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熵视野——联想本是夫妻店拔出萝卜带出泥

李占春之我精神导论 2021-11-29

司马熵视野——联想本是夫妻店拔出萝卜带出泥

联想本是夫妻店,柳传志曾是大伙计。“联想”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也是当时计算所的创收单位,也就是我们记忆里俗称的三产。三产就是为办三产的单位找点钱,给单位和职工赚点生活补助而已。但是,中科院不是普通的社会部门,就当时来说,国门刚开,许多新鲜事情以及新技术不断涌现,计算所肯定近水楼台先得月。

司马熵

在中科院网站计算所历史沿革里有这样一段: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计算所成功地做成了两件具有长远影响的工作。其中之一便是——1984年,成立了计算所新技术发展公司,它是联想集团的前身。公司将联想式汉字微机系统科研成果转化成联想汉卡,作为创业阶段的主要产品推向市场,实行科研、开发、生产、销售一条龙的企业化管理体制。后来,公司更名为北京联想计算机集团公司。1991年,纳入中国科学院院管公司进行管理。经过公司领导和员工在市场上的努力拼搏,在院所两级的有力扶植下,如今已发展成为国内外驰名的龙头企业。联想集团的成功是中国科学院办企业的成功典范,是计算所对社会的重大贡献,亦是为贯彻执行“关于科技体制改革的决定”探索出一条成功之路。令人讽刺的是,这个长远影响的“母鸡”,造就被掏得精光了,而且还负债累累、资不抵债。

下面我们看看计算所是何方神圣——否则我们就不知道它得厉害和要害!

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简称计算所)创建于1956年,是中国第一个专门从事计算机科学技术综合性研究的学术机构。计算所研制成功了我国第一台通用数字电子计算机,并形成了我国高性能计算机的研发基地,我国首枚通用CPU芯片也诞生在这里。计算所是我国计算机事业的摇篮。伴随着计算所的发展,先后为国家培养了几百名我国最早的计算技术专业人员,在这里工作或学习过的院士有二十余位。随着学科与技术发展,从计算所陆续分离出中科院微电子学研究所、计算中心、软件所和网络中心等多个研究机构,以及联想、曙光等高技术企业。六十多年来,计算所在科学研究和科技成果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截至2021年11月,计算所获得国家、院、市、部级科技奖励245项,其中,国家级科技奖励55项(含非第一完成单位15项),院、市、部级科技奖励190项(含非第一完成单位22项)。计算所以“跻身国际前沿,关注国计民生,引领中国信息产业”为己任,落实“创新、求实”的理念,力争成为世界一流的科研学术机构。

司马熵

至此,各位要奇怪了!仅仅技术员出身的柳传志怎么能成为——计算所的所长呢?这可是国之要害单位和重要岗位呢!

答案就在——介绍前所长曾茂朝资料里的一段话——体制改革。其中这样说:改革开放研究所的任务来源发生了根本变化,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是院内一个大所,职工1500多人,科技人员1000多人,其中近30%是高级科技人员,在新形势下如何办好研究所,使研究所能继续为国家作出新的重要贡献,起到国家队作用,在计算机科学技术领域中,缩短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这个历史重任,无疑是落在所长的肩上。自1979年2月至1995年2月,他先后担任4年副所长、12年所长(连任3届),主持研究所工作16年,使研究所形成一支精干的年轻科技队伍,最近几年做出达到90年代国际先进水平的曙光计算机。创办了国内最大的计算机企业--联想计算机集团公司。1995年2月中国科学院中共党组作出决定,委托联想集团公司管理计算技术研究所,联想集团公司总裁担任所长,他被院党组任命代表科学院、代表计算研究所担任联想集团公司董事长。

所谓——委托联想集团公司管理计算技术研究所,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和荒唐嘛!如何运作的我们不知道,我们要说的这是一个万分混蛋的决定!但但!这是为柳传志当所长专门定制的,目的是继续把持联想,或者为攫取联想争取更多有利的时间和时机,策划者必曾茂朝无疑!搞定这一切,对柳传志来说小菜一碟奉上就是,话说有些当事人恐怕早就死了见阎王去了。

