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还在涨!俄乌冲突下,全球能源争夺战已打响

环视全球 2022-03-18

【环球网综合报道】随着俄乌冲突规模的扩大和升级,危机的风险已经外溢至能源领域。连日来,美国普通汽油平均价格持续上涨,上周末达到每加仑4.43美元,创下新高。两周内上涨79美分,涨幅达到22%。当前价格较一年前上涨1.54美元。

美国总统拜登日前宣布,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和其他能源。英国也在几乎同一时间宣布,将在今年底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和相应石油产品。欧盟委员会随后也公布了战略计划,今年将把进口俄天然气的需求削减2/3。

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和石油产品出口国之一,也出口大量天然气和煤炭。但在紧张的局势冲突中,切断俄罗斯能源供应,就意味着必须寻找新供应来源以填补俄罗斯留下的市场空白。

在俄乌冲突和西方对俄制裁背景下,这场波及全球的能源危机将如何发展?

8日,波兰加油站有许多来自德国的车辆前来加油,波兰的加油成本比邻国德国便宜许多。

全球上演“能源争夺战”

美国施压厂商:“不惜一切代价”

英国《金融时报》9日报道称,现在美国政府开始向页岩油厂商施压,告诉他们应“不惜一切代价”来增加供应,从而抑制俄乌危机爆发以来飙升的油价。

与此同时,《华尔街日报》9日称,美国政府及其盟友正在从战略储备中释放原油以平抑油价,还在向“敌对国家”——委内瑞拉和伊朗寻求俄罗斯石油的替代供应。

报道称,拜登政府正寻求放松对委内瑞拉的石油制裁。与此同时,一份协议已经接近达成,如果该协议达成,则可释放伊朗石油出口。

欧盟向非洲“讨气”

如果说美国对俄罗斯能源进口依赖相对较低的话,欧盟则高度依赖俄罗斯能源。数据显示,俄天然气、石油和煤炭分别占到欧盟进口总量的40%、27%和46%。

眼下,欧洲国家已经将目光投向非洲,希望增加进口非洲国家天然气的数量,以填补市场短缺。不过,受到各种条件限制,非洲能源出口大国一时难以补充欧洲天然气市场上的巨大缺口。

英首相访问阿联酋和沙特

当地时间3月16日,英国首相约翰逊抵达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他在阿布扎比与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会面,随后前往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与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交谈。据悉,约翰逊与两国领导人分别讨论能源安全及其他问题。

英国此前宣布将于2022年底之前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

印度拟增购俄罗斯石油,引美国不满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印度石油和天然气部部长哈迪普•辛格•普里3月15日在印度议会发表讲话时对议员们说,印度政府正在“与俄罗斯联邦进行合适级别的”谈判,以购买美英宣布抵制的俄罗斯石油。

作为回应,美国方面3月15日试图劝阻印度放弃这类合作。白宫发言人普萨基说:“考虑一下你想采取的立场。”不过,她指出,印度购买俄罗斯石油不会违反美国的对俄制裁。

欧佩克:无法抵消对俄禁令影响

据路透社9日报道,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多称,俄罗斯每天出口约700万桶石油,占全球供应的7%,欧佩克无法通过增产方式来抵消对俄石油禁令的影响。

阿尔及利亚:难以填补欧洲石油空缺

阿尔及利亚是全球第十大天然气生产国,年出口到欧洲的天然气量超过420亿立方米,是欧洲市场上五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之一。俄乌战争爆发后,阿尔及利亚国家石油公司曾宣布,如果俄罗斯出口不能满足欧洲需求,公司准备向欧洲供应更多的石油和天然气。

不过,阿尔及利亚国家石油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首席执行官称,与俄罗斯相比,阿尔及利亚天然气产量要低得多,“坦率客观地说,目前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填补俄罗斯在欧洲的空缺”。

沙特、阿联酋:拒接拜登电话

据《华尔街日报》3月8日报道,面对不断飙升的油价,拜登向阿联酋和沙特这两个主要产油国寻求帮助,但是这两个国家的领导人近期都“拒接”美国总统的电话。

《华尔街日报》分析认为,沙特和阿联酋领导人之所以让拜登吃“闭门羹”,和拜登上台后华盛顿与利雅得以及阿布扎比关系恶化有关。

其实,在拜登上台之前,美国的中东政策已让华盛顿的各个盟国不满。《华尔街日报》称,奥巴马政府的中东政策是一场灾难,过早地从伊拉克撤军、干预利比亚造成悲惨后果,在叙利亚进行一系列误判,这让整个中东觉得美国不仅无能,而且不可靠。

相较之下,阿联酋以及沙特与俄罗斯的关系不断走近。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长期以来,阿联酋一直在吸引俄罗斯投资。自1997年以来,阿联酋和俄罗斯之间的贸易增长10倍。与此同时,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所有成员国都在能源领域与俄罗斯保持着关系。

委内瑞拉:将“有条件地”恢复与美石油贸易

委内瑞拉外交部长菲利克斯•普拉森西亚周六(12日)表示,该国已准备好恢复与美国的石油贸易、准备好再次向美出售石油,与此同时也会对盟友俄罗斯保持“忠诚”。

今日俄罗斯(RT)报道截图

报道称,普拉森西亚表示,如果委内瑞拉石油出口美国的进程“重回正轨”,这对“所有人都有好处”。此外他提出上述表态的前提,就是美国要“尊重委内瑞拉主权”、并且承认总统马杜罗是“委内瑞拉唯一合法政府首脑”。

