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演讲】深圳道尔顿新华公学校长张莉精彩演讲回放-《不确定中的确定 来自道尔顿的变与不变》

直说择校 2021-05-06

深圳道尔顿新华公学校长  张莉

由腾讯教育、直说择校联合主办的“2021翼展未来家庭教育论坛暨国际学校联展”深圳站圆满落幕。

国际学校的校长悉数登场,每一场演讲都透露出国际教育的新趋势,以及出国留学的新动向。专家们不仅对国内教育发展进入新阶段做了非常详实的解析,也对海外升学的科学规划给出了非常有价值的建议和方案。同时,部分国际学校的校长还回顾了在去年网课与线下课结合的实践总结出来的经验,针对互联网教育对传统教学的创新与冲击做了非常全面和深刻的解析。

接下来,我们会陆续分享发布现场嘉宾的精彩演讲。希望这些演讲的纪实笔录,能够为关注国际教育的同仁及家长带去有用的信息。

亲爱的国际教育界同仁、各位家长朋友,大家上午好!非常荣幸在周末的上午来到腾讯教育&直说择校共同举办的国际学校论坛暨择校展。这几年来,大大小小国际教育论坛也好、择校展也好,我参加了很多,站在台上与家长交流的机会也很多,但是每次交流完之后,我都在问自己,在快速发展的今天,在这样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社会中,家长需要的国际化教育到底是什么?我们每一次和家长的分享是仅仅在介绍一所学校、一种教育模式,还是更希望借此来帮助家长厘清一些模糊的现状,帮他们找到一条最适合他们孩子的相对科学合理的道路?在这个过程中又有哪些炫酷的概念迷惑了家长?又有哪些概念背后真正落地的东西需要我们和家长提前认知,然后彼此选择坚定地走下去?今天我跟家长朋友分享的话题是《不确定中的确定,来自道尔顿的变与不变》。

2019年有一个新的词汇,叫做乌卡时代,乌卡时代是什么呢?它就是四个单词的首字母组成的生造词,它揭示现今时代充满易变性、不确定性、复杂性、模糊性,原本清晰的概念,好像边缘正在模糊,原本笃定的道路,现在看起来好像充满了危机。这个词是2019年提出,并迅速在互联网上风靡的,但是今天,我们站在经历了众多事件的2021年的今天,回望2019年,还是相当岁月静好的年代,那时新冠肺炎还没爆发,我们不用戴着口罩出现在公共场合,那个时候国际形势也没有现在错综复杂,很多选择国际教育的家长坚定的相信我们选择了一条更适合孩子未来也更能让孩子拥有更多主动选择权的道路。

但是,好像一切都悄悄地变了,过去的2020年,国际教育也经历了非常大的变化,在很多时候,我们好像进入了很魔幻的时代,据大数据统计,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国际环境等综合因素的影响,国际学校的招生生源下降了20%,这在过去迅猛发展的若干年中是不可想象的。我们也感受到了,即使在深圳,身处这样一个教育理念相对开放、家长群体素质相对较高的环境中,我们也发现很多家长朋友在犹豫孩子是继续坚定的选择纯粹国际学校,还是转回体制内,还是选择一个有可能保留两种可能性的融合性、双轨制乃至多轨制的学校。在魔幻的过程中,家长出现了择校焦虑,我们跟很多家长朋友交流,家长说还不如像原来那样没得选,我没得选,孩子只能破釜沉舟走这条路,现在选择越多,我们越迷茫、越困惑,越有选择困难症。这样的选择不是家长没有选择、不敢选择,这是我们深深的知道孩子的教育不同于我们选择一件商品,不合适可以退、可以换、可以束之高阁,孩子的教育没有回头路可走。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对家长择校时的关注度进行了分析,发现家长择校时看重一些因素,除去户籍政策限制的学校门槛之外,对课程设置、毕业生去向、师资力量占据很高的选择比例,其实这非常正确,也是我们跟家长交流时希望家长看重的,一个学校的课程设置往往承载着这个学校的办学理念,它是这个学校的核心产品,什么样的课程培养什么样的孩子。轮番上阵的学校在介绍时,我们也会紧扣这几点向家长介绍,因为这也是办学人的追求。

基础教育阶段大致有这些学校类型(PPT演示),这些学校类型代表不同家庭、不同孩子对孩子成长的规划设计。

普通公办学校仍然是教育的主体,是民生的保障工程,这是多少年都不会改变的。

深圳道尔顿新华公学校长  张莉

外国语学校是50年代为中国解决当时外语人才、外交人才匮乏的问题。80、90年代后,这一类学校在私立民办学校中快速兴起,只是有时很难与双语学校做区分。双语学校在中式课程中加大了中英双语学校和引入适当的国际教育资源。

