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曼联U18主帅:拉什福德曾有意踢后腰

吴文博ATZ 2020-11-24
来源:The Athletic 作者:Andy Mitten

“当你执教时,你只是在暗处的幕后功臣,不过这就是我梦想中的工作。”自上赛季初开始担任曼联U18主帅的尼尔-瑞恩这样说。

“这确实是一段相当漫长的旅程,与我当年在这儿的时代相比,曼联青训学院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俱乐部投入了大笔资金,如今曼联青训学院的配置就像一家迷你职业俱乐部。训练设施令人惊叹,还有完备的后勤团队。现在我执教曼联U18队共事的伙伴比弗爵爷当年率领一线队成为三冠王时还要多。”

“我有自己的助教(非职业联赛传奇得分手Colin Little),有一名门将教练,有医疗团队,还有运动科学团队。我们配备了一名心理咨询师,教育福利主管,会为球员们提供教育福利和关怀服务。还有司机、运动科学家、比赛录像和对手分析师,以及招募团队。我确信我还漏掉了一部分同仁。”

身为前曼联球员以及助教的吉姆的儿子,瑞恩素来不会自吹自擂。他极少面对媒体,而这次专访也是受到尼基-巴特的启发。巴特曾说:“我已经听厌了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很多人因为尼尔的辛勤工作而获得外界的赞誉。他真的非常棒。”

瑞恩过着四处漂泊的足球生活,你首先就能从他的口音中听出来。成年之后,他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曼市,但出生于卢顿的他仍保留着南方口音,从1970年起,他的父亲为卢顿效力了6年时间。随着尼尔逐渐长大,他也走上了足球这条路。

这次专访是分为两个阶段完成的,第一阶段是上个月曼联在青年足总杯半决赛0-1负于切尔西之前。

赛后他表示:“昨晚的上半场确实不好踢。”他说的没错,切尔西统治了前35分钟。“随着比赛进行,场面变得有些平淡了。我们没办法创造出得分机会,对上这支切尔西,身体对抗的确是个大挑战。我仍然认为这支球队中会有一些人最终升上一线队。这也是我们的最终目标。”

然后,我们在上周再次交流,他有机会回顾一下曼联错失第11次夺得青年足总杯机会的这场比赛。切尔西有机会追平曼联,第10次登顶,但最终在决赛中3-2不敌曼城。在大力投入的支持下,切尔西和曼城成了近十年间英格兰足坛青年队成绩最出色的两家俱乐部,从曼联上一次登顶的2011年算起,两支蓝军合计拿了7次青年足总杯冠军(还有6次亚军)。

瑞恩回忆说:“那是一场奇怪的半决赛,因为和上一场比赛之间隔了很久(赛事停摆前曼联第六轮击败维冈还是今年二月的事)。当时那支队伍已经被打散了,约有一半的球员升上了U23队。半决赛开始前几天,他们才归队报到。我们对那场比赛的表现有些失望,因为我们有能力更好地控球,可惜没有做到。我们丢掉球权的次数过多了,那次失球的防守也过于松散。”

瑞恩的U18队本赛季的开局战绩非常好,尽管由于球员的梯队归属变更,每场比赛都得做出5到6处调整,他们前7轮联赛还是赢下了6场。如今曼联会有意识地让16岁球员出战U18赛事,让18岁球员出战U23赛事。

“球队战绩会有波动。”他说,“比起战绩,我们更在意比赛表现,我对球员们本赛季的发挥感到满意。他们打进了一些观赏性十足的进球。我想打造的战术就是以控球为基础的,球队要掌控比赛局势。我希望他们层层推进,从后场发起进攻,通过中场打到前场,再完成终结。”

但是他也知道,不可能每场比赛都如此顺利。

“有些场次我们不得不主动回收,先好好防守再打反击。这也是他们成长过程的其中一部分,要学习不同风格的比赛战术。当然,曼联俱乐部的理念始终是尝试通过控球和进攻击败对手。我们的职责就是教授每一名球员各自的场上角色和职责,以及各个位置必备的个人能力等。”

每一名球员都有自己专属的发展计划。

“赛后我们会详细分解比赛过程,与球员们一同复盘。以边后卫为例,我们会关注他是如何移动自己的身体的,在哪里接球,如何从后场向前方推进,在球队的整体战术框架中他的站位和决策是否有问题。我们有战术体系,但大家都不是机器人,当比赛局势发生变化时,还是要靠球员们自己迅速判断应该怎么做。我们所有球员的停球和传球技术都不错,不过我们仍然会随时留意,看看还有哪些人可以继续提升。即便有球员没有上场比赛,也可以来参加我们的复盘并学习经验。”

