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原著进行高度还原?选择青年演员是《云南虫谷》的第一步|专访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2018-12-29

在好莱坞成熟的商业体系中,具备商业价值和群众基础的热门IP大制作,通常会用一线导演来搭配新人演员。但《云南虫谷》作为热门IP,全部启用青年演员担纲主演,在国产电影中还是第一次。

文/观沧海

“每个导演的电影理念各不相同。而我是编剧出身,观众对我的作品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故事很精彩’。那我就继续坚持这个一贯的理念,把故事做好。”在面对同类型作品,全部启用青年演员担纲主演的《云南虫谷》如何能够突出重围时,导演非行说。

《云南虫谷》是《鬼吹灯》系列小说中,被书迷公认最惊险刺激、最好看,也是拍摄难度最大的一部。

“《云南虫谷》是《鬼吹灯》系列八部里场景最宏大,最震撼人心的一部。书中的地理地貌、异形生物、邪降痋术等等都很吸引人,要拍好八卷原著里最玄幻的一本,非常难。”有书迷如此评价。

而原著作者天下霸唱曾表示,正是在《云南虫谷》一书中,才真正建立起“摸金三人组的关系”,同时,书中纯探险的气氛也是极强的。他提到:“在看《云南虫谷》电影预告片的时候,每一个镜头对我来讲都算是惊喜。”

而这部影片,究竟是如何对原著进行还原的,幕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带着疑问,我们采访了影片的三位主演:蔡珩、顾璇和于恒。

重新定义热门IP,计划拍摄系列三部曲

一直以来,《鬼吹灯》系列小说作为书迷心中的经典,早已成为近十几年来最具商业价值的IP之一,热度一直居高不下,其影视化版本也层出不穷。

电影方面,此前有陆川的《九层妖塔》和乌尔善的《寻龙诀》;电视剧方面则有孔笙执导的《精绝古城》,以及管虎的《黄皮子坟》等。

但此前,原著系列中最精彩的《云南虫谷》在电影改编方面一直处于空白。因此,早在五年前,非行的《云南虫谷》立项以来,就吸引了大量原著粉丝的关注。

目前,据猫眼专业版显示,目前该片想看人数已达15万,而在淘票票上,《云南虫谷》的想看人数也高达16.1万。

为什么观众对这部影片的期待值如此之高?

近几年《鬼吹灯》题材一直被不断开发,有过珠玉在前,也有反响平平之作。《云南虫谷》作为《鬼吹灯》系列最拍案叫绝的篇章,原著豆瓣评分高达8分,仅次于原著系列首部作品《精绝古城》。因此,对《鬼吹灯》系列的影迷和书迷来说,在大银幕中还原书中那个诡秘莫测的世界,意味着影片拍摄难度绝对不低,同时也绝不容错过。

“《云南虫谷》是我最期待的一部影片,因为原著里这一部最惊险,各种险象环生。”有书迷在豆瓣评论。

关于影片的拍摄难度,导演非行此前也在媒体采访中表示,《云南虫谷》拍摄难度高,是因为天下霸唱在原著中描绘的场景,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生物学+地质学教材”。除了猎奇的场景设置,耸人听闻的神秘术式之外,其对古代统治阶级荒淫无道的鞭挞,使这部小说的内涵深度超越了其他同题材作品。

尽管拍摄难度高,但非行仍然计划打造系列三部曲,并且花费数年打磨剧本。

非行此前曾说:“我拿出了比较多的时间,专门做了《鬼吹灯》三部曲的剧本(指《云南虫谷》《龙岭迷窟》和《昆仑神宫》)。为了能让自己满意,‘杀掉’很多脑细胞。另外,《鬼吹灯》需要大量CG特效,几乎每一个镜头都要画出来,拍摄完成后,还有庞大的后期工作要做,这几年始终没闲着。”

据悉,为了还原《云南虫谷》书中的场景,剧组深入云南腹地实景拍摄,力求还原每一处细节。

大胆启用青年演员,人物形象忠于原著

非行曾表示,《云南虫谷》在演员选角方面,首先是外形和气质上要与片中人物有相似之处,其次就是“看他/她的表演是否能够打动我,让我看到他/她的潜质和灵性”。

随着国内电影市场逐渐注重“内容为王”,热门IP以流量明星为主的选角标准正在被越来越多的电影创作者所摒弃。此次,《云南虫谷》中的“摸金三人组”的胡八一、Shirley和王胖子,分别由青年演员蔡珩、顾璇和于恒来饰演。

而《云南虫谷》由青年演员扛鼎的最大目的,在于最大程度还原原著中的人物角色。

在影片中饰演胡八一的蔡珩提到:“导演希望影片中的角色能够贴合小说原著中的人物形象,所以我们三个人的外部形象是一个很大的考核标准。另外,可能导演认为我们三个也是比较真诚的演员,认为我们是可以‘挖掘’的。”

三位主演均提到,在接到角色之后,非行特意强调“这段时间要好好看原著小说,琢磨这个人物”。而在影片中扮演王胖子的于恒,则额外接受了一个重要任务——增肥30斤。

“我的性格比较大大咧咧,为人仗义的那种,跟导演聊过之后他说‘你就是我心目中的王胖子,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增肥’。” 于恒笑着说:“一听‘王胖子’,肯定不可能是瘦子,所以从身形上就要让观众信服。”

而饰演Shirley杨的顾璇则表示:“大家都知道,《鬼吹灯》的粉丝基础是非常庞大的,所以我们的第一个功课肯定是要读小说,对原著中的人物性格、人物关系以及各个方面都要有所了解。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我也会在网上看书迷和网友们对Shirley杨这个角色的理解和喜好。”

而在有同类型作品珠玉在前的情况下,作为青年演员,该如何面对此前已经有知名演员成功塑造过同样角色的压力呢?

