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莎国际教育集团学术中心副总监 爱莎文华国际课程学院A-Level中心执行校长李家瑞博士:家庭、学校和学生三位一体的关系

直说择校 2021-10-30

今天,由腾讯教育和直说择校共同举办的第30届“翼展未来”家庭教育论坛暨国际学校联展活动在广州四季酒店成功举办。

李家瑞:各位好!我今天想跟大家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家庭、学习和学生三位一体的关系,“双减”政策开始之后,我听到很多朋友、家长来咨询我,孩子们空出来时间该怎么办?怎么弥补这个时间?培训机构也去不了了,听的越多,我心里面有一个问题,有一门课中国家长一直忽略了,这门课就是中国家长和孩子的亲子关系,为什么会关注这个问题?和我自己研究背景有关系,我在剑桥待了14年,我是做人类学的,人类学在国内并不是很畅销一个学科,人类学是研究不同的种族,不同的群体之间的交流的部分,因此学生、学校、家庭中间交流的部分,就是我真正研究感兴趣的部分。

这是我办学过程当中遇到的一个例子,学生的导师每周跟家庭有一个交流的活动,每周会给家长发一封信,告诉过去这个星期发生了什么,应该注意什么,我们希望你帮我们做什么。这个信息很简单,:希望家长周末的时候监督孩子把功课完成好,这个家长是这样回的:麻烦老师尽量提醒并要求他这样做。他们的要求、球又踢回到我们这里来了。幸好我们和家长关系很熟,就去了解,为什么这么简单的要求你会这么不情愿做,妈妈这样讲:她是全职妈妈,孩子时间排到星期天的睡觉之前最后一分钟,排的非常紧凑。孩子小的时候孩子还听她的,一进入青春期之后,孩子就开始摔门、一个星期不和她讲话诸如此类的,你们有些家长一定有这样的经历。她现在知道为了保证我们两个人能平静吃一顿早餐,哪些点我是轻易不能碰的,督促他写作业是其中一个。

那个孩子我也很熟,中国的孩子一个是“丧文化”,现在又开始流行“躺平”,如果真的从人类学学术的角度来讲,这种“躺平”是一种消极的抵抗,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抵抗?因为他觉得说服父母不想参加周末的培训,你也不会同意,是不是这个原因?如中躺平不考虑社会因素,同学的影响,游戏诸如此类,单从家庭内部来讲,有两件事情需要家长反思一下,我招学生有一个重要的环节,要和家长长时间访谈,最长一个记录和一个香港家庭一口气谈了四个半小时,其中有一个家庭是国内的,父母两个都是做高科技的企业,访谈的时间是一个小时22分钟,一个小时12分钟这么长的时间这个妈妈的嘴就没有停过,数落完孩子数落完丈夫,两个男人坐在她旁边就是一个罪犯的样子,我在想这是校长办公室,在家里是什么样的情况,没有一个14岁的孩子能受得了在一个小时22分钟里面被妈妈数落1小时12分钟这么长时间,我给妈妈建议,妈妈有时候要学会把嘴闭上,闭上一段时间,因为年轻人也需要自己的空间。

这不单单是中国的,斯坦福教授做了一个研究,年轻人的这个问题恐怕不是压力的问题,而是他的人生没有方向,他会觉得对自己的人生没有一个把控的地方,因为父母、学校成年人用“这是对你好”的借口把握、掌握、设计他们认为本来有能力把握你们的生活。

我认为家庭、学校、学生是三位一体互相支持,互相帮助的一个协同合作的关系。这种协同合作的关系,提高现在遇到的各种问题并不是单纯一个教育的中国问题。我在英国读书听过最离谱一个案例,祖父母为了鼓励这个孩子放假的时候能去看望一下他们,这是一个17岁的男生,是一个真实的案例,祖父母用自己的养老金给自己孩子买毒品,来吸引他,你来我家吧,我有好东西给你,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