2019年1月23日,委内瑞拉前议会主席、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当选全国代表大会主席,随后自封“临时总统”,获美国等西方国家支持。同日,委内瑞拉马杜罗政府宣布与美国断交。为逼迫马杜罗下台,美国随后不断通过经济制裁、外交孤立和军事威胁等手段施压。

委内瑞拉一石油钻探地

据RT报道,谈话中,这位委内瑞拉外长也提到俄委盟友关系,称委内瑞拉将继续是“俄罗斯政府的忠实盟友”,并表示该国将俄总统普京视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首脑”。

俄罗斯:将继续履行义务

事实上,根据路透社获得的数据,尽管遭到美欧抵制,俄罗斯3月份的石油和天然气凝析油产量仍增至1112万桶/天。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亚历山大•潘金表示,欧洲将感受到反俄制裁所带来的一波后果,但这些后果将不涉及能源,俄方仍将依据现有协议履行相关义务。

其实,西方能源企业和大宗商品交易商也并未停止购入俄油气。

《泰晤士报》12日称,壳牌和英国石油公司(BP)将在未来几周甚至几个月内根据原先签署的采购合同继续买入俄罗斯油气。还有新闻调查机构发现,除壳牌、BP这样的国际能源巨头之外,包括嘉能可、托克集团等在内的国际大宗商品交易商也在继续采购俄罗斯能源产品。

俄罗斯石油储罐站

欧美能“破”能源危机的“局”吗

当被问及俄罗斯能源当今世界能源市场上的地位,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海洋和极地研究中心主任张耀对环球网记者说,俄罗斯的石油出口是在世界的第二位,仅次于沙特,俄天然气出口则排在世界第一位,俄罗斯的能源出口占世界总体能源出口的大概是百分之将近7%,虽然这个比例不算特别大,但短时间内也很难找到能够填补这一市场空缺的办法。张耀还表示,虽然欧洲希望降低对俄罗斯能源依赖,但这是需要时间的。在短期内他们仍不可能完全脱离对俄罗斯的能源需求。

谈及欧洲“破局”的方法,张耀表示,“一方面是通过新能源革命,尽快摆脱对传统能源的依赖。但这需要大量投资和研发成本。另一方面,就是要从全球其他地区寻找能与俄油气产量相当的能源资源,例如中东地区。”但张耀也补充道,许多石油输出国也有牟利的需求,未必愿意为此增加产量。

“美国如今也开始有所行动。例如美国曾对伊朗和委内瑞拉两个石油产国进行制裁,而现在,美国已经开始和这两个国家的政府进行接触。”张耀称,“美国此举就是试图恢复这些国家对美国的石油出口,不过,指望委内瑞拉和伊朗的石油增产能够取代俄罗斯,也是不现实的。”

历史上的三次能源危机

随着石油和天然气市场出现震荡,人们不禁想起20世纪发生的几次全球性的石油危机。它们给世界经济带来严重影响,并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了国际政治格局的走向。

一次是爆发于1973年的石油危机。以色列在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的胜利后,战场失利的阿拉伯人以石油为武器为打击背后支持以色列的美国、日本和部分欧洲国家,以中东国家为主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对这些国家做出石油禁运的决定,导致汽油价格大涨,随后引发百货价格飞涨,并最终引发了持续数年的全球经济危机。

1973年,美国得克萨斯州,小汽车在排队加油

另一次则是在1979-1980年发生的石油危机。伊朗在1979年建立伊斯兰共和国,还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伊朗人质事件。在随后的1980年,两伊战争导致石油产量急剧下降,引发了全球经济衰退。

1990年末,海湾战争又再次引发石油危机。战争结束后,联合国决议对伊拉克实行禁运制裁,致使世界石油供应总量减少大约20%,国际油价曾暴涨到42美元每桶。

纵观历史上的几次石油危机,它们都对国际格局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在危机背后,更是渗透着各国对发展空间和石油控制权的争夺。

俄乌冲突下的能源危机与此前有不同

有观点认为,上世纪的三次石油危机除了深刻影响了世界经济,同时也影响了世界格局的走向,阿拉伯世界的分裂、苏联的解体等背后都不难看到石油危机的踪影。

那么俄乌冲突下的能源危机又将如何发展?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对环球网记者说,此次由俄乌冲突造成的能源危机的后果主要取决于乌克兰的战争局势的发展变化,最终影响暂时还难以估计。但可以肯定的是,危机已经对世界经济产生了负面影响,包括油气价格上扬,推高通胀压力等。这也会促使欧洲国家加速改变其能源消费结构,转向核能、其它非化石能源品种,及调整能源供给对象,以减少对俄油气资源的依赖。也应会对欧盟的气侯变化政策推进等产生一定影响。

丁纯还表示,此次能源危机与历史上的石油危机相比也明显不同。首先,此次“联手”对俄罗斯进行制裁的国家较多。另外,欧洲的能源转型已经处在一个完全不同的历史时期,能源供应国态度不一,国际局势也已经变得更为复杂,不能简单地一概而论。

“当然,这一次的能源危机与历史上的几次石油危机也有几点类似之处。”张耀环球网记者解释道,几次危机的共同点是它们都有地缘政治因素,如1973年的石油危机源于中东战争,90年代的石油危机与海湾战争有关,而此次能源危机则是俄乌冲突导致的。“但它们的不同之处在于,历史上的石油危机发生时,世界经济正处于增长时期,对石油的需求也在不断增长,因此几次危机都表现为能源价格迅速上升,持续多年才开始回落。”张耀认为,这一次的危机发生时,由于疫情等原因,世界经济正处于一个低迷的状态,对能源的需求比危机前并没有大幅的增长。因此,本次能源危机预计无论是从延续时间还是烈度上,都不会超过历史上的几次大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