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通学院名师课堂——李清照:自是花中第一流

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 2020-12-17

(记者:尹志强 何明月 通讯员:刘书炜)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那一年,她才十八岁,凭借一首《如梦令》,火遍京城,让天下同龄人,满是嫉妒。12月11日晚7点,在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下里巴人剧场,胡俊修老师为同学们讲述这位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去细品那一生的“知否,知否”。

 出生于书香门第的李清照,家境良好,父亲李格非是苏门“后四学士”之一,为官清正,颇有才名;母亲王氏,自幼饱读诗书,博学多闻。就连惜字如金的《宋史》,都称赞其“易善文”。在这样的家庭环境影响下,十几岁的李清照就爱上了吟诗作赋,填词谱曲。偶遇客人误闯庭院,信笔一落写下“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生动的描写出了少女羞涩却又好奇客人的心思;时而故作卖萌姿态,语带娇嗔“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时而故作成熟,睹物伤情“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寥寥数笔,却字字珠玑,不久实力在线的李大才女便在词坛上崭露头角,圈粉无数。

 年轻时的李清照自由而幸福,自身傲人的才华又吸引了无数的文人追逐,成为国民偶像。也在这个时候,李清照遇见了赵明诚,他们的这段爱情故事可谓是典型的“琼瑶模式”。第一次见到赵明诚,李清照便小鹿乱撞,又羞又慌“倚门回首”中的回首就是回的赵明诚。也是这个时候赵明诚写下“言与司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告知父亲表明自己的心思在于李清照,在赵明诚的追求下,两人收获了情投意合的爱情。

 赵明诚是位翩翩公子,读书极博,酷好书画,二人门当户对,意趣相投,时常诗词唱和,共同研究金石书画,有着说不尽的喜悦。闲暇之时,他们赏花赋诗,倾心而谈,有时还会玩上些智力游戏。他们斟上香茶,随意说出某个典故,猜它出自哪本书的第几卷、第几页、第几行。猜中者饮茶,不中者不得饮。每次比赛,李清照总是赢,当赵明诚抽书查证时,李清照已满怀自信地举杯在手,开怀大笑,直笑得茶水溅出了怀子。那段时间,李清照的新词不是“怕郎猜到,奴面不如花面美。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便是“瑞脑香消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醒时空对烛花红。”两人的感情、生活令人艳羡不已。

 生活总是有晴有阴,明天和变故谁会来得更快,没人知道。那一年“靖康事变”,也在这一年,李清照感慨忧国,这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对于朝廷拒绝主战很是不满,在路过乌江项羽自刎的地方,悲凉失望的李清照触景生情,写下有名的夏日绝句“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很辛辣的讽刺了那些求和的胆怯官员。在前往知任湖州的途中,丈夫赵明诚不幸染病身亡,在安葬赵明诚后,李清照大病一场。

 生活的残酷并没有就此止住,晚年的李清照恶病缠身,不分牛蚁。嫁给了张汝舟,但张汝舟并非那个保障李清照后半生的人,而是另有所图。当张汝舟发现李清照的藏品已没有多少,遂恶语相向,开始实施家暴,李清照懊悔自己识人不察,又见张汝舟恶劣的贿官行为后,决定宁愿坐牢,也要告发张汝舟并坚决与他离婚。在南宋,妻子告发丈夫,哪怕夫有罪,妻也要入狱。所幸,李清照在亲友的搭救下,没过几天就成功出狱,并顺利与张汝舟离婚。

 离婚后的李清照没有消沉,而是决定勇敢的振作起来,不在沉浸苦痛之中。一方面,李清照依旧关注国事,并完成赵明诚未完成的书籍《金石录》;另一方面,李清照大改作词风格,创作出呼唤同时代呼吸共命运的词作,成为南宋婉约词派的集大成者。

 虽然遭遇多年的背井离乡、不顺的感情经历、国家危亡大事等等,但这位才女处处裂缝的⼼却没有破碎。这位女子,无论处在人生的哪一阶段,都真实而率性地生活着,哪怕晚年处于逆境之中,仍坚强地奔跑在自己最宁静的人生道路上,成就了最美的自己。