?张校长说今天在这儿不是宣传中加学校,是要和大家做思想上的沟通,看看彼此的价值观是否契合。我刚才仔细观察了,虽然这是教育择校的展会,但是来的都是家长,我个人的理解,选择什么学校是不是学生也应该来听一听?咱们的家长真的付出太多,展会的时间长、内容多,课程体系又复杂,每每展会讲到被录取什么学校的时候大家开始举起手机拍照。各位家长是不是认为孩子们未来进入什么大学是你们首当其冲考虑的?作为中国的家长比较在乎这方面的东西,无可厚非,但是不管什么大学,不管选择什么课程进入这个大学,真正实现你们的梦想,或者孩子们自己的梦想,是孩子们的责任。

我们今天把孩子送到国际学校,课程丰富,而且“出口”非常好,但是真正要读书的是孩子,你们敢肯定你们的孩子们一定会按照你们为他们的设想坚定的走下去吗?未必。

刚才张校已经引出了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故事,如何让孩子们变得更积极、阳光,在自己的梦想之路上坚定地走下去。进入名校不是结尾而是故事的开端。我给这届毕业班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说,你们是一个传奇的班级,但是离开这里不是传奇的结束,仅是传奇的开始。

我觉得应该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2009年进入国际教育行当,两年之内我熟悉了A-level的课程体系,在座的各位可能不清楚,A-level分很多考局,有艾德思考局、CIE(剑桥大学国际考试中心的A-level考试)、英国本土OCR考局,还有香港、新加坡的A-level,课程背后到底要给孩子带来什么?还是那句话,让孩子能够通过课程、通过学习课程逐渐的找到自我,建立信心,变得真正的能够适应社会带来的任何冲击。这次疫情包括前两天深圳取消考试,背后的原因大家肯定知道,因为我们的孩子没有做好思想准备,怎么让他们做好思想准备?不仅只是靠课程支撑,而是靠我们在孩子们心中埋下的种子,亦可能够给孩子们带来坚定信念的种子。

从2011年到2017年之间,我接触了AP(美国大学先修课程)课程,教了很多国交的学生,看他们一步成长为世界名校的优等生。我2017年进入中加,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国内的分数论让孩子们的心死了。在听前段时间公办学校的宣讲会时,我提炼出他们经常提出的两点演讲内容--第一,我们所教的孩子刚进来的时候中考成绩很差,注意,成绩很差的标签贴上去,你的孩子会自信吗?第二,虽然孩子成绩很差,进入我们学校,我们学校很厉害,把孩子培养成为一个成功进入中山大学的学生。大家有没有想过这样的成绩背后,在你们看到呢些宣讲时的光线亮丽照片的背后孩子们的内心成长没有?这是很关键的问题。中加学校从来不说我们的生源入口怎么样,我们从来不用分数评价学生,我带的这届学生的时候,对他们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是不是所谓的爸妈眼中不太成功的孩子?你们可能考过国交但是“失败”了?但是,在我看来你们和国交的学生没有本质区别,唯一不同之处的是你们要和他们一样敢于有梦想,你们不能因为现在的种种失去梦想,梦想非常重要。

接下来我们一起成长,我跟他们一起军训,我陪伴他们一起完成所有的动作,我告诉他们你们是这个学校的新生,我是这个学校的新老师,我们一定要在军训过程当中体现出这个班级的凝聚力。因为我们要得到这个学校的资源,要得到这个学校的重视。我们在军训中表现非常出色,高一的这一年,在我带领下,他们完成一个又一个不可能的奇迹。比如,我们尝试在入学的第一年就参加国际考试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孩子们怎么变得阳光自信?难道是因为他们考出优秀的分数吗?不是的,更重要的是在高一的夏天,学校给我们班争取到了一个全班去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参加两期夏校课程的机会。在夏校,我建议他们第一期选取理工科课程,第二期选商科经济的课程。有了一年国际学校入读经验和一定的价值观的基础下,通过一个月的夏校课程,孩子们能够非常快的适应夏校课程并且非常直观的找到差距,同时他们能够很理性的重新定位自我--看我喜不喜欢爸妈眼中我未来从事的专业,更重要的是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同龄人去感受什么叫做文化差异,什么叫文化创新。我觉得学校提供给班级的夏校经历,让我带的这届学生在高二更加目标明确和信心满满的冲击他们的理想。

时间真的很快,高二结束的那个夏天,每个学生主动约我,不是学校传递给他们,你要选择什么学校、要选择什么专业,是他们和我商量要怎么抉择,怎么完成生命中很重要的大学的选择。当我听到孩子们一个个帮我分析他们未来选择的时候,我感觉非常自豪。可能大家所关心的我们班有多少被世界前十的大学录取,但是我更记忆犹新的是,我们班有四位同学,如果站在学校的角度或者家长的角度或者我的角度,申请剑桥大学某些相对比较容易的专业他们肯定能进。但是他们说,不,我们要选择工程。完美为了梦想,而非名气。我们班当时有10位同学选择剑桥大学的工程,他们自己商量好了哪个学院的工程,每个学院的选择背后都有自己的故事。很可惜的是,因为他们只有两年的准备时间,因为在他们高三第一个学期就开始申请,其中有8位同学经过第一轮笔试,有4位同学进入第二轮面试,和他们备考期间我感觉非常幸福,学校专门给我们开设了教室,让我们一起阅读、探讨方案,班里剩下的同学非常自豪,说我们班有四位年轻人敢于为自己的梦想拼搏,他们慢慢地在经历中变得更有自信。最后,虽然我们没有能够被剑桥大学录取,但是我敢肯定,这次经历,对他们的人生一定会带来很大的影响。最后,那四位同学当中有三位被多大的工程录取,多大的工程今年1.5万人报名,120人被录取。但是,我和他们讲,你们千万不要因为自己被录取就觉得自己已经非常优秀,并不是,你们差得还有很远--差在我们的内心,我们要变得更坚强,我们要知道自己的差距有多大,要能够有带着一颗时刻求知的心进入他乡求学。

这三年我感觉不是我在管理班级,而是班级引领着我一起完成他们的梦想,可能今天我在这儿讲大家真的感觉不到,但是你们如果真的试想一下你们在高中,各位家长在你们的求学当中遇到这样的班级,他们有共同的目标,可以和老师像朋友那样相处,那在这样的班级当中是多么的幸福。我要告诉大家,在中加学校12个班当中每个班都会有针对孩子的不同定位,每个班的班主任、任课老师都可以像我这样,不管我们毕业于哪里,不管我们的教龄是几年,我们能够站在孩子的角度,能够到孩子的心目当中,帮孩子们一步步树立自信,快乐成长。

今天不管是张校还是我,其实我们都没有过多的介绍学校和我自己,但是我们想要传递给大家的是,我们要帮助孩子们树立一个梦想,我们要选择一个能够在孩子们心目当中埋下种子,能够理解孩子们的学校,让他们在人生当中非常重要的高中阶段能够变得更加阳光、更加积极。

这是我想介绍给大家的。

等会儿我们那边有一个,如果大家有疑问可以和我们沟通,明天正好是中加学校的开放日,有更多的老师、同学,包括校领导会在学校和大家沟通,我诚挚邀请各位家长面对面和我沟通,和校领导沟通。感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