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经济前景在哪里

东方财经 2021-02-24

香港经济有多严峻?单凭一组数据已见端倪。港府最新预测,2020年香港全年GDP收缩6.1%,相比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5.9%)、2003年非典(+3.1%)、 2009年次贷危机(-2.5%)更加恶劣,如无意外将成为有纪录以来最差的一年。

有纪录以来最大幅度经济衰退使香港经济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再度显性化。

香港是全球领先的国际金融中心,拥有亚洲顶尖大学、亚洲最大的法律服务体系,以及重要的国际贸易港口,但香港服务业占比近99%,几乎没有工业。

香港占比18.9%的金融行业,仅创造6.8%的职位,专业服务领域创造14%的就业岗位。2003年非典期间香港失业率高居8%,其后内地开放“自由行”,创造出大量新增就业,但它们大多集中在零售、酒店、餐饮等行业的低端岗位。

内地开放“自由行”所创造出的新增就业大多集中在零售、酒店、餐饮等行业的低端岗位。

香港在发展制造业上并不是没有机会。上世纪后半叶,香港经济的快速发展得益于轻工业,工业产值一度占据GDP的近三成。

但内地改革开放后,资本开始自然选择,香港轻工业逐渐北移到营商成本更低的珠三角区域。

不过香港并未立刻放弃制造业,而是试图对其进行产业升级。1999年,从台积电离职的张汝京和汉鼎亚太风投徐大麟希望在香港推行“硅港”计划,但被舆论质疑实为“炒地皮”,港府最终没有拨地。与此同时,上海以近乎免地租和五年免税的优惠措施,吸引这一计划落地,建立“中芯国际”,目前已发展成总市值4000多亿的芯片生产商。

错失工业升级的香港,在港府“新自由主义经济”的指导下,尽量不干预经济。新增利润溢出到地产行业,地价不断高企,发展工业的成本变得更加高不可及。

产业结构单一还增加了劳动力市场的脆弱性,香港整体失业率自2019年中的2.8%快速上升至2020年9月至11月的6.3%,创16年以来的高位。若2021年受疫情等困扰而未能复苏的话,失业率有可能进一步挑战2003年非典时期8.5%的纪录高位。

港府也曾思考产业单一化的弊病。2008年金融危机后,时任行政长官曾荫权提出发展六大优势产业的计划,包括文化及创意、教育、医疗、环保、检测认证,以及创新科技,但发展并不顺利,十年过去,它们在GDP中占比依然处在个位数。

香港地价不断高企,发展工业的成本变得更加高不可及。

高端制造业香港没有,金融行业又可能被替代,香港的经济前景在哪里?

林郑月娥的2020年《施政报告》足足提及45次粤港澳大湾区,对香港经济开出的“药方”大致概括为两个方向——对内继续融入内地经济循环,对外努力参加RCEP等国际贸易协定合作。

长期观察香港经济发展的香港大学教授蔡洪滨却直指,大湾区确实创造了另一种可能,但不应成为港府另一个不作为的借口,香港最关键还是先解决自身结构性痼疾,“区内的东莞、佛山等城市也可以依靠大湾区,香港优势在哪里?”

早于疫情来袭前,蔡洪滨就已警告香港经济步入“技术性衰退”,主要症结是产业结构太单一,建议尽快推动经济转型。一年多后,他坦言未见特区着手改革,“《施政报告》没有什么新东西,缺乏积极的计划”。

蔡洪滨表示,香港支柱的金融服务和贸易物流在数字革命的去中介化下,难以为继,而在科技创新方面数据、市场和人才方面香港都没有优势,因此,香港未来应转型发展以医疗、教育、文创为主的高端服务业。而要释放这些产业的供给能力,导入国际需求,需要政府大力进行制度创新。

香港大学的另一位教授邓希炜也认为,港府应该更积极,继续抱守“大市场、小政府”态度,只会令政策零碎,各自为政。

邓希炜进一步解释称,在没有市场失效的情况下,积极不干预政策是恰当的,但当市场严重失效,政府就有必要改弦易辙。港府过去强调四大产业,但近年其实只有金融和地产推动经济增长,导致收入和财富严重不均,最佳办法莫过于第三次经济转型。这方面,港府是摸对了方向,但过度不干预造成政策散乱,措施重叠,加上欠长远规划,导致推动转型未能捉到重点,流于片面。

近些年,香港的经济增长主要来源于金融和地产。

除了香港自身的结构转型外,中美博弈也将是影响香港发展的重要因素。最近美国多名新内阁官员在发言时,仍然将中国视为最主要的挑战。预计未来一段时间,中美之间的关系仍然充满不容易解决的分歧。

对此,《香港01》创办人于品海在“2020经济高峰论坛”演讲时则称,如果香港应对得宜,其实也有很好的条件转危为机,乘势推动香港经济结构进一步升级转型。

首先是金融方面。美国早前针对打压在当地上市的中资企业是一个转危为机的例子。过去大半年,不少中企回流香港上市,带动香港证券市场去年继续蓬勃发展。香港亦是离岸人民币业务的枢纽,处理全球七成以上的人民币贸易结算,在人民币投资及风险管理产品业务方面,香港将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第二是创新科技。香港拥有顶尖的基础科研力量,五所大学位列世界100强,在生物医药、人工智能等方面具备优势。香港在大湾区发展成为国际创科中心的进程中,可以扮演独特和重要的角色。

最后是贸易。过去一年多,虽然美国在贸易方面对香港多番针对,但事实上,东盟早已取代美国成为香港更重要的贸易伙伴。港府至今已与20个经济体签订了8份自贸协议,还正在积极争取加入RCEP,港商及投资者可以好好把握协议的优惠待遇,在这些新兴市场开拓商机,并抓住内地“双循环”机遇,积极参与内地的内需市场。

东盟早已取代美国成为香港更重要的贸易伙伴。

不过,分析普遍认为,今天的香港经济与2003年时已大为不同,内地与香港的经济联系已十分紧密,内地很难再通过政策优惠去刺激香港经济。

且回望过去5年,陆港在空间、制度上不断融合,人心向背让香港社会以及陆港关系愈发撕裂。“十三五”延续“十二五”规划设立港澳专章,涉港内容主要是关于经济融合,称要提升港澳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地位和功能,支持港澳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推进民主等。“十四五”规划建议则更侧重政治,关于港澳工作的300字论述,强调维护特区宪制秩序,落实中央全面管治权,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

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表示,不论两地经济怎么融合,都不能解决香港政治矛盾,“永远无法吸引到(对内地)很不满的那部分年轻人回去”。

刘锐绍还称,中央对港的总体规划方向是好的,但香港现在很政治化。北京不可能用对待香港的方法对待台湾,两地情况不一样。如果大陆对台用武,就是逼台湾“走出去”,反弹将超出大陆预估;且对台强硬不是大陆内部共识,但“香港已经从‘黄花闺女’变成‘黄脸婆’,中央没有顾忌”。

喜欢就点个【在看】吧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版权,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转载请注明来源:东方财经杂志(ID:dfcj-b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