足球一直是瑞恩的生活主题。

“老爸当年离开曼联后,在70年代为卢顿踢球,所以我出生在卢顿。”他解释说,“后来他在美国结束了自己的球员生涯,我又在那儿待过一段时间,直到老爸重返卢顿,走上教练岗位。身为一名职业球员的孩子,你注定要过这样经常搬家的生活。”

瑞恩在10岁时加入了卢顿青训。

“我是卢顿的‘92班’的成员,也顺利毕业。我们那个92班当然没法和曼联的92班相比,约翰-哈特森是我们之中唯一一名闯出名堂的球员。我也一度成为职业球员,但是卢顿不幸降级后(1996年从第二级别联赛降级),我没有得到俱乐部的新合同。我的职业球员梦想就此终结。当时成为自由身对我的打击相当大,我加入了求职的行列。”

那年瑞恩参加了几次试训,之后意想不到地接到了来自美国的邀约,弗吉尼亚球队里士满踢球者希望他加盟。

“前曼联射手丹尼斯-维奥勒当时是他们的球队主帅,他专程驱车6个小时到华盛顿为我接机。”瑞恩回忆起与这位曼联名宿合作的时光(维奥勒与乔治-贝斯特均打进179球,并列排在曼联队史第五位),“回程的路上,他跟我说了他的人生故事。丹尼斯是个标准绅士,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段旅程。他有着英俊的面庞,可能那时已经开始受到病痛折磨了(维奥勒最终因癌症于1999年病逝,享年65岁),他告诉我慕尼黑空难的历史,曼联如何重新振作,以及后续发展等等。我有几个小时的时间都没说话,一直在倾听他的讲述。那真是一段难以置信的旅程。”

瑞恩是听着曼联的各种故事长大的。“只可惜我当时太小,没法记住那些故事。我看过老爸的剪贴簿,有众多伟大球星的报道,我知道他也曾经在那些大球场踢过比赛,感觉一定很棒,但当时在美国,电视上与足球有关的节目很少,我还并不清楚剪贴簿里的回忆有怎样的意义。1985年我来过老特拉福德一趟,和我老爸一起逛逛。克里夫-巴特勒(曼联俱乐部数据统计专家)在纪念品商店与我们碰头,然后带我们参观了球场。马特-巴斯比也在,他看到了我爸。马特兴奋地喊出我爸的名字:‘吉米-瑞恩!’然后牵着我参观了更衣室。更衣室中央还摆着曼联刚刚赢得的足总杯。”

瑞恩在美国征战了6年,效力过多家低级别和室内联赛的俱乐部,包括如今已是MLS一员的波特兰伐木者。

“其实我内心深处也明白,我不可能实现成为一名顶级球员的梦想了。”他说,“我当时的状态就是踢球赚钱,也很享受那种状态,但是存不下来钱。我在波特兰(2001年)的室友之一就是迈克尔-奥尼尔,后来他成了北爱尔兰的主教练,如今他在执教斯托克城。”

“几年之后,我觉得自己已经受够了在美国的生活。我感到失望,自己为足坛顶级豪门效力的梦想没能实现,我也感到迷茫,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于是瑞恩搬回了曼市,回到了这个他父亲当年效力于曼联时生活的城市。

“我为非职业俱乐部奥尔特灵厄姆踢过一段时间,但是并没有乐在其中,我觉得自己对于踢球的热情已经消失了。我仍然深爱足球这项运动,就社交层面考虑,我身边净是教练或者曼联的青训教练。我也希望融入进去。我知道自己必须加倍努力,因为我自己的球员生涯并没有那么丰富的经验。”

“我也知道,我老爸的执教成绩不错,以后人们会拿我同他比较。所以我刻苦学习,拿到了教练证。我还在学校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到了2002年,保罗-麦吉尼斯(曼联青训主管之一)邀请我来曼联观摩学习俱乐部的执教工作。我应邀来到俱乐部,没花一分钱,好好学习了一番,并详细地记下笔记。我非常认真地学习执教的艺术。当时埃里克-哈里森仍在俱乐部,穆伦斯丁在负责球员发展的相关工作。”