国际学校和外籍人员子女学校,中国的教育法中没有“国际学校”这个名称,但是我们约定俗成的认定国际学校就是能够提供国外的课程,实施国外学制,以英文为主要教学语言,但在深圳,初小学阶段的国际学校不允许教授中国籍学生,这是因为九年义务教育要保证让每一个中国籍的学生都能接受中国的基础教育。我们常常有一个误解,认为九年义务学校的意思等于九年免费教育,其实不是,九年义务教育强调的是义务,作为任何一个公民,您的孩子在小学、初中这九年阶段有义务接受中国的基础教育,这是公民要承担的义务。在纯粹的国际学校的小学与初中中,严格意义上不能招收中国籍学生,换句话说,要招收中国籍学生就必须保障你要开设中国九年基础教育、义务教育课程。相对来说,外籍人员子女学校的含义更加收紧,它是不同国家的使领馆或者驻华企业高层,保证他们的孩子在中国也能学到所属国的原汁原味的教育,不止以英语为教学语言,韩国、日本等国在中国都有少量的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开设。

最后一类是小众创新型“学校”,这类学校在中国数量不多,占据学生比很少,但发展很快,这些学校不同于以上几类学校,他们是在这些类别中选择更多元的可能性,选择更加能体现一部分小众家长对教育的追求。为什么给“学校”打上引号?是因为很多学校没有拿到正规的办学资质,没有教育部下发的办学许可证,它可能是一批对教育有追求、有理想的有识之士,可能是一群对现行教育制度不满的家长组合,比如北京有一所学校就是一群海归家长,觉得在中国无论是现行的公办体制、私立学校还是国际学校都没有办法找到他们认为能通融中外的、能给他们孩子理想教育的学校,所以他们在燕郊租了一块场地,组成一个教学互助共同体,但是办学取得了成功,后来成为正规学校。既然是小众,也就意味着这样的学校一般规模不大,既然是创新型的,也就意味着它有可能走向成功、成熟,也有可能失败,不了了之,小众的创新型“学校”有的发展得非常蓬勃,有的慢慢衰落。

2020年成为国际教育的新元年,在这个时候,可能很多家长都在思考,包括国际教育人在思考的话题就是着力当下,我们更需要什么样的国际化教育。我所在的道尔顿新华公学和今天的绝大多数学校不同,我们学校2016年创办时,先期开设小学与初中,面向以中国籍学生为主的学生,我们更多思考的是在基础教育阶段、在校学初中阶段,我们如何向中国孩子实施国际化教育。我们找到了这样一句话作为办学的思考原点,那就是: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这句话不是我的原创,是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上多次提出的,包括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多次提出,中国的教育、未来的趋势一定是这三个来:不忘本来,严守中国基础教育的根基与精髓;吸收外来,要善于引进优质的、适合的国际教育资源;面向未来,无论是本来还是外来,它的最终指向都是每一个学生的未来,我们到底要给每一个学生怎样的未来,他的未来是有更广阔的可能还是从一开始就注定走上了单行道,不能并轨、不能越轨也不能有其他选择。

这样的思考原点使得我们在几条路径中选择,我们是做普通的双语学校,还是引进成熟的国际课程?现在这两者都不是未来教育发展的大趋势,2020年国际学校招生遇冷,有相关调研得出阶段,国际学校的家长,特别是小初阶段普遍有一种担忧,担忧自己孩子在还有好几年的求学道路上会不会遇到意外情况,外界大形势带来家庭规划的改变,让我的孩子没有转回体制内或者寻找另外一条成长路径的可能性。所以这二者都不是未来学校的大趋势。我们要研究的是后两者,一是国际课程本土化,它一定是所有国际教育资源来到中国后要做的事,融合得越好,学校能提供给孩子的教育就越优质,越是难以融合或者在小初阶段倡导纯粹性的,可能相对来说家长未来的选择无法多元。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能还户缺了一点,就是怎样在不忘本来中吸收未来,也就是本土课程的国际化,本土课程国际化在中国的教育中大有可为,而本土课程的国际化才能真正将国际化转变为“化国际”。

在这样的理念之下,放眼未来,我们作为一所基础教育阶段的学校,究竟要培养什么样的国际化精英人才?是不是国际教育的全部含义等同于我们将学生通过几年的加工、培养、规划,将他送入世界名校?是不是代表着国际教育的全部?显然不是。事实上真正的国际化精英人才与他未来在哪里读书有关系,但不是唯一的关系,与它未来在什么样的环境中工作有关系,但也不是唯一的关系。我们认为具备了这些素养的孩子,无论未来走出去还是留下来,都是具有全球胜任里的国际化精英人才,即中国根基、全球事业;规范行为,多元思维;文化认同,普世价值。这三组词语很有意思,每一组词语的第一个词语都是我们认为的中国基础教育的精髓,也是作为一名中国学生一路成长之后的人生之根,中国的文化根基、思维根基是孩子在未来走入世界后能够拥有话语权,能够讲好中国故事的根基,没有根的孩子是缥缈的,内心是不安定的。规范行为也是我们针对很多时候家长对于国际教育的误解提出的,很多家长认为国际教育崇尚孩子的自由、个性、天性的释放,不要对孩子有过多的行为约束,但是我们恰恰发现,国外名校中的精英教育对学生的规范程度的要求标准也是非常高的,甚至达到严苛的程度,那是因为具备全球卓越公民的素质起点就是规则之下的自由,换句话说,行为的规范与思维的自由完美的结合。