蔡珩坦言:“我们是真诚的,在塑造人物的过程中我通过自己来找素材,比如自己有哪些方面是和人物角色有契合点的,自己进行就地取材。”

诚然,每位演员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物角色的性格是不同的,而每位演员在表演的过程中,对角色的切入点也是不一样的。因此,影片三位主演在不失人物性格的基础上,加入了自己的某些个性,从而在表演过程中与人物达到一致,而不是去进行表演上的刻意模仿。

而蔡珩认为,青年演员主演此类影片也具有一定的优势:“观众对我们的脸不是那么熟知,可能我们在扮演角色的过程中,观众会更关注影片整体的剧情,代入感会更深。”

对于影片选角,天下霸唱曾坦言:“编剧和导演,眼光挺犀利的。他们看到文字就能还原成这样,甚至高于文字里讲述的人物。”

特效镜头占90%,凭借“信念感”平衡表演

“可能我们拍摄周期只有三个月,但我们所有人投入的时间和精力,远远大于这个时间。”顾璇说。

在三位主演进组之前,就已经进行了大量的文戏和武戏培训,以及剧本围读。而这种高度浓缩的文戏和武戏的培训前后进行了两个多月。

“那真是魔鬼式训练。”年轻的“胡八一”笑着说,“有一次集训完,第二天有人敲门送早餐,我跟‘胖子’两个人没有一个能起得来。”

《云南虫谷》讲述胡八一等人由于之前探险,身上出现了眼球印记,而这印记是一种会危及性命的诅咒。传闻雮尘珠能解开诅咒,而它曾作为陪葬品被放在古滇国献王的陵墓中,胡八一等人只能深入古墓开启一段关乎生命的探险。

作为一部强情节的冒险动作奇幻电影来说,特效必然是最大看点之一。非行此前曾表示,电影90%的镜头都有特效,而在这90%的特效镜头里面,有90%的特效都是A类特效(指生物数字环境等特效)。而此前他也提到,视效要为故事服务,任何时候,画面都不能取代故事。

为了在影片中还原原著中的惊险场景,《云南虫谷》此次邀请了韩国成熟的特效团队,并且对全片进行了动画预览。在拍摄之前,再将动画预览用分镜的形式呈现给演员,使演员在表演的过程中做到心中有数。

而作为演员,该如何面对实拍与绿幕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拍摄模式呢?

“信念感吧。”于恒有感而发。

“很多镜头运动都得靠我们一起配合,配合度非常高,你个人完成的特别好没有用,得大家都一起一气呵成。”蔡珩补充道。

首次参演大体量的作品,对于青年演员来说,内心必然有一番经历。

蔡珩坦言,压力肯定会有,但在实际工作中,对自身而言也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对于我们来说,作为演员还是刚刚开始起步的一个阶段,我们也是在导演的指导下一点一点去摸索。”

他提到,非行很喜欢在拍完一场戏之后跟大家开会,告诉他们哪些地方做的好,哪些地方还不够好,希望在下一场戏或者在下一条的时候去改进,“我觉得这是比较有切入点的一种沟通方式和工作方式。”

“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跟所扮演的角色交了一个朋友。”拍完《云南虫谷》之后,已经瘦下来的“王胖子”说。

当然,在这样一个主演均为青年演员的剧组中,历练是少不了的,但欢笑声更少不了。

蔡珩提到,有一次他和于恒一起吊威亚,两人需要从至少十米高的天梯上“急速下降”。开拍之前,两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扶梯子,到开拍,两人的手就一路卡在梯子上完成了“自由落体运动”。

“其实拍摄氛围很紧张,但是我们会从中找到很多乐趣。”于恒笑着说。

电影今日全国上映,目前该片排片高达29.1%,是今日排片最高的国产大片。

而对于青年主演与热门IP的结合,非行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他此前的作品都是由知名演员来出演,但这一次他想做出改变。业内长期以来对明星的依赖,某种程度上压制了新人的出头,但“其实每一位明星都是从新人走过来的。”

因此,在手握这个极具影响力的IP,加之在剧本创作方面具备优势的情况下,非行认为此举一旦成功,“将能够为观众和业内带来更多的选择。”

「长期招聘电影记者、兼职记者,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新媒体矩阵:

今日头条|一点资讯|腾讯新闻|百度百家

企鹅媒体|UC平台|搜狐新闻|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