曼联给瑞恩提供了一份兼职工作,帮忙培养U11球员。

“我经手的第一支梯队就是林加德那支。”他解释说,“那支球队非常有天赋,后来夺得了青年足总杯(8年之后)。阵中有迈克尔-基恩、瑞恩-通尼克利夫和汤姆-劳伦斯等人。我从2002年起和这帮孩子们合作,5年之后我也顺利转正。我会花时间指导在俱乐部和Ashton-on-Mersey中学的孩子们,其中有不少球迷们十分熟悉的名字,比如拉什福德、图安泽贝、格林伍德和威廉姆斯。这些球员能创造相当特别的氛围,我们之间的合作可以说是火花四溅,因为他们都有出众的天赋。”

随着这帮孩子不断在曼联青训体系顺利成长,瑞恩也一路晋升。到了2018年,他接过执教曼联U18队的重任。

“身为一名教练,你的脑海中会有更加清晰的规划,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帮助一名曼联球员实现晋升。这里的执教环境已经有了很大变化,但是我们也在高科技的支持下实现了执教手段的进化。过去说到复盘比赛,就是和球队一起看比赛录像,所有人都觉得这么做非常无聊。还有一段时间大家认为就不应该让年轻球员上镜,但是现在,孩子们喜欢看到自己出现在屏幕上,喜欢看自己的集锦。所以我们会录下每一堂训练课。”

“足球这项运动本身也变了。规则有了变动,越来越多的球队尝试从后场发起进攻。一切都更加注重战术性和技术性。你现在会看到梯队像一线队那样规划比赛战术。大家越来越重视控球,自由发挥的成分少了很多,而大家需要掌握的足球知识更深了。分析师会研究U18级别赛事的对手,然后给球员们讲解。我们所有的对手都对我们了如指掌,知道哪些人是核心球员。”

所有俱乐部也仍然渴望签下最好的小妖。

“这确实是一项艰巨的挑战,但是过去18个月里俱乐部的成绩有目共睹,我们在球员招募这方面表现得相当强势。”瑞恩表示,“切尔西、曼城和利物浦也都有很强的吸引力,但是我们希望尽可能多地签下好水平的好苗子。”

“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了,如今俱乐部会为了锁定16岁起的未来就签下9岁的孩子,所以除非小球员加入我们,我们也很难探知他们的详细情况。我们也签下了一些来自海外的小球员,他们需要适应这里的一切,从英格兰裁判到英格兰足坛的球风。”

他的球队中有来自捷克、西班牙、威尔士和法国的球员。“他们必须适应第一次远离家乡的生活。我会尝试成为他们的朋友,成为一名人生导师。在踏上草皮之前,你就得和球员们建立关系,因为你需要让他们信任你。”

“对于本地的孩子们可以有不同的管理方式。我认识那些通过MANUSS计划(曼联学生奖学金)进来的本地孩子,认识他们的父母,他们也认识我,所以信任关系从一开始就更容易建立。如果布兰登-威廉姆斯的表现不好,我可以对他更严厉一些,他也会受得了那样的批评。他信任我,他的父母也是。”

“至于‘外援’,你可能不熟悉他们的成长背景,所以必须在短时间内建立起信任关系,尝试理解他们的想法。”

曼联青训着重强调的是培养俱乐部文化,要理解成为一名曼联球员有着怎样的意义。“我们必须坚持高水准的训练,球员们必须尊重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和教练员,他们得有谦逊的性格,会刻苦训练,理解俱乐部的历史。在当前受制于疫情的大环境下,想完成相关工作并不容易,不过我们会带球员们参观博物馆。如果是一名来自曼市的孩子,那么在俱乐部待上10年,等他升上一线队的时候,应该就已经达标了。”

有些球员会比其他人领悟得更快一些。

“你会碰到这样的球员,他们是来自其他俱乐部的孩子,但是很快就明白了‘曼联’的意义。”瑞恩说,“博格巴很快就接受了曼联的理念,并且将其带到了更高水平的比赛中,贾努扎伊也是一样。”

“我们投入过心血的这些孩子们也不可能全都在曼联取得成功,有些人还会告别足坛。詹姆斯-威尔逊(现效力于英乙的萨尔福德)就是一名非常出色的球员,他比较内向,不爱出风头,是个稍微有些奇怪的球员。他渴望拥有一个成功的职业生涯,但又不想成为聚光灯的焦点,无意追名逐利。他是个非常棒的球员,能带球一路过掉对手纵向跑完全场。哪怕进球,他的脸上也不会有笑意,感觉就是‘这就是我的工作而已’。我一直认为他能成为一名世界级球星,后来也确实得到了在一线队亮相的机会,但是在职业生涯的关键时刻,伤病拖了他的后腿。”