文化认同与中国根基有相似之处,也有不同之处,它更多指的是人的灵魂层面、精神层面的东西,不是它知道多少,而是他内化了多少。作为一个中国人,民族的文化认同感是不能丢失的。在这三个词语之上,我们培养的国际化精英人才更多是全球视野、多元思维和普世价值,只有这样,我们的孩子才不会成长为学习机器,不会成长为狭隘的民族主义者。

基于以上认识,道尔顿自建校之初就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优化与融合,在小学、初中阶段如何给中国的孩子提供优质的国际化教育,我们用五年的实践道路走出了一条优化融合之路。3月18日中国教育报用四分之三的版面刊登深圳道尔顿新华公学办学五年基础教育、融合教育实践路径,之后引起了很大反响,也有很多人在问我们这样一所办学不足五年、学生人数不足五百的学校何以得到教育部唯一的核心期刊中国教育报的关注,乃至于派出记者在我们学校进行了相当长时间的深度观察,刊登了一篇长文?其实就是因为我们在融合的道路上经历了很多坎坷,但是今天逐见成效。

说起教育的融合,很多学校都在努力,我们也是其中一员,无论是国际课程本土化,还是本土课程国际化,大致的融合都会有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点缀,以中国课程为主,点缀一些其他国家的元素,或者在某些国家的课程上点缀一些中国元素。第二个层面是拼凑,无论是点缀还是拼凑,它都不是真正的融合,它都可能在孩子中形成两种思维体系,可能会让孩子占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真正的融合一定是这样的融合:在教育理念上,它应该是优化融合,在课程设置上有优选、有融合,在教育教学方式上应该是将中外两种教学方式进行优势融合,不是简单的摒弃某一种、选择哪一种,在评价机制中,我们更多关注对孩子扬长式的畅优融合,最重要的是最后一条,我们要能保证给孩子提供多元成长通道的择优融合。

对于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生,我们不希望让孩子从小学送进来时目标就很明确:我的孩子为什么而来、只选择什么而来。通过这两年的乌卡时代,我们已深深感受到这个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不确定中,我们是不是能非常淡定的确定我的孩子未来12年的成长道路一定是唯一的?这个过程中不会有任何来自于他个人的、家庭的、社会的大环境的改变。这几年国际教育,包括民办教育促进法,从2018年到2021年已经经历了太多变化,很多时候国际教育人、民办教育人的心理都像坐“过山车”,更何况家庭。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你能给孩子提供一个多元成长通道的选择,让孩子在一定的年龄段都能来去自如,在多条跑道上切换自如,这样当孩子初中毕业要进入高中时就能有很明确的选择,而且拥有了选择的主动权。

这是3月18日中国教育报上刊登的道尔顿新华公学创新融合型基础教育5年实践路径初探《教育 就是让学生成为更好的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某个平台也将我们学校列入中国创新型学校的名录,并且有了一段介绍,但是客观来说,这个报道没有事先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也不知情,他对我们学校的办学课程设置和教学方式的描述不尽准确。

在教育理念上,道尔顿新华公学坚守国家基础教育纲要,引入国际教育优质资源,走中西融合优化之路,道尔顿是我们引进的国际教育优质资源,新华有两层含义,第一层含义是我们学校的创始人是乒乓球前世界冠军陈先华先生,第二层含义特别好,就是新华也代表着创新的中国学校。

道尔顿是什么?学教育学的多少都听说过,无论是教师资格证的考试,大学的教育理论都会学,它是一种完整的教学组织方案,由海伦女士在一百多年前提出并成功创办了美国道尔顿学校,美国道尔顿学校被中国教师报称为全球基础教育领域四大学校之一。以美国道尔顿学校为依托,20年前成立了国际道尔顿教育学会,旨在向全球复制、推广道尔顿教育,目前在全球拥有近400所经道尔顿教育学会评估认证的国际道尔顿学校,而我们学校就是中国第一所经国际道尔顿教育学会评估认证的国际道尔顿学校。

道尔顿新华公学处在南山区与龙华区交界,深圳大学城内,以小、初、高12年一贯制设计,前5年着力打造精品小学与初中,今年启动高中筹设,明年高中也将开学。

学校的理念、目标与课程、与我们到底如何实践道尔顿体系、如何让中国的孩子在初小阶段接受优质的国际化教育,是我们5年来一直在做的实践,我们的CIL融合型课程体系采用道尔顿制的教学方式和家庭式混龄自主管理与班级管理相融合的立体管理模式,都是我们培养目标的实践路径,但今天由于时间关系我不能与家长朋友一一介绍,我们学校位于27号展位,有处在小初阶段的孩子如果对我们这种融合型、双轨制学校感兴趣的家长,欢迎您前去展位咨询。另外,我们学校也将在下周日举办校园开放日,会有一系列体验课程与学校理念的分享,有兴趣的家长朋友可以去27号展位或关注学校微信公众号预约,参与学校的校园开放日。

很高兴与家长朋友分享。谢谢大家!

(演讲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