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后”老“玩”童 用电脑绘出地理教育情怀

值得说 2019-09-11

编者按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教师节设立35周年。

70年来,我国教育事业发生巨大变化,从新中国成立初期掀起的“扫盲”学习浪潮,到1977年的恢复高考制度,再到90年代计算机诞生引入校园,而今“互联网+”智慧教育形式普及,教育的发展日新月异。沧海桑田,背后是一代代教育人的甘于奉献、矢志坚守。

教师节前夕,我们走访了一群特殊的教师。他们中年纪最小的71岁,最大的84岁,他们中有醉心学术的大学教授、有退休后仍活跃在讲台的中学教师、还有培育了一代中师生的中等师范教育管理者。他们岗位不同,却都拥有甘为人梯、无私奉献的宝贵品质,他们经历不同,却都是祖国70年教育发展最直接的亲历者、见证者。

自今(10)日起,腾讯新闻·重庆、腾讯·大渝网、大渝教育携手打造大型主题策划——《与祖国共成长,他们是教育的践行者》,将以人物专访形式,带大家陆续走近这群令人敬仰的老教师们,听听他们讲述,自己所经历的教育变迁。

金秋9月,感念师恩。让我们一同道一声:老师们,您们辛苦了!

行走在绿树成荫的南开校园,扑面而来的微风携着阵阵书香,令人心旷神怡,在一栋外墙被爬山虎紧紧包裹的办公楼里,我们见到了正在办公室研究地理新命题的王庆启老师。王老师的办公室在建筑二楼过道的最里面,狭长的过道阻隔了外界的杂音显得格外安静。他在走廊尽头招呼我们打开了门,光线从门缝里涌出,打破了这一片宁静。

历史悠久的南开校园

王老师拘谨的为招待不周向我们连声道歉,将座椅上的书籍罗列整齐,填放进地板上一座座“小山”的空隙里。待我们坐定与王老师对视,才看清这位72岁高龄瘦削老人的鸭舌帽下,两鬓的白发和被岁月爬满纹路的脸庞。

印刻在生命里的南开

故事的开始发生在1971年,具体的时间由于年代久远已无从考证,只记得那年二十岁出头血气方刚的他,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在工作几年之后越发热爱教书育人的他意识到自己还需深造,于是在1979年重回校园,进入师范学院地理系,专注学习地理相关知识。命运的安排总是让人觉得天衣无缝,1982年毕业的他前脚刚踏出师范学院,后脚又进了重庆市南开中学,从那时开始,他与南开结下了37年的不解之缘。

工作中的王老师

2007年王老师到了退休的年限,但他感到自身还有大把精力为学生提供更多的帮助,因此并没有立刻从岗位上退下来,而是义务继续投身于地理学科高考命题研究中,偶尔也会上课,就在前年还每月应邀去距离两百多公里,单面驱车耗时将近四小时的彭水一中新校区上示范课,也不收取酬劳。这一干就又是12年过去了。

南开这两个字在他心目中的份量很重,用他的话来说,他的事迹并没有什么能值得被颂扬的地方,他只是单纯的喜欢当老师而已。

学生教会我太多东西

1986年的一个傍晚,操场上一名少年不停的奔跑着,他当时并不知道不远处王老师正在注视着他,那一天正值高考,那名少年是王老师的学生也恰巧是考生,王老师之前虽已知道这名学生坚持锻炼已久,但还是没能想到就算是在高考当天,这名学生也仍旧坚持锻炼。他突然从中意识到教书育人也是一项不为眼前利益所动,需要长久坚持的事情,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但仍时常在他的脑海中回荡。

美丽的南开中学

在校授课的那些年里,王老师最爱听学生的“质疑”,对于学生提出的意见他总是虚心接受,并总能从学生的疑问中,找到更加合理的教学方式,他认为好奇、求知、质疑是作为一名学生极好的品质,更加认为教育者应当放下“经验主义”,不要先入为主、越俎代庖,应更多的与学生交流,跟踪学生,通过面批学生作业或其他的方式,更加有效的找到学生问题症结所在,也同时从学生升级的需求中,找到教育者自身的进步之道。

“高龄”学徒玩转办公软件

随手翻开王老师桌上的地理教材,每页纸上不同颜色的笔记填满了空白,几十年的教学经验,让王老师积累起不少的纸质文档,之前也有年轻教师建议他将文档整理为电子文件,更便于工作,但那时一方面是还未退休,王老师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了教学上,另一方面是他认为学习电脑很难,因此并未下定决心学习。

