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谁是象征权力的铁王座最后赢家?

智娱自乐 2019-05-31

《权力的游戏》,它的歌是冰与火之歌,主旋律本身就暗示如水火不容般激烈的矛盾冲突。故事果然以“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复仇,冤冤相报没有终结的形式发展,而为了达到复仇的目的,需要获得权力——铁王座。

强悍者落难,懦弱者奋起,邪恶者忏悔,圣洁者堕落,亦正亦邪,推动一系列转变的,正是暴力权利。剧中人被施暴,愤起复仇,争夺权利,成为新的施暴者,这是本剧追逐的“权力”。

狼鹿鱼鹰眼看就要通过政治联姻抱团,谁知半路杀出个情种雷加。雷加·坦格利安——疯王的龙长子,铁王座的法定继承人,绑架(诱拐)了狼女莱安娜·史塔克,破坏了北境狼风暴鹿拜拉席恩家族的联姻。史塔克家族长和长子向龙王要说法,被疯掉的龙王双杀。由此引发了簒夺者战争,坦格利安龙被狼鹿鹰狮围殴锤爆,龙的王朝覆灭后坦格利安的公主(龙母)跟二哥被迫开始流浪。

龙二哥一心复国,把妹妹龙母送给马王,借马王军队复仇。娇弱的龙公主,被二哥施暴,被粗鲁的野蛮酋长马王施暴。马王杀掉龙二哥的时候,她没有阻止,她选择了复仇。身为长期被虐的弱者,她第一次尝到了权力的滋味,复仇的快感,并因此爱上曾经的施暴者马王。她靠性笼络住马王,马王死后,她接管了马王的权利,借助自己的龙血,不再成为男人的附庸,成长为弥林女王。

列王围绕铁王座展开激烈斗争,战争进入白热化,她终于被仇恨激活恶龙的血,向瑟曦女王复仇后,她已然无法自控,下令屠城,复仇的范围蔓延扩大。在她坚信自己是铁王座唯一合继承人时,王位真正的合法继承人,居然是她的恋人,琼恩···雪诺,并非与龙族世代交恶的北境狼史塔克家的私生子,而是大哥雷加和莱安娜·史塔克的私生子,她的侄子!为了阻止她的杀戮,雪诺杀了她。坦格利安龙族的最后传人龙母死后,坦格利安家族彻底无缘铁王座。跟北境狼联姻失败的风暴鹿拜拉席恩家的萝卜(Robert),篡夺坦格利安龙家的王位后,转而和狮子兰尼斯特家族联姻,成为继坦格利安龙之后的七国之王。瑟曦·兰尼斯特,则成为了萝卜的王后。狮子和鹿的联姻工具,风流的王,花心的萝卜心思不在她身上。

作为报复,她的三个孩子,跟拜拉席恩鹿家族没有任何血缘关系。都是她和孪生弟弟詹姆的三个孩子,是最纯正的兰尼斯特。谋杀国王萝卜后,她成功摄政,把自己和弟弟生的小乔佛里成功扶上王位。并杀掉萝卜的私生子,风暴鹿家族,只剩一名铁匠私生子,无力角逐铁王座。

女儿和儿子小乔被毒杀后,瑟曦被教会囚禁。重新掌权后,她下令纵火烧死七神宗教狂热分子大麻雀,高庭“百花骑士”(曾打败詹姆·兰尼斯特)以及高庭小玫瑰玛格丽·提利尔等。她的小儿子托曼目睹了这些血腥复仇,摘下王冠坠楼自尽。

视子如命的瑟曦女王,殚心竭虑却失去了要保护的所有孩子,残暴放荡和冷漠也让她失去了弟弟詹姆的爱情和庇护,孤独的登上铁王座,又重新被推倒,最后被曾经只爱她的詹姆扼死。

被瑟曦搞到一度没落的北境史塔克狼家,重新崛起。三眼乌鸦布兰·史塔克在龙母死后,通过选举,登上铁王座,成为最后赢家。虽然其他人物出局得莫名其妙,但三眼乌鸦布兰能最登上铁王座,是合情合理的。各种预言贯穿全书,那些红袍预言者什么的都算使徒,而三眼乌鸦则是唯一在世显现的神了:

直接看透时空,回溯过去,相当于360°无死角的计算机存档,影响过去的同时,还是绿先知,预言未来,就像乔治奥威尔《1984》的存在一样,令人毛骨悚然。

小恶魔搞了一个很先进超前的制度,三眼乌鸦布兰的继位者将由选举产生。于是就有观点认为这是“虚君共和制”,而布兰是位“虚君”。其实信息就是布兰的权力,权力的游戏到了布兰这里就成了信息的游戏。

布兰都知道你的弱点和黑历史了,你再狂也不敢跳了。雪诺的龙族加雷私生子身份,就是被三眼乌鸦发现的, lady三傻(史塔克狼家的女儿)傻白甜成长到最后一点都不傻,利用这个信息,威胁了当年绑架她家史塔克的坦格利安家族龙母的继承合法性,并且怂恿了坦格利安家族的私生子雪诺杀了他的姑姑龙母,导致坦格利安家族出局。

这就是布兰的权力,信息的可怕之处,血都流在看不见的地方,高效得不需要沾湿地板。也正是因为布兰权利的特殊性,信息——并非实际的武装军队,又因为看破时空,没有执着于复仇,所以这个故事结局才没有在夺权复仇,复仇夺权这种黑暗血腥中锁死,无限循环。

除了布兰,任何一个拥兵登上铁王座的人,都将用军队和暴力镇压威吓所有人,巩固自己的地位,保护自己的家族,搞江山永固,世代传袭那套,再次把权游世界的历史进程锁死在中世纪。

而布兰,可以巩固一个相对公平公正又和平的权游世界,开启新的文明温和得多的权力运作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