威尔-基恩是另一位发展远不如预期的球员。“威尔是一名拥有丝般顺滑技术的9号球员,有点博格坎普的意思。但是和詹姆斯一样,伤病严重影响了他的的职业生涯。他原本入围了各级英格兰青年队,也看到了升上曼联一线队的希望,然后,就遭遇了重伤。”基恩最终在2016年离开曼联,为赫尔城效力了三个赛季,之后在伊普斯维奇待了一年,上个月他与维冈签下一份3个月的短约。还有其他人给瑞恩留下了深刻印象。

“安赫尔-戈麦斯的个头真的很小,但是看他的比赛是一种享受。他在比赛中很勇敢,有非常棒的技术,能为球队创造得分机会。他也锻炼出了自己的领导能力。安赫尔是个了不起的孩子,我喜欢与他合作,尽管我们在一起经历过起起伏伏,当然每一名球员都会经受这样的磨炼。有些球员不会在曼联取得成功,但他们可以在其他俱乐部迎来属于自己的职业生涯。安赫尔现在在葡萄牙的博阿维斯塔踢球(从法甲的里尔租借而来),表现也不错。现在就靠他自己了。”

有些年轻球员留在了曼联,也顺利升上一线队(拉什福德是目前最受人瞩目的代表),但他们未必会迎来一帆风顺的曼联生涯。

“马库斯在U12和U13的表现相当不错,不过他也需要面对年龄大一些的孩子的挑战。他的成长过程并不像拉威尔-莫里森那般轻松,但是马库斯除了天赋,态度也非常好。到14岁的时候,马库斯遭遇了一场自信危机,当时他自己想成为一名后腰,我还记得和他母亲以及兄弟聊过这个话题,马库斯自己说希望能更多地持球,他觉得自己缺乏过掉对手的速度,因为当时还在发育过程中,但是我们始终认为他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前锋。”

瑞恩很清楚这种必须证明自己足够出色的感觉是怎样的。

“当年我开始为曼联工作后,起初我觉得老爸的名字会成为我的一大负担。我觉得人们都会拿我同老爸比较,我得匹配外界对我的期待。我觉得必须证明自己的工作能力才行,也许现在仍有这种想法。有时候,我会刻意和老爸保持距离,因为我想要证明自己,但是随着年龄增长,活得更通透之后,我觉得自己十分幸运,可以向这样一位秉承客观中立理念的伟大父亲寻求帮助。”

如今已经75岁的吉姆不会草率下判断,尼尔也非常看重父亲的诚实观点以及丰富的专业知识。“我会带他去看比赛,观察球员们的表现,结合他在青训系统培养球员的丰富经验,给孩子们提出更好的建议。他十分清楚曼联应该怎么踢,需要球员们达到怎样的水平。我们的目标就是培养出欧冠级别的球员,让他们满足世界大赛的要求,我们也一直在为之努力。他们不可能全员达到那样的高度,但是我们希望他们每个人都能最大程度兑现自己的天赋,哪怕以后不在顶级联赛效力。这也仍然是相当有意义的工作成果。”

碰到与年轻球员打交道的问题时,吉姆也能送上宝贵的建议。“他会提出一些不错的建议,我也还会与其他教练进行沟通。”

比如弗爵爷?

“我们都见过弗爵爷,他可能会是你见到的最为谦逊的人。他的公众形象与私底下的形象不一样,不过后来我也见过他私底下相当强势的一面,搞得我真的挺害怕的。毕竟他曾是曼联的BOSS。”

比如前曼联球员?

“我们会邀请现役球员和前曼联球员来卡灵顿基地和球员们聊聊。罗伊-基恩来过,一点也不客气,他说的话咱们就不公开了。他是个有趣的人,令人着迷,而且热情洋溢。加里-内维尔、胡安-马塔、瑞恩-吉格斯和其他的现役一线队球员也都向年轻球员们传授过经验。这是至关重要的环节,让年轻人能直接从前辈那儿获得一手信息,他们能自己听前辈讲如何才能成为顶级球员。我们也明白,他们毕竟只是青年,会犯错,但是我们会时刻在他们身旁,支持他们,帮助他们在球员生涯中以及人生中顺利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