王老师做满笔记的教材

直到退休后的一天,一位才学会电脑的八十岁高龄老教师告诉他,电脑并不难懂,它存在的目的是为了让尽可能多的人方便使用。当时王老师也考虑到随着时代的进步自命题的保密性需要用电子文档来实现,于是有了身边真实的案例和迫切需求,那年已是六十多岁的他,终于下定决心开始了并不容易的学习之路。

下定决心不容易,学习的过程更不易。那一年王老师花费了整整一个暑假的时间也只是学会了电脑的基础操作,但他并没有因此备受打击,而是更加专注于挑战这项难题。之后的日子里,每每遇到电脑操作问题,又怕太过于麻烦别人,他总会叫住恰巧路过办公室的年轻老师帮助他学习,就这样一点一点抠细节,也不知到底用了多长时间,现在终于能够熟练的使用电脑办公了。

王老师随手打开一张他编辑的电子试卷,结构清晰的排版一下子震惊了我们,作为年轻人日常我们运用office编辑文字、制作表格和幻灯片,但从未想过word里的那些线条形状,竟能勾勒出地形复杂的地图。王老师熟练的拆分地图的组合,密密麻麻的图形标识让人眼花缭乱,一旁观摩的我们更是目瞪口呆的连连惊叹。

王老师亲手绘制的地图

王老师认为画图是个熟能生巧的过程,这其中遇到了很多问题,还得要自己琢磨,他认为画图要先有思路后有图,要把宏观微观的图进行结合,同时教导学生用宏观微观相结合的方法观察生活,才能使之发挥更好的作用。

教学目录完善教育成果

学会了使用电脑,在这基础之上王老师又树立起了新的目标,他认为老师建立自己的教学目录非常重要,教学目录能更好的完善自身的教学知识体系,在遇到冷门知识点时能第一时间对应书本内容,也能更系统的收纳整合教学经验,为学术研究提供许多便捷。

教学目录从2011年开始整理至今,王老师的电脑里根据不同的关键词整理的教学目录文件夹,数量众多,每一个小小的文件夹里都流淌着王老师的心血,成为他宝贵的教学财富。

年轻教师需要做难做的事

王老师年轻的时候喜爱下棋,一盘棋仔细研究,不到一个小时结束不了一盘棋局。成为教师之后,更多的时间需要用来研究教学,因此他不得不舍弃掉这一唯一的爱好,至今已有20余年未再碰过棋子,哪怕如今他已退休许久。

王老师自1992年起先后担任国家级和重庆市教育科学重点课题的研究工作,是重庆最早开展环境保护教育的实践者之一,多年来编写了环境教育专著和教材六种,在专业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多篇,研究成果曾两次荣获全国一等奖,曾获得重庆市教育系统优秀德育工作者,重庆市环境保护教育工作优秀教师和全国优秀地理教育工作者等荣誉。2002年至2005年更是获批为重庆市首届学术技术带头人。

王老师参与编写的教材

他说教书更多的是需要建立起对工作的责任感,得到一些东西,必然会失去一些东西,但是这是值得的。王老师在校开发出环境保护选修课,这门学科不仅需要运用到地理知识体系,更需结合化学、生物等相关学科,对于王老师来说这是个挑战,但在与其他学科老师的合作中,他却更多的感受到了学习的快乐。

正如他所说,年轻教师需要做难做的事才有利于增加才干,要跳出自己专业范围,去学习更多知识以充实扩展自己的专业,把教学与学生需求联系起来,了解学生才能更好地帮助学生进步。

多年来从事地理教育工作的他,提到这些年来学科教育的变革,他的眼里闪着光,他很欣慰近年来能在地理教学大纲中,看到这门学科将为更多不同需求的学生提供更多定制化教育的可能,他十分期待见证那一天的到来。

在南开地理组邓晶老师的印象中,王老师一年四季甚至是大年三十都在办公室工作,在她眼中,王老师与时俱进,结合热点拟定题目的做法,真正印证了什么是学到老,活到老,是年轻教师应该学习的榜样。而在杨清老师看来,王老师做到了终身学习,一辈子都在不断的反思自我和向他人学习,这已经达到了学习的最高境界,是值得后辈敬佩的。

王老师的办公室

后记

结束访谈时已是傍晚,王老师办公室窗外茂密的树林摇晃着斑驳的树影,阻绝了刺眼的阳光。那几棵大树不知站在那里多久了,它们无声的为南开学子撑起一片片阴凉,正如同像王老师一样的教育者,他们奉献一生只为无悔学生的那声“老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