下面,我们来看看曾茂朝其人其事。

百度介绍指出——曾茂朝,电子计算机专家。1957年毕业于交通大学电力工程系。创办联想并出任董事长,历任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国务院电子振兴领导小组电子计算机顾问组副组长。长期从事电子计算机外部设备的研究和组织领导工作。曾茂朝早年经历——籍贯广东省潮阳县(今汕头市潮南区)峡山镇大潮村。父曾锦轩(1891-1954),母萧氏(1895-1976)。当时父亲和祖父、伯父、叔父均在新加坡工作,抗日战争时期,父亲返回家乡。1943年家乡闹灾荒,曾茂朝跟随四舅父萧志宣前往香港,后赴上海,寄居于姐夫周昭俊和姐姐曾美娇家中,进上海清如小学念书,1947年夏考入上海市市立敬业中学。1949年上海解放,年底他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1953年从敬业中学毕业,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电力工程系,1956年5月在学校加入中国共产党,1957年大学毕业,分配到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工作。

1965年7月他随国家组织的计算机考察团赴英、法考察学习4个多月。回国时分中国科学院开展革命化运动,1966年3月,他去河南农村参加"四清"工作。1975年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返归中国科学院。他才家国家为组织新的计算机型号研制任务而赴国内各地调查考察,返北京写总结报告期间,遇到"反右倾翻案风"而停止业务活动。1976年3月下放文安干校劳动,粉碎"四人帮"后,得以返回北京重操研究所科研工作,不久又被中国科学院中共党组任命为研究所的党委副书记。1982年中国科学院进行干部制度改革,实行所长负责制,党委只起监督保证作用。研究所领导班子的组成方法是定正选副,即定所长,而后由所长推荐副所长,最后由科学院任命。每届任期4年,计算技术研究所是试点单位。1983年2月他被科学院任命为所长、党组书记,领导和主持研究所全面工作。(胡锡兰-曾茂朝老婆)

司马熵

2009年9月,主持完联想控股贱卖13亿给泛海控股的庆典后,原中科院计算所所长曾茂朝曾茂朝先生,宣布卸任联想控股董事长,由柳传志接任!资料显示——新浪科技讯2009年—— 联想控股与中国泛海集团正式宣布,作为联想控股股权挂牌期产生的唯一一家符合条件的受让方,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成为联想控股的第三大股东,持股29%,交易价格为27.55亿人民币。联想控股原股权结构为:国科控股占65%,联想控股职工持股会占35%。此次股权转让后,联想控股新的股权结构为:国科控股占36%,仍为联想控股第一大股东,联想控股职工持股会占35%,中国泛海占29%。联想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曾茂朝在发言中将此次股权重组定义为联想发展历史上的又一个里程碑。他认为双方理念和文化的一致是共同做好事业的重要基础,同时,中国泛海的业务领域以及对行业的深刻了解和丰富的经验都将为联想控股带来新的资源。曾茂朝在会上同时宣布了股东会决定,新的董事会将由柳传志、邓麦村、曾茂朝、卢志强和朱立南组成,董事会全体董事一致推举柳传志为新一任的董事长。“我相信,新一届的董事会一定会和公司管理层一起,团结和带领全体员工,向着联想控股的愿景不断迈进,为股东、为社会作出更大的贡献。”曾茂朝表示。

很快——人们即发现:曾茂朝的名字出现在了联持志远(联想控股的第二大股东)股东的股东名单上!有人问: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如果你以为只有曾茂朝先生拿到了股权,那就图样图森破了:曾茂朝先生的妻子——胡锡兰,也出现在了联持志远股东的股东名单上!有人写道——哦,到这里,我才恍然大悟:前脚国资大贱卖转身夫妻双双把股权拿。令我诧异的还不止于此,另一个有趣的名字也出现在了联持志远股东的股东名单上:李树贻!此何许人也?原中科院计算所所长!一个从来没有在联想控股工作过一天的李所长,就这样一不小心就变成了亿万富翁!到这里,我想到了倪光南院士的一句名言:“联想最大的贡献,就是造就了一大批亿万富豪!”其实,李树贻不是所长,曾任过计算所党委书记。

分析指出——就是2009年这次国资大贱卖,造成中科院失去对联想控股的控制权!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虽然时至今日,中科院旗下的国科控股依然是联想控股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持有29.05%的股份,但它们几乎没有任何的话语权:只有望着联想控股高管层的天价薪酬望洋兴叹!其中究竟什么猫腻——为何啊?答案很简单——堵嘴!大家一起享受国有豪利狂欢啊,你不讲我不讲——都不往外头讲。所以,要么给高薪、要么给股权,如此才可以摆平江湖。另外,那些说客、掮客、贪官也得用各种各样手段招架,主持人名嘴也要应付应付、表示表示。