媒介平台在讨论,这是一个中国的教育问题还是一个教育的中国问题,我认为在家庭、学校、学生这三者关系上,恐怕这是一个教育的中国问题的一部分。

这本书我最近在几个平台上采访都推荐了,希望大家去读一下《Hold  On  to  YOUR  KIDS》,这本书已经有汉译版,我个人觉得翻译损失了很多信息,这本书的宗旨是,家长为了避免这种冲突,拱手把自己的孩子让给了他的同学,让给了这个社会上影响他的例子,但忽略了一点,你才是那个真正能够帮助你孩子,能够给你孩子提供勇气和力量的那个人。这个书有一个提法:unconditional  love,无条件的爱,无条件的爱不意味着是没有原则的爱。我提出父母应该对孩子无条件,尤其中国父母应该对孩子无条件的爱,我上个星期面试一个家庭,这个孩子是在公立学校,公立学校为了提高成绩,就把全班50多个孩子惯例性每周要训一顿,以激发他们努力工作的积极性,但这招管用不管用,我觉得见仁见智。这个学校干了一件事,给家长开家长会的时候,你们怎么训你们的孩子,你们都要帮我们维持这种说法,这个男孩最后受不了了,他觉得学校和家庭联合起来,让他没有呼吸的空间,于是今年的9月份这个孩子说我拒绝去上学,我不去了。这位妈妈说到这里的时候,妈妈哭着说,当全世界都认为我孩子不好的时候我居然选择和他们站在一起,而没有站在我孩子这边。最后一条,是我自己在剑桥导师教我的一句话:每个人都需要赢得属于自己的尊重,包括父母也是这样,你只有这样做了,你的孩子才能够反馈,他也试图会学会赢得你的尊重和其他人的尊重。

这个说法是大概20年前一个荷兰人和我讲的,世界上有两件事情是可以安抚一个暴躁狂怒悲伤沮丧的孩子和人,一个是体温,一个是心跳。当这个人非常沮丧,非常失望的时候,如果作为父母你能给他一个拥抱,这个拥抱不是一个敷衍性的拥抱,这个拥抱不需要是物理性的拥抱,精神上的拥抱,让他能感觉到你关心他,你的体温,你的心跳。这是最能够加强两者互动关系的方式,很简单,很廉价,但是很重要。

这是影响中国教育很长一段时间前苏联教育家瓦阿苏霍姆林斯基说的一段话:教育的效果取决于学校和家庭教育影响的一致性,没有这种一致性,学校的教育和教学过程就像纸做的房子一样倒塌下来。

现在我们看到各种各样的研究,未来的教育一定是个重视个性化的教育,这个很好理解,每个受教育者都是一个差异化的个体,我们之前的传统教育试图把差异化的个体变成流水线的产物,但现在的社会,未来的社会越来越需要的是一个个性化的人才,和个性化的差异。对我们的要求恐怕就是更多需要提供一个个性化的教育。

这是爱莎,爱莎从创立之初经过很多讨论,办什么样的教育,要不要引进一个英国品牌,要不要引进一个美国品牌,他们做对了一件事,从全国各地请来一批专家来讨论,在中国这个土地上要办什么样的教育,这是我们定下来的愿景和使命,愿景:构建多元文化融合的国际教育生态系统,现在在爱莎的校园里有来自40多个国家的学生,我们每天在使用的语言是8种,我们能够正常教授的语言是6种。我们很多学生是大湾区领事馆、500强企业的孩子,如果他是外国国籍,能够对中华文化有一定的了解,如果是中国孩子,能够在他出国读书的时候明白自己的文化基因对他是一种支撑,他知道自己的认知度是谁,他知道自己是谁,我们的使命:培养规则的更新者和制定者。

这是我们2015年创立以来建立一系列的学校。

我着重介绍一下国际课程中心的A  level中心,我们是如何做的,我们试图能够给学生提供非常个性化的教育,现在已经能够做到一人一课表,数学课有三套时间表,数学是学生比较纠结和困难的课程。

前面我讲过家庭、学校这种互动关系,我们建立了一套所谓的类似于英国寄宿制,我们叫From  home  to  home,让孩子觉得家庭和学校有一个连贯性,每6个孩子分享一个导师,每100个孩子形成一个house,高中阶段为什么是寄宿制,我们希望他有独立性了,觉得自己有能力了,我们培养他独立自主的能力。另一方面现在孩子家里要么一个,要么两个,寄宿制建立这种类似家的建制,希望他至少能够在这个house里面,更多孩子建立友谊,这种友谊希望能够延续终生,他去读大学以后就业能够有自己兄弟姐妹,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去交流,去交往,去帮助他的事业。

跟家长的沟通,我们保证每周导师和家长写亲笔信的形式,这是我们用软件和家长保持充分的沟通,为了保证让家长和学校在一个层面上。

父母的参与度对孩子的学习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比学校教育对孩子的影响还要重要。基于此,我们每两个月给我们自己的家长和社会上的家长举办一次讲座,我们希望当你的孩子在我们这里接受教育,接受最前沿教育培训的时候,你能够跟他们保持同步。

最后我想借用我最喜欢的每季诗人一首诗结束我今天的演讲,这是他1923年写的一首诗:你的孩子并不是你的孩子,不要试图去控制他,因为他代表了明天,你用你最狂野的想象都不能够帮他完成对于明天的设想和建构,而你能够做的,你是那把弓,他是那把箭,给他提供很稳定的弓,这样这只箭才可以射的非常远,这就是家长和学生应该保持的关系,学校在整个三角关系中是辅助和协助的作用。

美国教育改革家杜威说了这么一句话:If we teach today’s students as we taught yesterday’s, we rob them of tomorrow.我们用过去的方式教育现在的孩子,那么我们就是在剥夺他们的未来!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