下面一段报道——验明了我们前面对计算所曾经的灰色之揭露——

蒋胜兰在《计算机世界》上发表的那篇文章报道说:1999年12月28日,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严义埙再次来到中科院计算所。在计算所南楼3层一间教室内,面对计算所百余名技术骨干人员,中科院高技术管理局桂文庄局长宣布了中科院院部的新决定:正式免除高文任期仅一年的计算所所长职务,任命李国杰院士接任中科院计算所所长一职。直到这样在1999年12月撤销了计算所的“理事会”并任命李国杰为所长,使柳传志与中科院计算所完全脱离关系,计算所才重新走上了健康发展的道路。2009年中科院院长路甬祥到计算所视察时还坦白承认,当年让“联想管计算所”是错误的。

中科院计算所主要承担的是有长远意义的重大突破性基本技术的研究任务。尽管柳传志也在计算所担任过科技人员,但是像他那样一个“赶快赚钱”式的商人习气极重的人,实际上并不适于领导中科院计算所这样的研究单位。况且从柳传志在计算机研发方面的业务水平看,他也并不具备担任计算所所长的条件。他在任所长期间并未具体领导计算所的业务工作,全所科研的具体业务全由常务副所长李树贻主持操作。在他任所长期间,计算所员工的情绪低落,当时计算所大楼一到晚上漆黑一片,科研形势每况愈下,整个计算所到了垮台的边缘。这些在1999年计算所“大改组”之前就已经表现出来的问题,其实早就预示了“联想管理计算所”的必然失败。

显见,当年的常务副所长李树贻——充分配合了柳传志玩弄国之重器——中科院计算所。而李树贻必是曾茂朝心腹之干将。

早在2011年,左大培就写了——利用事业单位“改制”侵吞国有财产的典型——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的土地之失。文中指出——中国的私有化企业“改制”招致了全民的痛恨,但是资本主义私有化的信徒们仍然不想罢手,还要不屈不挠地推进私有化的所谓事业单位“改制”。他们所说的“事业单位改制”,名义上是要“将事业单位变为企业”,实际上却是要将国有的事业单位私有化,而真实的动机则是要资助少数人利用“事业单位改制”侵吞国有财产。其实这种利用“事业单位改制”侵吞国有财产的丑剧,在十几年前就上演过。那时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简称“计算所”)进行了一场“大改组”,由计算所创办的“联想集团”反过来管理计算所,结果是联想集团不但没有管理好计算所,很快就不得不与计算所脱离关系,而且联想集团又在“大改组”之后侵占了原来由计算所使用的国有土地,将这块国有土地变成了联想集团中的少数人暴富的财源。

计算所的用地成了联想高层的暴利之源>披露——尽管柳传志控制的联想集团在管理中科院的计算所上是完全失败的,但是,实际控制着联想集团的柳传志却乘着主管计算所时的势头,蓄意混淆联想集团与计算所的产权边界,获得了中科院的同意,以“建科技园”作借口,夺取了中科院计算所使用的国有8万平方米土地。总之,让“联想控股”商业化开发这块计算所的原用地,实际上给中国科学院造成的是货真价实的净损失:开发这块土地的收益如果大于对国土资源部门的缴费,则中国科学院损失了净收益的35%;开发这块土地的收益如果小于对国土资源部门的缴费,则中国科学院不仅失去了其下属单位使用的这块土地,还要另外承担其它的货币损失。

分析指出——真正从“联想控股”商业化开发计算所原用地中得到了好处的,首先当然是组成了联想“职工持股会”的那少数人——他们把每年从这块上收到的那巨额租金的35%据为己有;在这块地上租用商业楼宇的跨国公司当然也从中得到了不小的好处,好处到底有多大它们自己最清楚。真正从“联想控股”商业化开发计算所原用地中吃亏的,是计算所的高技术研发事业和中国计算机尖端技术的发展,是中国高科技事业的发展。“联想控股”在原来的计算所用地上建成了“融科资讯A座”等几座高楼租给跨国公司使用,但是,它们并不是中国经济成功的象征,而是少数人靠掠夺国有财产暴富的象征,是让跨国公司占用中国土地来挤垮中国的高技术研发的象征,是少数人为牟取商业房地产的暴利而不惜牺牲国家和人民利益的象征。这些楼宇树立在那里,就成了某些中国人推行的那条路线的写照。这真真是中国科技界的耻辱。

司马熵

需要指出的是,曾经的书记李树贻可能是个“掮客”,掮客知道吧!他绝对是剖解联想的导火索、药引子。查阅北京联持志同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前三股东——曹之江李树贻俞兵,均为联想高管。这个公司是玩什么游戏的,柳传志一定不能说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